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频道 > 基金学堂 > 正文
盘点余额宝那点事:风险在哪 究竟归谁管
来源:证券时报网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2日 15:38 作者:

  自从诞生以来,余额宝就以其门槛低、收益率高、快速赎回等特性吸引了大量用户参与,其规模更是以火箭班的速度飙升。天弘基金公告数据显示,截至2月26日,余额宝最新用户数量已经突破8100万。业内人士推测,根据2月中旬4000亿元、6100万开户数估算,目前余额宝规模或已突破5000亿元。随后,苏宁零钱宝、百度百赚、微信理财通等类余额宝产品纷至沓来,“宝类”产品的快速发展对传统金融业的冲击以及经济的影响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余额宝们的风险和监管问题亦成为讨论的焦点。余额们的高收益究竟从何而来风险到底在哪里作为新生事物的余额宝们到底该管谁管呢

  余额宝们的高收益从何而来

  有业内专家提出:余额宝将理财产品利率锁定在6%至7%高收益区域,同时还承诺“T+0”,再加上购买无门槛,实在令人看不懂。一般来说,高收益势必会带来流动性较弱的问题,不知互联网金融企业如何做到既可获得高收益,更可拥有“T+0”式的灵活性支付宝们的高收益率究竟从何而来

  据经济参考报分析,首先,支付宝巧妙运用聚沙成塔之法。就是利用其在互联网转账系统在瞬间完成了从散户到大户的角色转换,这样的技术进步,一方面降低了支付宝的运营成本,另一方面,支付宝可以利用手中大量资金在货币市场上拥有较高的议价空间,这样,收益率自然要比一般存活期的散户要高得多。

  其次,一般货币市场的年利率只有3%至4%。而自去年6月出现罕见的钱荒以来,整个货币市场的利率迄今还在6%左右,当出现季节性钱荒时,实际利率短期波动高达15%上下,所以越是银行间货币市场出现“钱荒”,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越是敢报高价。

  再次,从表面上看7%的收益率非常之高,但是年化收益率为基金预留了空间,因为按现行规定,资金转入转出的当日不计息,而以一周计算,如果宣传年化收益率在6%左右的话,实际收益率不超过4.5%左右,于是天弘基金在通过“年化”两字切换,给自己预留了空间,实际利率并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高。

  最后,退一步讲,万一互联网金融企业和基金公司合作之后,还是赚不到他们当时所报出的高收益率,那么他们会抱赔本赚吆喝、就当做活广告的思维,这个漏洞将由互联网金融企业自己出钱填补,这对投资者的收益也不影响。

  当前,传统银行的同期活期存款利率只有0.35%,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也只有3.3%,流动资金自然会跑向互联网理财产品这一边,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以余额宝为首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存在三大软肋。

  其一,余额宝类的产品,依靠资金规模,或许比普通的货币市场基金具有一定优势,但其盈利来源毕竟不是去搞贷款投资经营,而是在银行间资金拆借市场中运作,如果遇到频现“钱荒”之时,或许尚有可为,但是一旦没有钱荒出现呢承诺这么高的收益率,恐怕余额宝们只能通过自己补钱的方式,给投资者吃上几顿,但毕竟不会长久。

  其二,常年偏高的利率不可能一直呈现。互联网理财动辄年化收益率7%至10%来吸引眼球,但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利率能在如此高位长期运行,因为高利率不仅会是实体经济难以承受之重,整个金融体系也难以承受,最终也会影响到我国的经济发展。

  其三,余额宝利用了网络渠道的优势,销售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通过货币市场基金盈利。但众所周知,货币市场基金投资于货币市场上短期有价证券,如国库券、商业票据、银行定期存单、政府短期债券、企业债券等,其风险虽然不高,但是要想长期获得高收益恐怕也不太现实,因为低风险总是与低收益挂钩。

  余额宝们的风险到底在哪里

  近期,有关“货币基金或迎史上最严监管”的消息已传出——传证监会即将下发一项关于货币基金风险提示的文件,证监会虽未做出回应,但业内人士据此认为,“各种宝”归根到底还是货币基金,货币基金的兑付风险将是“各种宝”的真正风险所在。

  大规模兑付风险:“各种宝”或难招架

  据媒体报道,一商业银行北京分行负责人表示,在“各种宝”规模小的时候可以用自有资金垫付,但规模越大越难做,对其资金管理是挑战。如余额宝用1亿的自有资金在撬动4000亿的存款,相比银行几十几百亿的注册资本来说,其风险可以想见。若发生大规模兑付现象,“各种宝”则可能难以应对。

  因“各种宝”的货币基金属性,决定其亏本的可能性不大,但后续违约的可能性比较大,如不能及时兑付,预期收益可能会下降到3%至4%。另外,若银行资金不那么紧张,央行流动性放松,银行也不会高成本吸纳“各种宝”的资金,也会导致利率下降,“各种宝”也不会给出高收益。

  流动性风险:合作银行头寸出问题

  一位上海基金经理表示,银行在经历过去年6月份的流动性紧张后,货币市场基金实际上赎回很多,碰到货基提前支取时,银行并不配合。现在货币基金投向主要是协议存款,一旦碰到流动性紧张,当此前合作的银行头寸出现问题时,就会带来流动性风险。

  天弘增利宝的协议存款超过90%,这对流动性管理的要求就非常高。一旦集中赎回,潜在的问题非常大。目前好在每天都是净申购,规模在持续增长。现在还没有遇到像去年6月份流动性紧张冲击的风险,处在良性循环之中。但潜在的风险不可不防范。

  政策风险:银监会和证监会双面夹击

  一位业内人士则形象地诠释“各种宝”的风险,“真正对大型货币基金,包括余额宝在内,有实质影响的两个事情是联系在一起的。首先是银监会打算取消货币基金提前支取协议存款的优惠,在这之后,假如没有这个优惠,货币基金才会有风险准备金的需求(目前传言中的证监会新监管要求)。”

  “举个例子,你去银行存100万定期,一个月之后跑去取出来,银行是不会给你3.3%的年化收益率的,它只给你0.35%。货币基金存100亿,假如谈了6%,要是提前取出来,现在银行还是给你6%,但未来不给你6%,只给0.35%。这就来了问题,货币基金是摊余成本法,就是钱还没到手,但按照预计到手的情况,提前一天一天算给你。”

  该人士指出,货币基金是开放式基金,如果某天告诉你,这笔协议存款利息兑现不了,流动性出现问题,但之前大家都拿走了一大半钱了,而基金资产不会自己增加,这就出现了一个窟窿。有个窟窿意味着,原来1元的基金,现在变成0.96元了,大家就会恐慌赎回,这样提前支取的存款就会越来越多,窟窿就会越来越大,假如你最后赎回,说不定就变成0.93元了。

  余额宝们究竟归谁管

  全国两会期间,在代表委员的密集关注下,监管层开始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频频表态。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不会取缔余额宝,针对互联网金融过去没有严密的监管政策,未来有些政策会更完善一些。

  互联网理财的混战,牵涉到基金、银行、第三方支付等多类型机构,而这三种机构又分属证监会、银监会、央行监管。以余额宝为例,该产品是由支付宝和天弘基金共同推出的产品,其中支付宝属第三方支付公司归央行监管,天弘基金归证监会监管,而该货币基金90%左右的资金以协议存款的形式存放在银行,资金部分由银监会监管。

  这样下来,余额宝这个“宝宝”应该由谁来抱呢这是因为混业的发展处于分业监管的格局下,一些边界上的模糊问题就很难辨别清楚。比如,余额宝属于基金直销还是基金代销,一旦出现流动性风险又该由谁买单。硬币的另一面是,如果这个孩子大家都想抱走,也可能会出现过度监管的问题。

  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在微博上表示,余额宝从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2014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到公司进行相关监管19次。

  随着互联网开始陆续在银行、券商、保险等金融领域“攻城略地”,业务融合、交叉的现象会越来越多,一款互联网金融产品,或涉及银行、券商、基金、保险等多方面,一行三会又该如何分工。显然,分业监管再一次遭遇挑战。

  在大的监管格局尚不能变的情况下,怎样的监管才能有效应对互联网金融快速增长中带来的风险点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全国政协经济组分组讨论会上表示,对互联网金融要强化分类监管,根据不同的业务,有的强监管,有的则是弱监管。

  他表示,互联网金融能满足小微企业、中低收入阶层对金融的需求和对投资渠道的需求,有助于提升金融服务质量,降低交易成本和提高社会金融交易效率,能推进利率市场化,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同时,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属于新兴事物,业态较多,确实存在监管不到位的问题,可能蕴含很大的金融风险。

  在此之前,相关监管部门及行业协会已经就一些市场热点作出回应,可寻找到监管上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在明确法规出台之前,一些针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变相监管力度或将加大。

  据了解,证监会有意将对货币基金统一进行风险管理,尤其对投资于银行存款的货币基金,将全面提高基金公司风险准备金的计提比例,要求与银行未支付利息严格挂钩,以防范货币基金“提前支取协议存款不罚息”这一特权可能取消后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同时,从中国银行业协会传出的消息显示,该协会召集会员行研究银行存款自律规范措施,要求各行严格遵守监管规定,利率上限执行同档次基准利率1.1倍,提前支取按照活期存款利息计息或收取罚金。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