首页 > 新闻频道 > 财经评论 > 正文
张庭宾:怎样化余额宝危机为契机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1日 05:01 作者:张庭宾
    最近,围绕余额宝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先是,有央视评论员发文呼吁取缔余额宝,称因其推高了整体经济的成本。接着争论形成了两个阵营:一方可称为加强监管控制风险派,另一方是力挺创新派。
    对于这个争论,央行行长周小川表态说“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但呼吁对金融创新加强监管的声音并未因此停止。
    笔者认为,要讨论清楚余额宝的现实影响和未来的合理监管,首先大家都要心平气和下来,没必要上来就做定性判断,需要更加理性地进行多层面分析。
    从创新的角度而言,余额宝的融资模式是创新的,存入和取出只需客户点两下手机屏幕,这比传统的金融融资成本(高楼大厦黄金地段、大量服务人员和广告费)大大降低了。但它的盈利模式没有什么创新,与余额宝对接的天弘基金“增利宝”货币基金,其主要收益来自于持有的国债、中央银行票据、银行定期存单、政府短期债券、企业债券、同业存款等利息收入。
    从余额宝的利益分配角度看,收益方如下:1.余额宝的投资方受益最大,从原来活期存款的0.35%一下子提高到了6%左右;2.阿里巴巴的无风险固定收益;3.天弘基金是有风险的收益。
    那么受损方呢?首先是整个传统金融体系,使得整个融资成本一下子从2%~3%骤升到6%~7%(在余额宝收益率上+1%左右)。这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冲击比利率市场化更加严重。此前美国、中国香港等地的利率市场化都曾导致了大量金融和贷款机构倒闭。那时,金融机构虽因竞争对大存款户提高了利息,但可以从小资金户低息存款中找回一些利润补偿,整体利率水平上升有限。但现在由于余额宝的出现,即使100元的存款户,它也可以享受货币基金的收益,而这个收益甚至高过传统银行大笔资金的收益(因为传统银行的成本更高)。
    如此一来,传统金融系统面临困境,它们面临三种选择:A.任由资金流入余额宝类的货币基金;B.在6%~7%的融资成本上再能赚到更多利润;C.放弃或收缩经营。
    本人希望B成为现实,但这基本不可能。在当今中国市场已经充分竞争、经济探大底、经济结构调整的背景下,绝大多数中小企业利润有限。那么,在现实中,A和C就成为难免的结果。
    其实,余额宝本身无所谓对错。错在它大行其道的时机。它刚好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政府债务高企、中小企业生存艰难、人民币面临贬值、热钱外流等不利因素叠加。
    在此本人的建议是:1.适当限制和监管余额宝对货币基金的资金流向,给传统金融一些时间以适应新竞争环境;2.支持将余额宝的资金引导到对互联网工商企业的直接贷款上去;3.大力推进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高科技公司联合,参与主办一家混合所有制的中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从而将资金直接引导到支持高新科技中去,进而使互联网金融真正成为中国创造的引擎。现有的深圳创业板徒有其名,令人失望。
    一言以蔽之,余额宝是否对金融体系造成冲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要为推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创造真正的价值。
    (作者系本报特约主笔。联系邮箱:ztb6006@sina.com)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