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辉:改革和增长都需要“稳”
来源:全景网特约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1日 14:36 作者:宋清辉

  当2015年中国GDP为6.9%这个数字披露之后,很多人感到了恐慌,虽然这种恐慌有一定的道理,但这些数据只代表过去。我们真正应该考虑的是,在全球经济变化莫测的背景下,我们该如何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寻求发展,否则到时面临的问题将不仅仅是恐慌。

  和世界其他经济体相比,6.9%的GDP成绩单还是很不错的,从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我们可以发现,中国1975年GDP总值为3016.63亿元,而2015年GDP总值为676708亿元。按当年价格计算,这40年里我国GDP上涨了233.33倍,年复合增长率为14.49%,这种高超增速几乎没有几个经济体能打破。

  基数的不断增大,即便是经济增量持平,增速也会显得缓慢。只不过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我们眼前,这几年GDP每年的增量也在逐步减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GDP较2012年增长了5.39万亿元,2014年较2013年增长了4.81万亿元,2015年较2014年增长了4.06万亿元。如果增量在2016年继续减少,是否能保住“十三五”平均6.5%的GDP增速都是个难题。

  如何改善GDP增速这个数值?领导层在“十三五”规划和2015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出了方法,即供给侧改革。对于供给侧改革,很多人都持有需要大刀阔斧改革的想法,一般而言就是快速淘汰落后产能,快速清理过剩产能,就我的观点而言,改革和增长一样都需要求“稳”。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各行业经历了多次产业重组,复杂的产业结构环境中还存在一系列历史遗留问题,如果过于急躁地对落后产能、过剩产能一刀切,必然会引发剧烈的经济动荡。落后产能或是过剩产能,都需要依照现实情况逐步、合理地慢慢淘汰,否则不仅不会有助于中国经济增长,还会降低人们的生活质量并产生一系列社会问题。

  以我们熟悉的5号电池为例,社会正大力倡导使用可循环、可重复充电电池以降低对环境的污染,但由于充电电池以及配套充电器造价高,一些贫苦地区消费者负担不起,因此他们在有需求且找不到替代品的情况下,还是会购买电力一般、会造成污染的廉价电池。如果因廉价电池等一类产品作为落后产能而一刀切淘汰,无疑会给一部分收入水平较低的人民群众增压。

  大刀阔斧地淘汰产能还将增加社会的失业率,从而影响到社会的稳定,这也是国家不希望看到的。因此从整体来看,在逐步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通过产业升级制造新的就业机会,不仅能够让产业平稳过渡,还能避免失业率的增加,同时满足一些宏观经济方面的需求。

  从整体来看,在经济下行周期中,政府需要规划合理的稳增长措施。新兴产业需要发展,高科技产业需要发展,传统产业也需要发展,发展的底线是要满足人们生活生产的基本需求。因此,政府依然需对各种产业进行扶持并设立政府投资引导基金,同时积极采用合理手段如资产证券化、国有企业改革、兼并重组等方式,对企业的生产结构进行稳步调整。

  实际上领导层在“十二五”末期就开始了准备工作,为我国经济未来的发展积蓄着能量。如工业化和城市化还存在着巨大的上升空间,在老龄化的背景下积极放开全面二孩以储备新的劳动力,科教文卫事业突飞猛进的发展成为支撑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虽然资本市场的一些投资人士会总是将GDP作为衡量经济发展指标,但国家不会再片面追求GDP的具体增速,只要在合理区间、经济发展大势没有改变,都属于健康的经济形势。在“十三五”的开局之年,领导层会更加重视经济质量而非数字的改变。磨刀不误砍柴工,只要转型升级到位,供给侧改革获得实际成效,即便2016年GDP也不尽人意,但我们有信心看到中国经济在数年后再度实现高速增长。

  (作者系著名经济学家、《中华工商时报》特约经济学家宋清辉,近期出版《一本书读懂经济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