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城进入 万亿俱乐部 省城更生猛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8日 07:19 作者:林小昭

  10年前,一个省份GDP突破万亿可视为跨过一个重要门槛。10年之后,不少城市也纷纷迈过万亿元大关。不过,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城市之间的竞争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规模竞争,而蕴含着一系列新的变化。

  万亿GDP城市已达10个

  杭州市统计局发布2015年经济形势通报:2015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0053.58亿元,成为继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天津、苏州、重庆、武汉和成都后,第十个GDP总量跨入万亿元行列的城市。

  2015年杭州GDP增长10.2%,增速时隔三年重返两位数,分别高于全国、全省3.3、2.2个百分点,增速居全省第一、在19个副省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二。作为一个旅游城市,杭州再像一些中西部城市那样拼大项目、大工业已不现实。事实上,目前杭州的工业增速已然放低很多,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高速发展的现代服务业。

  数据显示,去年,杭州全市服务业实现增加值5855.29亿元,增长14.6%,对GDP贡献率74.6%。作为我国的“电商之都”,去年杭州市信息经济维持全年发展良好态势,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突破5000亿,共计5246.94亿元,增长25.2%,增速较三季度提高0.7个百分点。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税根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杭州作为一个风景旅游城市,在资源上面临较大瓶颈,重工业发展受到很大限制,因此杭州在产业发展方向上必须找到相匹配的产业形态。这几年杭州很好地抓住了新的产业形态、技术和方向,在信息经济、智慧经济的打造上十分抢眼。

  去年,杭州全市信息经济实现增加值2313.85亿元,增长25%,占GDP比重23%,比2014年提高4.9个百分点。

  在杭州之前,全国共有9个城市跻身“万亿俱乐部”,包括4个直辖市、4个副省级城市,以及唯一的地级市苏州。其中,2006年、2008年、2010年,上海、北京、广州相继“入万”,2011年,“万亿俱乐部”涌入四位成员:深圳、天津、苏州、重庆。中西部的武汉、成都则在2014年携手进入。

  在这十个城市中,有七个位居沿海,其中长三角3个,为沪苏杭;环渤海2个,即京津两大直辖市;珠三角2个,即广深两个一线城市。此外,广大中西部地区有三城入围,其中重庆为中西部唯一的直辖市,成都和武汉则属于传统的十大城市、大区的中心,也是各自所在省份的单极核心城市,例如成都GDP占四川的36%,武汉占湖北的37%。

  在杭州之后,下一个迈入万亿俱乐部大关的城市是谁?最接近的无疑是南京。2015年南京实现生产总值9720.77亿元,经济总量位列全国大中城市第11位。按照去年南京9.3%的经济增速和今年8%的预期增长目标,南京离万亿大关已近在咫尺。

  与南京相似,青岛去年GDP为9300.7亿元,增长8.1%,今年离万亿也已不远。

  省城们的赶超

  近两年来,过去曾经十分风光的外贸出口明星城市如苏州、无锡、宁波、厦门、东莞等增速都比较靠后,而排名比较靠前的主要集中在省会城市(直辖市),如沿海的杭州、福州和南京,中西部的重庆、郑州、长沙、合肥等地。

  例如,在福建,去年福州的增速达9.6%,比厦门高出2.4个百分点;在浙江,杭州的增速高达10.2%,比宁波和温州分别高出2和1.9个百分点;在江苏,去年南京增速达9.3%,比苏州和无锡分别高出1.8和2.2个百分点。

  这其中,南京的“逆袭”最具代表性。在改革开放后,靠近上海的苏南地区凭借外向型产业的发展,经济也随之高速发展,多年来苏州和无锡GDP分列江苏一、二位,作为第二经济大省的省会,副省级城市南京只能屈居第三,被坊间戏称为“苏小三”。数据显示,2006年,南京GDP只相当于无锡的82.6%。

  不过近年来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两者的差距不断缩小。南京至2014年更是首度超越了无锡,上升至江苏地市经济总量第二位。2015年,南京再接再厉,逼近万亿大关,而同期无锡仅增长7.1%,总量比南京少1200多亿,仅2年时间,就已被南京甩下不止一个身位。

  南京市统计局分析指出,近5年来,南京经济总量在全国大中城市的位次逐年前移。从2011年的15位升至2015年的第11位。2015年南京GDP占全省的比重由2014的13.6%上升至13.9%,增加0.3个百分点。

  解析省城更加生猛并纷纷赶超沿海外贸出口明星城市的原因,一方面,随着国际经济发展进入到新常态,外需的拉动效应降低很多,我国的外贸出口增速由金融危机之前20%以上的高增速降低到个位数。原先以外贸出口加工为主的沿海外向型明星城市如无锡、东莞、温州等城市的发展也受到很大影响。

  另一方面,在经济进入到转型升级阶段后,省会城市所拥有的科教文化等各种资源优势逐渐显现出来。

  江苏省社科院区域发展中心助理研究员王树华分析,省会城市的科教文化资源雄厚,各种高端生产要素在省会城市的聚集度比较高。在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产业、价值链由低端向中高端迈进的过程中,一些高端要素资源必须要配套,在这个过程中,省会城市比非省会城市往往更有优势,省会城市的服务业占比也会比较高,具备了更强的辐射周边地区的能力。

  能源城市之困

  与外贸城市的转型相比,能源城市的转型更为不易,这其中,曾经十分辉煌的石油城大庆以及榆林、东营等城市更面临着较大的困境。

  大庆市今年1月召开的两会上,市长韩立华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去年以来,全球经济总需求收缩,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受资源约束大庆石油减产,大庆市经济出现历史上首次负增长,完成地区生产总值2983.5亿元,下降2.3%。

  以名义GDP来看,2015年大庆比2014年减少了1000多亿,经济总量在全国的排名也下降了26位。

  同样的情况还有陕北的榆林,2015年榆林GDP总量比上年减少了380多亿,在全国的位次下降了16位。

  吉林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大庆、榆林等能源城市GDP总量的减少,主要是受近两年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大宗商品价格下行的影响。这些以石油、煤炭为主的能源型城市是这轮经济下行影响最严重的地区。

  目前大庆仍然没有摆脱结构失衡状态。工业一枝独大,占64.7%,规上工业中油化产业处于绝对支配地位,占80.5%,而非油比重仅为32.2%,产业链和价值链总体处于中低端。

  衣保中说,近几年我国一直在推进资源型城市转型,包括产业和结构转型。不过在原来能源价格比较好的时候,有些城市转型的动力不足。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会倒逼这些城市加快转型和调整的步伐,大力延伸上下游产业链,发展非能源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