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频道 > 分析评论 > 正文
银行开打反击战:推类余额宝产品 寻监管支持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0日 05:28 作者:王瑞

  每经记者 王瑞 发自北京

  谁动了银行的奶酪?每天50亿元的净流入,余额宝规模的迅猛增长终于让银行坐不住了。某国有大行相关人士在去年底和基金公司交流的时候还确定地说,“我们不会推这些产品的”,余音未落,该行却已经率先推出了类余额宝产品。

  从以往的“不屑一顾”,到现在不得不“另眼相看”,银行纷纷推出各种“宝”来回击余额宝。

  不仅如此,银行还通过各个渠道“上书”,希望能从监管上对余额宝进行限制,控制风险。

  另外,告别了春节资金紧张带来的红利,货基收益率将回归常态,检验类余额宝产品流动性管理能力的时候即将到来。

  “宝宝”冲击 银行“受伤”

  截至目前,已经有工行、民生、中行、平安、广发、交行、浦发等7家银行联合基金公司合作推出了类余额宝产品。

  与此同时,银行业对余额宝的反对声也是日渐密集。有媒体报道称,国有三大行不接受余额宝等协议存款,称价格过高。

  “不是余额宝太狠,是银行不积极。”有业内人士这样调侃,余额宝实际上是很简单的团购存款,银行历年享受很高的存贷息差,约有5个点,“宝宝”们侵占的是银行利润最厚的这部分,约有4点的息差。扣除0.63%的管理费、托管费、销售服务费,其余全部给了投资者,这部分利润纯粹是从银行的利润中扣取的。银行之前日子过得非常好,现在把他们最肥的一块儿切出来给投资者,银行很难接受。

  实际上,国有几大行并不缺钱,在同业存款上报价较低,货币基金很少与之合作;相反,为数众多的股份制商业银行资金相对紧缺,在报价上高于国有大行。如此一来,货基在与多数股份制商业银行上的合作比较积极。

  余额宝规模的快速增长,令监管层对互联网金融风险格外关注。今年“两会”,类余额宝产品也成了代表和委员们被问及最多的话题。

  据悉,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是在“余额宝”效应下,受冲击较厉害的两家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监事长赵林甚至表示,不接受余额宝协议存款;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则表示,余额宝提高资金成本,对实体无意义。

  相关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工行全国网点多,散户多,存款多,可能受影响更明显。招行以零售见长,它的客户相对集中于年青一代,后者是移动互联网端的主要用户。

  银行的属性就是用利息买钱,在零售端买不到了,就只能靠同业市场去批发,“虽然价格高点,但还是有利差可赚。”上述人士称。

  证监会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具有基金托管资格的银行共有19家,即余额宝可以在19家托管行中存入不超过30%资金规模,以目前余额宝5000亿元的规模,最高可存入1500亿元;在不具有托管资格的银行最高只能存入5%,即余额宝最高可存入250亿元。

  “天弘基金和这19家银行肯定都接触过了,小行接受不了那么多的存款,倘若一家一家地去存,太慢了,但是最近资金市场非常宽松,有需求的大行现在比较少。”上述基金公司人士称。

  银行施压 特权取消可能性大

  也有消息称,货币基金当前享受的“提前支取协议存款不罚息”特权有可能取消。

  “取消特权的可能性是有的,计提风险准备金的可能性非常大。”北京某基金公司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很多基金公司和银行商定的是两率一致,即提前支取利率和协议利率相等,是货基当中通常使用的规则。取消特权,则意味着倘若提前支取,这个差额需要基金公司贴钱。

  其实,在计提风险准备金方面,证监会在2012年就要求基金公司两倍覆盖于货基的未付利息,但截至目前这只是一个监管指标,属于行业自律行为。相关人士称,“类余额宝规模上涨如此迅速,风险警示必不可少,未来不排除这种监管指标会上升为一个法规指标的可能性”。

  上述人士认为,余额宝目前来讲还是净流入,不会出现提前支取的情况,但是谁能保证一直是净流入,同时还要警惕不可控的“黑天鹅事件”。规模大了需要警惕,一点波动可能会引起较大的风险,影响商业银行的流动性管理,为降低风险发生的概率,银行根据自身因素的考虑也是合理的。

  上述人士举例称,假如余额宝做的都是一个月的存款,5000亿元,利率5%,倘若提前支取则按照0.35%的活期利率计算,中间4.65%的差额是需要基金公司补贴,5000亿元乘以4.65%,再除以12,结果约为20亿元。倘若特权取消后,基金公司计提两倍覆盖于货基的未付利息,如此一来,天弘需要计提40亿元的风险准备金。“倘若是三个月期限的存款,计提的风险准备金就更多了。”

  不少人士担忧,极端情况下余额宝40亿元的风险准备金怎么办,有人士表示有一种办法可以缓解,“天弘很有可能会要求银行短时间内结一次息,降低其未付利息规模。”

  提前支取会影响银行的考核指标,所以大多数银行实际上是不同意基金提前支取,天弘方面称,在实际操作中从未发生过提前支取。有基金经理表示,基金一般不会轻易提前支取,这会影响和银行的关系,在以后的合作上会有困难。

  “对我们影响不大,我们公司货基做协议存款50%都不到,过去一个月利率下降那么厉害,大部分基金公司都不怎么做了,现在会买点短融、回购。”南方一家中小型基金公司货基基金经理表示。

  春节红利耗尽货基将回归常态

  同业存款价格确实已经变低,从互联网货基近期的收益率情况看,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均已降至6%以下。随着银行间市场利率走低,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下降,年化收益率将回归到3%~4%之间。

  资金紧张时,协议存款谈的期限一般是三个月,上海某货基基金经理表示,“现在5点多的利率,实际上是在去年12月底存的,存款期限是三个月,3月31号会到期,到时候‘宝宝’们的利率会下降得非常快,可能到3%。”

  对于余额宝来讲,不少投资者是冲着6%以上的收益率去买的,随着收益率持续下滑,投资者余额宝“搬家”的可能性有多大?会否因此出现净赎回?预测管理成为对基金经理管理能力的考验。

  在收益率走低的同时,多只基金开始限制大额申购。上周,多只货币基金发布公告,暂停大额申购,其中大成21天、大成货币、添富活力、添富理财14天债、添富信用债等发布了暂停大额申购 (含定投及转换入)业务,单个账户申购金额门槛限制不等,分别为20万元、500万元、3000万元等。

  一方面,市场资金面已经比较宽松,货基收益率在逐步下滑,此时大额资金进来会摊薄原来的收益,损害原持有人的利益;另一方面大额资金进进出出,对货基的流动性管理造成很大的压力。

  不久前,中国银行业协会的监管建议称,应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利率上限执行同档次基准利率1.1倍。

  深圳一家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人士表示很不理解,一般性存款是针对一般居民或者企业存款,而协议存款针对的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基金公司属于金融机构,如何和一般性存款挂钩。

  “有需求才会有价格,银行对资金需求大的话,利率最终还是会上去的,协议存款本来就是一个市场化的结果,倘若改的话就是市场化的倒退。”上海某基金公司固收负责人表示。

  对于上述建议,多数基金公司人士认为对货基的影响并不大,倘若将货基改为一般性存款的标准进行管理,年化收益率不到3%,一般情况下,只要货基的收益高于2%,老百姓是会购买的,因为这比银行的活期存款要高很多。投资者对货基的流动性要求放在第一位,收益只是提供便利性资金的回报。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