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增速“后进生”破除一钢独大 河北钢企停产退出迈进密集期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1日 06:11 作者:冯彪

  2014和2015年,中国经济结构调整面临“阵痛”,对河北来说则是剧痛,从前几年经济增速位居全国前列,到去年增速则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仅高于东北和山西,位列全国倒数第五。

  在近日召开的河北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就直言,压产能治污染影响生产总值增速约0.9个百分点。

  对于钢铁大省河北而言,持续下跌的钢价既为河北带来阵阵“寒意”,也对化解过剩产能形成市场倒逼。在此次两会上,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在“十三五”期间,要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增长速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生产总值突破4万亿元、年均增长7%左右。

  近来,河北钢铁企业停产退出也正进入密集期。对此,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河北能否实现经济企稳回升,重点要看河北能否摆脱‘一钢独大’的局面,实现转型发展。”

  一钢独大增速掉进后进生区间

  四五年前,河北也实现过经济高速增长。2011年河北的GDP达到2.4万亿元,位居全国第6位,增长11%。这个增速甚至超过山东、广东、浙江等沿海省份1到2个百分点,而且与江苏持平。2011到2013这三年,河北省经济增速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忠宏曾分析,河北的经济增长过度依赖投资。2010年河北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为74%,而当时其他省份的投资占比大多不超过60%。王忠宏认为,河北投资比重过高的原因是经济结构中工业尤其是重工业的比重过高,相关产业依靠投资驱动得到快速发展,但是这种经济发展模式难以长期持续。

  2014年起,河北经济增速开始放缓,这与钢铁价格下跌基本吻合。当年GDP增速6.5%,低于全国0.8个百分点。2015年,河北GDP增速列全国尾部。

  张贵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除宏观经济形势的外部原因外,河北省的产业结构不合理是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重化工业产能严重过剩、价格下跌,而新的产业尚未形成,最近几年河北将承受转型的‘阵痛’。”

  “全省钢产量达到了1.85亿吨,连续14年居全国第1位,约占全国钢产量的四分之一。世界每生产9吨钢,就有1吨是河北生产的。”去年,张庆伟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这样表述河北的钢铁规模。

  然而,近来钢价出现持续性下跌,中央也要求大力削减钢铁等行业过剩产能。钢铁去产能,河北首当其冲。在近日的省两会上,张庆伟称,未来五年,河北还要将钢铁产能控制在2亿吨左右。

  目前,河北钢铁产能在2.86亿吨左右,按照官方公布的“十三五”目标来看,将有8000万吨左右产能需要退出。

  化解产能河北提“加减乘除”并举

  尽管目前压产能影响经济增速,但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化解过剩产能势在必行。近来,河北钢铁企业停产退出也正进入密集期。唐山国丰钢铁近日宣布,计划在今年3月份将北区高炉、产线全部关停。1月8日,河北武安钢铁搬迁正式奠基,这意味着河北省环保搬迁项目开始执行,武安钢铁将在唐山、武安分别压减炼铁产能355万吨、265万吨。唐山国丰、冀南钢铁重组搬迁等项目也正在进行。

  “转型是个漫长的过程,新兴产业培育不会一蹴而就,一些企业不会转、不想转、不敢转。但2014年我市钢铁行业贡献的税收减少了10亿元,我们深感‘一钢独大’的痛苦,不转、慢转后果都难以想象。”河北迁安市市长张淑云说。

  张庆伟要求,坚决化解过剩产能,除钢铁外,到“十三五”末,水泥、平板玻璃产能也要求分别控制在2亿吨和2亿重量箱左右。

  一头是加速淘汰过剩产能,一头是创造新动能,河北提出要“加减乘除”并举。张贵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去产能不是简单地把生产设备淘汰出去,而要多条腿走路,通过钢铁深加工和上下游产业链延伸,实现提质增效。”

  在新兴产业领域,河北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钢铁产业高端化、装备制造产业智能化、化工产业精细化、建材产业绿色化,加快河北制造向河北创造转变。到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20%以上。

  未来五年,河北提出要实现平均每年7%的增长目标,且要高于全国平均增速水平。张贵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能否转降为升,重新回到7%的增速,对于河北来说,一要看自身是否能够实现产业结构调整,二要看能否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找到发力空间。“京津冀的协调发展主要包括三个领域,交通、环境和产业。其中,目前来看‘轨道上的京津冀’进展最为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