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人民币改革的政策与现实需求逐渐成熟
来源:证券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20日 07:13 作者:谭雅玲

  ——解读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期最新讲话

  春节长假期间,面对国际市场风起云涌的价格变数,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进一步明确了我国金融改革的原则与方向,对一些敏感话题以及焦点数据给市场与社会以理性和远景的解析。这不仅引起国内外市场的高度关注,也成为我国市场猴年开局的稳定剂。面对近期激烈动荡的国际市场环境,我国市场长假之后开市相对稳定,这不仅打破国际舆论所言的中国因素影响世界的错觉,更重要的是给出了更加清晰的思路与方向。透过周小川行长讲话的宗旨,进一步凸显我国金融改革的成长与成熟,政策的坚持主见,战略的自我设计,市场的风险担当十分清晰地展现在国内外面前。尤其是自去年“8·11”以来,我国金融与货币改革的成就与亮点十分醒目,金融为经济护航的作用正在发挥正常功能与准确导航的新效应、合理配置与结构调整的新布局、有效推进和积极主导的新常态,这凸显我国“十三五”期间政策的坚定性、明确性、灵活性、时效性。

  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中国经济内在的个性十分突出,面对自身周期、结构与外力三层交织的复杂挑战,我们困难与压力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此时央行行长的发声凸显我们改革的方向指导、作为务实、信心充足、成熟进步特性,更值得市场深入理解、准确执行以及合理运用。

  重点是方向性指引,提升信心。周小川行长的讲话透析出我国货币政策与众不同之处,即使美欧日发达国家宽松货币,我国仍需要观察自己的发展路径,并不指望货币解决所有的问题。尤其是面对全球宽松政策的分化与扩大,我国更加明确对于经济调控并不指望宽松政策的立场,无论是投机力量还是资产泡沫都是宽松政策的副作用,也是可能引发新危机的火种。所以我国对于经济的思路应该不会采用目前流行于全球的QE模式。目前人民币汇率构成重大影响的几个层面值得深思,更需要引起重视与提前防范。

  第一,人民币需要为金融风暴时期的货币稳定与升值休整。因为此前人民币紧盯美元政策,导致人民币与其他国际货币产生巨大价格扭曲,人民币极端性升值损害较大。目前市场议论的人民币贬值是针对美元而言,实际上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依然升值,进而造成人民币的错觉严重。第二,美联储货币政策由宽松到结构收紧再到政策紧缩,国际投机力量故意做空我国由此加大。加入SDR的事实使得人民币成为美元标的明朗的对手之一。第三,全球宽松政策导致资产泡沫严重,所谓熊市与牛市的区别已经难以清晰,投机过度毁掉实业严重。第四,人民币脱离实体经济的价格区间加大风险系数,调节压力明显加大。

  关键是风险性提示,抵御对冲。周小川讲话对人民币资本流动风险敞口与管控措施效应十分有利。因此,我国春节长假之后,人民币一反前期贬值的态势呈现2005年以来的升值最大表现,这对前期做空人民币的预期与干扰具有明显的反击作用。包括我国股市开局也处于相对稳定之中,之前全球股市大动荡,各国股市竞相下跌,连带石油价格再度暴跌至低点,反之黄金价格暴涨突现,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偏好的极端性严重,但我国抵御和抗击风险的心理与表现格外醒目,并未迎合与接纳全球的惯性与套路。尤其是面对著名投机大鳄——索罗斯做空人民币的恐吓,市场恐慌程度极其严重,尽管这些言论玄乎的超出现实与真实,但从我国监管层面风控的角度则高度重视其风险预警,采取了诸多措施与方法有效应对。所以周小川行长的讲话直接应对对冲和做空人民币的风险对策十分有效和醒目。他特别强调了当前我国人民币不具备持续贬值基础,而且也并未出现持续贬值,仅是对美元贬值扩大,对一篮子货币依然是升值货币。

  核心是结构性引导,做实经济。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走势反映的经济基本面需要细化与分析,人民币对篮子货币,也就是去年12月我国央行推出的人民币指数汇率应该引起关注。尤其是当前贸易顺差被特别提出,最新公布的1月份我国贸易数据显示,1月份我国贸易顺差,无论按美元还是人民币计价都高于市场预期。春节过后的人民币升值有这一数据的刺激作用。然而,事实上这种顺差是建立在贸易萎缩的前提下,进口萎缩快于出口,我国贸易形势依然并不乐观。其实货币的基础以外贸为主并无过错,尤其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定位,这个阶段的过渡是必然的,只是我们更需要外贸质量与品质的提升,即加强技术领先和中国品牌。我们不要盲目地以放弃外贸来面对改革与发展。这也是人民币目前面临的离岸炒作的重要原因之一。作为海外有经验有技术的高手,他们更多是发现我们缺陷攻击我们。所以我国央行及时有效地采取在岸市场的要素与指导,准确修正两个市场的主次关系,以在岸引导离岸、影响离岸。由此思考,我们应该加强对自身汇率基础因素的关注与重视,即强化主业和实业的能力,以实体经济保汇率、支持汇率。

  当前我国人民币预期理性需要务实。对于未来人民币走势的预测贬值居多,其中所指依然是人民币对美元而言的前景。实际上全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或继续以贬值为主,因为相对这一组合的人民币升值周期较长,甚至比较极端,8年之久的人民币单边升值、直线升值必须面对贬值的必然技术周期的修正。相比较我们目前的贬值可控性存在,小幅度渐近贬值,区间有时过大并未超出控制力以及国际市场的基本水平区间,并不至于过度恐慌。但是如果从人民币汇率指数总体看,人民币依然保持小幅度升值态势,一方面是其他经济体的经济困境压力比我们大;另一方面是利率比较的优势我们拥有,投机性以及投资性的技术选择依然会偏重人民币的选择,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其中投机性因素较大,流动性过剩的避险因素较大。加之人民币被纳入SDR决议已经达成,未来的实施将具有刺激推进作用。所以短期人民币的投机性值得关注。

  从长期看,预计人民币投资性价值乐观,货币升值预期依旧。我国“十三五”规划的全景,伴随“一带一路”的战略,经济结构性调整的策略以及经济新常态的周期,人民币的远景将会更加务实,进而货币升值空间和稳定基础牢固。短期看,人民币波动性乃震荡性存在,复杂困惑的结构因素、不确定的经济环境、产业行业的艰难转型,尤其是外贸局面的特殊因素,人民币汇率的方向十分不确定,贬值空间有限、升值空间不足。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今年上半年将会继续扩大贬值幅度,但有上有下局面明显,贬值节制力较强,升值力度不足,区间水平或在6.45元-7.2元之间;预计下半年人民币升值可能较大,贬值压力依旧,区间水平在6.5元-6.9元之间。预计人民币汇率指数保持基本稳定,上半年小幅度上升,下半年波动性较大,不确定性明显。

  (作者系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