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网
全景网
连亏三年 长安基金终被股东美邦服饰放弃
来源:金融投资报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21日 10:06 作者:刘庆华

  上市公司美邦服饰欲变卖持有的长安基金股权一事,一时之间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分析人士认为,除了长安基金经营困难连年亏损以外,战略转型、集中精力做主营或是美邦服饰放弃长安基金的重要原因。

  本报记者 刘庆华

  成立三年,长安基金几乎连年在赔钱。一季度,其管理的资产规模也仅有12亿元,在所有基金公司中排名倒数第17位。对此,投资者不仅疑问:长安基金究竟还能卖几个钱?

  长安基金连亏三年

  长安基金成立于2011年,由于成立较晚,成立之时的市场竞争已非常激烈,没有特色意味着很难脱颖而出,最终投资者看到了连年亏损的长安基金。

  根据美邦服饰年报,长安基金2011年营业收入117.47万元,净亏损2698.48万元。2012年,长安基金营业收入548.13万元,净亏损3310.68万元;2013年,长安基金营业收入6198万元,净亏损1629万元。成立不足三年来,几乎年年在赔钱。截止今年一季度,其管理的资产规模也仅有12亿元,在所有基金公司中排名倒数第17位。

  与此同时,美邦服饰2011-2013年以来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9.45亿元、95.1亿元、78.9亿元,净利润收入分别为12.06亿元、6.93亿元、4.28亿元,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

  投资基金公司股权不但赚不到钱,反而年年赔钱,这似乎是迫使美邦服饰最终选择变卖股权的直接原因。但从数据来看,近三年美邦服饰需要承担的长安基金的亏损额占其净利润的比重均小于2%。以2013年长安基金发生的1629万的净亏损来算,美邦服饰按持股比例需要承担的亏损额为538万,其绝对值仅占其当年净利润的1.3%不到,占流美邦服饰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的0.5%左右。

  仅从利润贡献的意义上说,即便抛开长安基金股权投资带来的投资收益的亏损,也不能为美邦服饰的财务报表增添多少“美感”。并且事实上,由于2013年结构性行情,长安基金经营情况已较2012年有明显好转。

  股权转让未必能卖个好价钱

  反观美邦服饰自身的经营情况,处于转型阵痛期的美邦服饰似乎在为自己抛掉主营之外的一切包袱。

  2011年美邦服饰终圆参股基金梦。但随后公司开始了一轮去存货、优化供应链、收缩整体战线、产品创新的调整和转型。2012年,美邦服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下降4.38%和37.42%。2013年下滑幅度分别扩大至17.03%和52.2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也是大幅下滑超过6成。市场景气度不足依然在向美邦服饰施压,转型仍然是压力山大。

  日前美邦服饰还发行了规模达7亿元的短期融资券,发行利率6.9%,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可见其资金情况似乎也不乐观。

  由此来看,美邦服饰变卖长安基金股权的初衷更有可能是出于自身战略调整,集中精力做主营,集中精力做O2O创新,将与主营无关的投资剥离,提升盈利能力。不过,从长安基金的经营情况来看,其股权未必能卖个好价钱。

  截至2013年底,美邦服饰持有的长安基金股权账面价值仅余4616万元,而初始投资额为6600万元,账面亏损1984万元。2013年,上海久事公司、深圳中航投资管理公司分别将万家基金20%股权转让给上市公司国际实业,价格为2.08亿元,按转让股数4000万股计算,折合每股的转让价格约为5.2元。同年,招商银行和招商证券公告共同耗资约合8.09亿人民币受让荷兰投资持有的招商基金33.3%股权,其中招商证券受让招商基金11.7%的股权,2457万股,总价约合人民币2.86亿元,折合人民币11.64元/股。长安基金盈利能力自然不能与上述两家公司相提并论,其股权想要卖个好价钱估计也是难事。

  基金牌照不再稀缺

  除此之外,分析人士称,还有基金牌照日渐贬值的因素影响。

  美邦服饰早在2009年12月就已经发布公告,拟与西安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兵器装备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出资成立长安基金,另两位股东分别持股49%和18%。

  自2007年开始,基金公司获准成立的节奏明显放慢。此前共计成立基金公司57家,2007年仅1家成立,2008年和2010年各自仅2家获批,2009年则是空白,4年间仅有5家基金公司成立。而到了2011年节奏则有所加快,长安基金就是在此时诞生。各路资金也在抢占基金市场,除券商、信托、银行之外,大批民营资本同样希望分一杯羹,升华拜克、美邦服饰等上市公司也纷纷参与其中。

  不过,近来基金公司不断扩容、基金牌照的稀缺性也日渐消失。2012年,共有4家基金公司获准设立,2013年这一数字骤然增至15家,2014年以来已设立的有3家,尚在审批过程中的也不在少数。在新基金法实行、牌照放开的背景下,对于一家服装企业而言,参股一家基金公司着实占不到多少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