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战争”新格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9日 08:31 作者:陈植

  “人民币战争”新格局:央行改变策略,对冲基金抓“货币宽松”

  2月18日,中国央行最新数据显示,1月末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下降6445亿元,至24.2万亿元人民币,创历史第二大降幅,仅次于去年12月的7082亿元降幅。

  然而,人民币汇率似乎未受“冲击”。

  截至18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反而小幅上涨,徘徊在6.515附近,盘中涨幅接近115个基点。

  “央行上调了18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压制了市场的沽空情绪。不少国际投机资本认为央行重新借助调控中间价区间,稳定人民币汇率。”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

  这位外汇交易员认为,投机资本未必就此罢手——他们一直在挖掘沽空人民币的新机会,比如有些对冲基金正在分析1月份天量信贷的背后原因,评估央行启动新一轮货币宽松的迹象,作为沽空人民币套利的新依据。

  在他看来,考虑到2月底G20财长会议举行在即,中国央行可能通过调控中间价与外汇干预等措施倾向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避免国际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管理政策得失的过度评论。

  中间价意外上调打乱投机沽空步骤

  利用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双双大降所引发的资本外流担忧,一直是国际投机力量沽空人民币套利的主要武器之一。

  近期,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与总部设在伦敦的Omni Partners共斥资数亿美元押注人民币贬值,其投资逻辑正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外汇储备与外汇占款所引发的资本外流,最终将导致人民币大幅贬值。

  “尤其是外汇占款持续大幅降低,势必拖累中国外汇储备下滑,进而削弱中国相关部门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稳定人民币汇率的能力。”一家对冲基金经理透露,有对冲基金做过测算,尽管中国外汇储备高达3.2万亿美元,但中国首先需要储备约2万亿美元,满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有关外汇储备充足率的标准(它主要根据一个国家支付进口和偿付外债所需的外汇储备测算的),剩余1.2万亿美元可能还有其他用途,所以用于干预汇市的外汇储备未必很多,若外汇占款持续大幅降低拖累外汇储备持续下滑,无形间令央行可动用的汇市干预资金更加紧张,到时投机力量可以利用央行干预汇市的动能减弱,进一步沽空人民币套利。

  但在18日当天,投机资本失算了。当天央行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设在6.5152元,较前一交易日上调85个基点,大大出乎市场意料。毕竟,此前两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近百个基点的下跌,很多对冲基金预计18日人民币中间价理应持续回调,恰好为他们利用外汇占款大幅降低、资本外流加速等信息营造市场恐慌情绪,沽空人民币套利造势。

  “中国央行或许也意识到,一旦中间价被下调,可能被投机资本利用,作为沽空人民币的筹码。”这位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这令央行干脆重新采取调控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引导人民币汇率趋于稳定。

  此举似乎收到效果。18日开盘后,沽空人民币的交易指令并不活跃,盘中中资银行的大额人民币买单一度提升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间接稳定了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

  “这显示了央行不容忍投机力量主导市场情绪的决心。”他表示。毕竟中国央行拥有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投机力量也忌惮央行对干预汇市留有“后招”,不大敢伺机掀起沽空潮。

  投机力量期待各种宽松

  记者也多方了解到,尽管18日投机资本有所收敛,但他们未必就此罢手。

  上述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近期不少对冲基金非常关注1月份中国天量信贷数据,从中探究央行启动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迹象。

  此前央行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42万亿元,分别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1.61万亿元和1.37万亿元。其中,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2.54万亿元,同比多增1.07万亿元。

  他透露,这让对冲基金看到新的沽空人民币机会。有些对冲基金甚至重新调整了中国货币宽松与资金投放测算模型,重点评估央行近期向市场投放的资金流动性,是否等同于降准降息的效果,借机炒作货币宽松预期,作为沽空人民币的新筹码。

  “毕竟,他们此前尝到甜头。”他表示。所谓甜头,即去年11月央行的降准降息措施令投机力量有机可乘,利用央行货币宽松的市场情绪,加大人民币投机沽空潮,最终引发去年底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

  在这位对冲基金经理看来,这次胜算未必很高,毕竟央行此举也吸取去年11月央行降准降息措施的经验教训,在制定货币政策时会优先考量货币投放与人民币汇率稳定的相互关系,甚至不排除在必要时刻,再度抽走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抬高沽空成本,遏制投机资本再度兴风作浪。

  不过,对冲基金也有自己的算盘——外汇占款作为人民币货币投放的重要来源之一,此前央行一再调高存款准备金率,就是为了对冲外汇占款骤增带来的流动性泛滥,如今外汇占款若持续大幅降低,央行势必需要降准对冲人民币流动性紧缺,由此对冲基金又能炒作货币宽松预期,进而沽空人民币套利。目前,不少对冲基金还关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否倒逼政府部门启动新一轮刺激经济增长政策,同样能引发市场对货币宽松的预期升温,增加他们沽空人民币的胜算。

  不过,央行对此也有对策。去年底以来,央行持续通过短期公开市场操作,而不是采取降准措施释放流动性,某种程度也是防止投机力量利用货币宽松政策信号作为大举沽空人民币的借口。

  上述外汇交易员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央行可能还会借助调控人民币中间价,扩大人民币汇率单日波动区间,干预汇市等一系列组合拳,引导人民币在合理区间内双向波动,在确保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同时,有步骤地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

  “事实上,当前人民币沽空力量较1月份已经有所退潮。”上述外汇交易员坦言。一是美元加息节奏放缓令美元指数回落至96附近,令投机资本无法利用美元升值效应押注人民币贬值;二是1月中国进出口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632.9亿美元,也有效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三是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强调不会允许投机资本主导市场情绪,预示着央行将采取更多措施遏制沽空人民币的投机力量,无形间也给他们带来不小的操作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