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频道 > 分析评论 > 正文
极端行情延续 公募基金投研体系谋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2日 08:04 作者:支玉香

  冰火两重天,用来形容今年的行情并不为过。以新经济为主的创业板一度轰轰烈烈大肆上涨,以钢铁煤炭为代表的周期性行业股价一蹶不振。

  相关研究员遭遇同样如此。

  新经济相关板块大肆上涨之时,相关行业研究员顺风顺水,而传统行业研究员只能长期“坐冷板凳”。

  “在研究工作中,周期性研究员出现了吃不饱的情况,主动提出要求覆盖中小市值股票,后来我们就提出传统行业研究员可以按照产业链研究某一细分领域增加覆盖,打破以往的投资框架。”南方基金研究总监史博告诉记者。

  不仅是南方基金,亦有多家基金公司对投研进行了调整。这些调整有些是由于多元化市场行情,有些则是由于投资思路和理念的变化导致了投研的变革。

  传统研究员谋求多元化突围

  年初至11月20日,申万二级煤炭指数下跌35%,有色、钢铁等传统行业指数跌幅同样超过20%,同期网络服务、传媒指数涨幅均超过100%。

  煤炭、钢铁股全部沦陷,一致看空成为了最为主流的声音。传统行业研究员普遍面临着无米下炊的尴尬境遇。

  史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一些同质化的行业,比如说煤炭,煤炭股如果要涨基本上都涨,焦煤可能比电煤涨得多一点,但是大家表现的差异幅度不大。再比如银行股,虽然表现会有差异,但是驱动他们股价的因素大的方向是宏观因素,这个也是比较一致的。”

  “看或者不看,都没有投资机会,没有办法推荐股票,研究员们面临着吃不饱的境地。”某研究员如是指出。

  对于这样的行业来讲,南方基金做出了调整。一是加大诸如此类研究员的行业覆盖,比如银行研究员基本上覆盖大金融,对银行、保险、证券、信托进行全面覆盖。

  此外对于一些中上游的研究员,诸如煤炭、钢铁、有色、化工研究员,“开放”更多的研究领域。

  史博向记者介绍:“这些研究员开始兼看一些中小股票。希望研究员在兼看这些中小股票时能够跳出行业划分,看中小股票的意思不是让研究员一定去抓小股票,目的是让研究员跳出行业划分的框架,自己来选择研究方向。”

  他向记者举例,此前有研究员专门研究“非常规”类医药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化学药、专利药的企业,而是做医疗服务、做检测、做软件,这些公司市值虽然比较小,但研究员认为未来发展空间比较大,可以专门研究这个细分领域。又比如,研究员如果认为中国北斗产业将来肯定会发展壮大,则可以从北斗的产业链中寻找机会。

  业内人士表示,按照传统行业来划分进行研究,有时候会遇到某一细分行业的爆发期时,但很容易错过。比如光伏行业,前几年曾经爆发,但是过两年没那么火了,但其实是需要研究部门加大研究。但是如果按照传统的行业划分,负责这个行业的研究员如果不敏感,可能整个公司错过阶段性投资机会。

  南方基金人士认为,传统行业研究员同时能够跨越中小股票的研究,能够跳出传统行业的框框,可以形成研究员之间的一个互补,甚至有时候形成一个双重检验,如果具体负责这个行业的研究员看好,兼看中小股票的研究员找的研究方向也看好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可能确实要基金经理特别重视了。这样能够相互之间形成一个合力和互补。

  此外,南方基金还允许传统行业研究员认领了某一产业链或者细分行业后,如果发现过段时间并未发现投资机会,则可以再做选择。

  记者同时也了解到,一些中小型公司则将多数中上游行业交付一人研究。亦有传统行业研究员转向其他行业,而传统行业暂且“放空”。

  理念催生投研变革

  投研体系的变化不只是来源于极端的分化行情。记者了解到,随着公募基金投资理念的创新,同样带来了投资研究体系的变化。

  前海开源旗下首只基金前海开源事件驱动型基金正在发售,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发行的第二只以事件驱动为投资主题的公募产品。

  掌舵该基金的为前海开源联席投资总监唐文杰。唐文杰曾任长盛基金研究员、博时基金研究员、鹏华基金基金经理、建信信托投资总监,2013年7月起任前海开源董事总经理、联席投资总监。

  唐文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只基金投资策略将是我十多年的投资经验的沉淀,以及近两年持续开发策略所耗费的心血和时间。该基金的投资策略就是将我的这些经验结构化,目前储备了80多个投资策略。”

  唐文杰储备的投资策略,指的是在每个事件策略中,既有时间维度--历史上类似事件发生时对市场的影响,也有覆盖广度——对市场上宏观、中观、微观、主题、行为等等事件都进行覆盖和提前储备。通过策略的不断累积和储备,组成了一个与其他基金公司大相迥异的策略库。

  记者了解到,前海开源事件驱动关注的方向包括政策制度类(上海自贸区、IPO重组等),公司行为类(并购重组、高送转等),业绩激励类,重大事件类(新能源汽车、医疗)等等。

  “只有长时间、宽范围、大数量地充分做好事件策略储备,才能做到广覆盖、细研究,深度分析每个事件可能带来的正反面影响,为后续构建评估体系和组合奠定基础。”唐文杰说。

  唐文杰的事件投资策略更多的是投资经验的结构化和标准化,所以这也就给前海开源带来了不太一样的投研团队。“初期,我们并不需要阵容多么强大的研究员,就事件驱动这只基金而言,我更需要的是研究助理。在我们投资团队传统的研究基础上,我更看重研究助理对信息、研报等筛选和判断,也就是对信息的处理能力,将各种纷繁复杂的信息经过收集、整理、加工和再处理,最终形成有效的生产力,然后再由基金经理独立负责投资。”

  事实上,目前市场的资讯层出不穷,包括经济、行业、个股、机构行为等各个方面,成千上万个卖方券商提供了大量的研究报告,券商帮基金公司做了大量的基础研究工作。“投研团队做的是判断投资机会,基金经理做的是筛选和决断工作,筛出大量无效信息后找研究员助理收集资料来协助验证我的判断,即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唐文杰介绍。

  截至目前,前海开源已发起第一只公募产品,据了解,该公司还计划近年发行数十只多种类型的公募基金产品。(编辑简俊东)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