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经济学家展望2015:中国经济凤凰涅槃?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31日 05:35 作者:李德尚玉

  2014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GDP失速,“三期叠加”。以量求胜的阶段已经结束,中国经济进入到了要求以质求胜的新阶段。那么,2015年会是凤凰涅槃的一年么?

  日前,《第一财经日报》邀请四名经济学家,展望2015年中国经济展望,把脉国际国内环境,预测未来政策走向。

  国内外经济环境如何?

  黄海洲:新兴市场相对比较好的是中国

  2015年国际经济总体是恢复性的增长,动力不足。发达国家本身“冰火两重天”,相对比较好的是美国和印度,有困难的是欧元区,日本现在波动也很大,美国的经济增长可能有2%~3%,英国增长动力不错。

  新兴市场相对比较好的是中国,我预测明年中国GDP的增长是7.3%,比2014年低一点。中国是通胀在下行,增长在下行。新兴市场另外一个大国比中国的状况好,就是印度。印度的经济增长在加速,中国的经济增长在减速。印度的加速得益于莫迪政府在进行改革,改革释放的红利是相当多的。

  邱晓华:中国企业生存环境生变

  从实体经济角度来说,2014年是改革开放的一年,也是最为艰难的一个年份。不仅是因为生产环境发生很大的变化,更因为市场环境,特别是整个中国企业生存的大环境正在发生改变。原来我们短缺的市场环境,现在已经到了相对宽裕的市场环境。以量求胜的阶段已经结束,中国经济进入到了要以质求胜的新阶段。过去我们赖以制胜的优势——低成本的优势正在丧失,随着成本优势的丧失,我们生产体系的竞争力在下降。因此需要重新提升它的生产效率和竞争力。另一方面,国际环境变了。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发展中国家加快工业化,这样的形势,使得中国企业在外部环境方面,面临资金、市场等多方面的竞争。中国的经济发展环境确实处在相对困难的挑战阶段。

  另外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的经济并不会出现人们所担心的断崖式下跌,中国经济有很大的韧性,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我们可以预期向改革要红利、向创新要动力、向法治要秩序、向民众要活力,这样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因此对2015年中国经济的展望是:有底部,但是没有高度。有底部是因为中国经济现在是有底的,这个底就是GDP7%左右增长的底线我们能够守住,也能够实现。

  彭文生:关注三个价格变动

  2014年11月下旬中国人民银行降低基础利率,过去几个月三个价格的变动最为值得关注。这三个价格之间的关系,是趋势的变化,对我们看2015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背景。

  第一是美元的汇率很强。由于美元强势,对欧元、日元、韩元、澳元都上升了百分之十几,这对我国2015年出口有影响。2015年美国经济的复苏,可能拉动中国出口的影响也是存在的,但不能忽视人民币此前的升值对未来两年出口的拖累。第二是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度下调,对中国、全球经济都是好事,可能会促进产业结构更大的调整。第三是资金利率。最近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实际上是反向的,往下走的。

  乔虹:2015年中国内需外需压力不小

  2015年好的也不会太好,坏的也不会太坏。进入2015年恐怕内需和外需的压力不小。从国际上看,美国的情况有所好转,但欧洲和美国之间的差异非常大。无论是对欧洲还是日本,2015年的经济增长预测比2014年差一些。同时更大的风险在于,在全球低通胀的环境下(欧洲通胀率在0.5%左右,中国在2%),我们到底对外需有多少信心,这要打一个问号。

  对内需来讲,还是融资的成本,以及房地产是否回暖的问题。如果从地价、房价的情况来看,现在看到房地产并没有明显好转,房地产库存仍然相对比较高,在目前购买力相对比较虚弱的情况下,是不是能够看到房价进一步回归,刺激房地产开发商在下一步买地、加快建房,仍然是2015年需要回答的问题。

  2015年政策更宽松?

  彭文生: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更放松

  政策放松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财政政策,我们的空间比较大。另外一个是货币政策,按照传统的逻辑思维,因为通胀压力比较小,所以货币政策的空间也比较大。

  我们的货币量比较大,但是成本比较高,钱多但是钱贵。原因是什么?如果我们要回到过去的政策放松的态势,靠信贷扩张稳增长,那么利率很难有大幅度的下降。从政策上来讲,不光是财政和货币政策,还需要通过监管控制信贷的流向,在这基础上降低利率。从平衡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方面来讲,财政政策可以承担更大的稳定短期增长的功能。

  乔虹:降准必要但不能太急

  现在降准还是不降准?降准有一定的必要性,融资成本还比较高,但是恐怕不能太着急。从2014年12月份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财政存款下降。所以从流动性充裕的程度来讲,央行并没有特别强的降准动机。

  邱晓华:货币政策有很大余地

  政策还有很大的调整空间,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都具备一定的调整余地。货币政策从利率、存款准备金率,到金融自由化改革,都有很大的余地可以调整。降息、降准,放宽金融准入门槛,已经不是纸上的事情,而是实现中的事情。这方面可以给中国的企业、中国的经济,提供一个更为灵活的货币政策环境。

  从财政政策角度来说,尽管大家担心现在债务负担比较高,但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算,目前中国政府的债务,显性的、潜在的加在一起估计是40万亿左右,相比经济总量,债务负担还处在可控范围之内。

  2015年的中国经济形势

  乔虹:期待凤凰涅槃

  对于2015年,我们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如果我们未来看到的是经济企稳,财政政策积极而又有力度,经过凤凰涅槃的过程,2016年经济会走向量增质更优。

  彭文生:下行压力较大

  我觉得2015年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但从股市的角度来看,这并不一定是件坏事情,因为需求压力比较大,政策放松的压力比较大。

  邱晓华:资本市场波动中稳健向上

  宏观经济有底部,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不会低于7%,会在7%的底线上回升。中国的资本市场有高度,可以预期未来的资本市场,一定会在波动中稳健向上。至于上到什么高度,一定要经历三个考验。第一,中国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质量不高、结构不合理的历史遗留问题要得到有效解决。第二,目前形成的IPO“堰塞湖”要逐步地舒缓。第三,各项改革的双重性要逐步适应。这三个考验如果过去了,随着低估值的修复、存量资产活力的释放、增量资产的逐步扩大、对外开放以后外来资本的流入,中国资本市场的春天还是会逐步地走到我们面前。

  黄海洲:经济会企稳

  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还是恢复性地增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内部分化加大,隐含的问题是市场的波动会加大。我们觉得明年中国GDP的增长速度可能在企稳,通胀水平在下行,实际上对A股还是比较乐观的。这得益于三个重要的条件:第一是中国的系统性风险,在一定程度上被控制住。第二是资金利率下行。第三是最近石油价格下降,做生意的成本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