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基金一专户净值大跌 平台模式风控受考验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03日 05:52 作者:李娜

  日前,长安基金银闰铖功5号单日击穿止损线,立刻引发了市场对基金专户通道产品的关注。细查之下,自去年问鼎期货类私募冠军后,银闰投资就连续和基金公司合作发行了多只专户产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获悉,尽管深知培养自身绝对收益团队才是长远之计,但大多数基金公司专户业务部门目前依然靠通道业务赚取微薄收入缓解生存压力。专户盛行的投顾平台模式下,基金公司追求蛋糕做大的同时,如何过风控关,再次引起了圈内人士的探讨。

  单日暴跌23%或面临清盘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长安基金银闰铖功5号为一只基金专户产品,成立于今年3月20日,长安基金为发行通道,由投资顾问广州银闰投资负责投资,基金经理为银闰投资董事长刘增铖,客户也主要来自于银闰投资。

  10月23日,长安基金银闰铖功5号净值由0.8元跌至0.647元,跌破0.70元止损线,跌幅达23.16%,面临清盘。

  据知情人士透露,基金经理刘增铖操作风格非常激进,此次银闰系列产品单日净值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是该投顾持有的重仓品种PVC10月23日波动较大,且坚持看空,但此时PVC行情却一路走高,导致盘中瞬间跌穿平仓线。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长安基金及银闰投资求证,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相关答复。

  2013年刘增铖管理的 “铖功程序化”收益率高达613.51%,截至去年12月31日,该产品累计净值高达6.6834元,问鼎期货私募冠军。进入2014年后,该产品继续上行,2014年1月8日最高净值更是高达8.6079元,期间最高涨幅超过800%。

  自今年2月份以来,银闰投资推出了铖功系列专户产品。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除长安基金外,银闰目前还和其他基金公司合作发行了五只产品。其中,银闰和天弘基金合作发行了天弘银河铖功3号分级产品,和财通基金先后合作发行了铖功1号、永安铖功2号、嘉利稳盈铖功6号、嘉利稳赢铖功7号等四只专户产品。

  从相关投资策略来看,和长安银闰5号一样,上述几只产品的投资范围基本上都包括股指期货、商品期货、股票证券,剩余期限不超过1年的国债和央行票据、银行存款以及现金,产品本身的差别并不明显。

  据媒体报道,长安基金成立于2011年9月,已经错过公募基金快速扩张期,成立后一直重心在专户业务上。来自长安基金官网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长安基金及其子公司长安财富资产公司总管理规模已经超过558亿元,其中子公司专项产品规模412亿元,长安基金专户募集规模132.41亿元,公募规模仅13.75亿元。

  通道业务成本30万元起

  就单家基金公司的专户模式来看,通常主要是由主动管理型、纯通道型和策略合作型三大部分组成。业内往往将后两者均视为通道业务,只是基金公司提供的服务有所区别。

  沪上一位基金公司人士指出,纯通道业务也就是委托方借基金公司的名称走专项资产管理的渠道而已,产品的销售和管理两头都在外。现在基金公司担心此类业务风险难控,纯通道业务也越来越少,相反引入投资顾问的平台模式比较多。

  策略合作模式,即基金公司流行的平台模式。该模式由基金公司设立资产管理计划,由公司聘请投资顾问为产品的投资管理提供投资建议,由公司在该等投资建议的基础上,做出投资决策,并由公司提供产品的中后台运营管理(系统支持、风险监控、信息披露、估值清算等)。

  “目前,纯通道业务的收费费率通常在3‰至5‰。如果有现成的资金就是3‰,若基金公司还要做销售找资金,比如帮着卖专户产品的优先级、劣后级之类的,这样通道业务费用会高一些,但最高不超过1%。”深圳某基金公司专户业务负责人表示。

  一家中型基金公司专户业务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通道业务一般30万元起,即基金公司每笔通道业务收费不能低于30万元。比如:委托方提供1亿元资金,通道收费费率为3‰。这主要是要考虑到公司人员、系统等方面的投入,从投入产出比来看,这个基本上就是成本价了。”

  “其实通道业务的费率没有固定的比例,主要是靠双方谈,只要双方都能够接受就行,当然通道业务的资金量对费率会有很大的影响。”沪上一家专户业务负责人坦言。

  据了解,纯通道业务费用包括管理费、托管费、销售服务费、投资顾问费等几种主要的费用类型。

  相比之下,基金公司专户中的主动管理型产品的收费标准要高得多。

  前述中型基金公司专户业务负责人进一步表示:“主动管理型产品以往的收费没有统一的标准。以权益类为例,早先通常做法是专户产品的业绩超过6%或8%,基金公司可提取分成。现在没有统一标准,只要双方能接受就行,有的甚至约定只要有盈利就开始分成。至于分成比例,原先政策规定不能超过20%,后来取消,现在提50%都可以。”

  “专户收费没有固定模式,双方约定即可。有的基金公司甚至可以不要管理费,只要业绩报酬。大部分还是采用管理费加业绩报酬的模式,一般管理费打六折。”沪上一家基金公司的销售人士表示。

  据了解,就基金现有专户通道业务范围来看,权益类、固收类、期货和量化对冲类等都全部涉及,只是各家侧重点有所不同而已。

  前述深圳基金专户业务负责人坦言:“有些中小型基金公司,特别是那些‘60后’基金公司,专户业务资产规模大,大多都是走平台模式的通道业务,做主动管理的很少,少数风格很是激进。”

  “目前了解到的是,基金公司通道业务和主动业务的规模比例应该是4:1,即通道业务占比80%,主动业务占比为20%。当然,也有基金公司不做通道业务。”前述沪上专户业务负责人表示。

  此前,中国基金业协会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基金非公开募集资产的规模已达到1.8万亿元,通道业务的大扩容是规模突飞猛进的根本原因。

  平台模式是把双刃剑

  长安基金专户产品爆仓事件,再次将专户产品通道业务的风控以及基金公司目前的平台模式推上了前台。

  通常情况下,单一专户产品是由委托人、管理人、托管行和销售投资顾问组成。一旦风险爆发,尽管合同中有明显规定,但对参与各方都有明显的负面效应。

  “市场参与者越来越多,机构投资能力良莠不齐,清盘的现象只会越来越多。对于通道业务,基金公司在合同中都会对投资责任问题进行撇清。这当中最为关键的就是风控问题。产品的投资策略、投资范围、清偿线,清盘线附近限制投资比例和仓位、止损线、补仓期限等这些条款都要在合同中细化,基金公司也需要仔细落实。”前述中型基金公司负责人指出。

  一位基金公司专户投资人士反复强调,由于期货产品的高杠杆特点,做对方向收益会成倍放大;一旦做错方向,或风险管理失控,也可能由正转负,甚至跌破止损线击穿清盘线,根本来不及补救,对于风险的把控难度本来就很高。基金公司在期货类产品应该格外小心,风险把控更应该采取事前与事后监控相结合,尤其是前者防止投顾过分激进博取收益。投资者在挑选期货产品更应该三思而后行,不能一味只追求高收益,也要相应地考虑风险。

  至于平台模式,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专户人士也都表示,专户产品爆仓,更多是投资业务问题,不能说一下就认定平台模式有害无利。

  “在2012年12月A股绝地反攻前两个月,很多私募机构的相关产品都实施清盘。在目前绝对收益投研人才缺乏且渠道销售热情不积极的情况下,平台模式对双方是各取所需,私募等委托方不用公开业绩,基金公司也可以收取费用缓解生存压力,特别是在专户部门单独核算的情况下。”前述中型基金公司专户负责人感叹道。

  此外,前述深圳基金专户负责人称,通道业务全部靠量累计利润,长期下去也不行,一旦出事砸的是公司的品牌形象,这个负面效果是很明显的。

  有业内人士就指出,公募基金现有专户平台模式是把双刃剑,需要严格把控两个方向:一是基金公司需要对专户产品的投资风险进行把握;二是,要严格管控通道业务中产品操作层面有没有违反合同相应的规定,一切都按照合同来。

  近期,坊间流传管理层对券商、基金及子公司从事特定客户资管业务摸底行动将结束,预计最快11月可能会推出正式文件。

  此前,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发的一份《关于规范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从事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中,除了规定对银行委托人进行限定性要求外,还要求通道业务要制定审查标准和流程,对合作方式、交易结构、投资运作等方面进行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