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频道 > 分析评论 > 正文
"宝宝"军团的掌声与谩骂 如何看待收益率下滑?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1日 05:01 作者:刘田

  在掌声和谩骂声中,“余额宝类”互联网金融产品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成为焦点。一方面是收益率下降、银行业反击的市场博弈,另一方面是监管表态“不会取缔”、将不断完善监管等争议,而与此同时,类余额宝产品阵营的快速扩容则大张旗鼓地进行,在继百度、腾讯和苏宁推出类余额宝产品之后,京东“小金库”也将于今日上线。

  对于投资者而言,越来越多的类余额宝产品摆在眼前,该如何选择?又该如何看待每天更新的监管动向?为此,《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全面梳理了余额宝类货币基金的发展背景和中长期趋势,以期在“不确定”的短期碎片化信息中,寻找中长期的“确定性”。

  各种“宝”有何区别?

  目前来看,“宝宝”军团已经正式分为两大阵营。一方面,互联网三巨头BAT(百度、阿里和腾讯)和苏宁、京东等电商平台陆续上线了以货币基金为依托的基础增值账户;另一方面,工行、平安、交行、招行和兴业银行等也都上线了“T+0”货币基金产品。

  从本质上来看,各种“宝”类产品背后对接的都是货币基金产品。目前,除了余额宝和百度利滚利对接的是一只货币基金外,其他平台大多采取对接多只产品的合作模式。比如,微信理财通目前仅对接华夏财富宝一只货币基金,但后期汇添富、广发和易方达的货币基金将陆续上线;而京东“小金库”首批对接的就是嘉实和鹏华的两只货币基金。

  “‘一对多’合作模式的好处在于,投资者可以在不同基金产品之间进行切换,选择收益率较高的产品。”一家互联网公司金融业务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样可以使客户留在互联网平台内,防止因货币基金收益率下降带来的客户流失。

  除了提供理财增值服务外,互联网平台的货币基金还提供两种创新功能:一是“T+0”取现,这使得货币基金有了“类活期存款”的功能,随用随取;二是消费支付功能的完善,不过目前仅余额宝、苏宁“零钱宝”以及即将上线的京东“小金库”支持自己电商平台的购物支付功能。

  其实,除了互联网平台外,投资者也可以在基金公司官网购买支持“T+0”赎回的货币基金,大多还支持信用卡还款、话费充值等服务;不过,基金公司官网平台缺乏消费场景支撑,所以消费支付功能不及互联网电商平台。

  如何看待收益率下滑?

  “宝”类产品的背后均是货币基金,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和市场资金水平密切相关。如果市场资金面紧张,货币基金收益率会水涨船高;如果市场资金面宽松,货币基金收益率也会随之下降。

  在去年年末和今年春节前,由于市场资金面比较紧张,“宝”类货币基金都取得了较高的收益率,7日年化收益率一度高达6%。但春节过后,随着市场资金面的宽松,“宝”类产品的收益率也开始陆续下降。

  事实上,7日年化收益率只是代表过去7天的收益率,从历史数据来看,货币基金的全年收益率从未高达6%。据银河证券统计,2013年所有货币基金平均收益率仅为3.87%,收益率最高的是南方现金增利B,也仅达到4.6%。

  目前货币基金收益率能够维持在一个相对较高水平的大背景是利率市场化。通常在利率市场化初期,整体利率市场的资金价格波动会有明显的提升,货币基金收益率因此水涨船高,规模也会急剧扩张。但是,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深入,市场资金利率走低,货币基金收益率会降低,规模也会下降。不过,从美国市场的数据来看,即使在利率市场化后期,货币基金规模虽相较于前期有一定下降,但仍远远高于利率市场化之前的规模。

  怎样的监管?

  货币基金通过吸收居民的闲散资金,然后以投资协议存款的形式回到银行,但银行吸收存款的成本从0.35%上升至4%以上。而且由于货币基金收益率和活期储蓄利率之间存在4个百分点左右的利差,货币基金的壮大带来了“储蓄搬家”的出现,这也引发了银行业的“反击”声音,比如,建议将货币基金投资的协议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提前支取罚息等。如果将货币基金投资协议存款改为一般性存款的话,利率上限受到管制,还需计提存款准备金。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即使协议存款监管政策发生改变,货币基金的投资策略也会进行调整,但只要存款利率未完全市场化,货币基金收益率和存款利率就会存在利差,“储蓄搬家”的趋势就难以逆转。

  “如果协议存款监管政策发生变化,货币基金的投资标的会随之调整和创新。”北京一位货币基金经理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可以重新回归以投资债券资产为主的配置策略,还可以向商业票据、银行存兑票据、可转让存单等业务拓展。

  事实上,2011年10月之前,货币基金投资协议存款比例上限为30%,债券类资产一直是货币基金的主要投资标的。而2011年全年收益率最高的广发货币B年收益率为4.36%。

  从美国市场经验来看,在金融危机后,美国也对货币基金采取了更严格的监管措施,不过总体原则是为了防范风险、强调货币基金流动性管理功能、淡化投资功能。中国人民大学金融法研究所副所长杨东也认为,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不应该简单采取类似传统金融机构这种审慎监管手段,比如存款准备金、拨备,以及各种各样资本金存贷比例等。对互联网金融应该以行为监管、功能监管为主,让互联网信息充分透明,信息披露不断完善,以保护消费者为主。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