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迈克尔·莫里茨:中国企业家低估了自身的创新成就
来源:投资中国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0日 17:28 作者:

  迈克尔·莫里茨 (Michael Moritz)

  作为硅谷叱咤风云的风投教父,迈克尔·莫里茨 (Michael Moritz)爵士的职业生涯可谓传奇。

  迈克尔·莫里茨早年曾在《时代》周刊任职,专门报道硅谷新闻,期间曾撰写过两本商业著作,并因出版乔布斯及苹果公司的传记奠基之作《小王国》,被誉为“苹果史学家”。随后加盟红杉资本,进入风险投资行业,尽管是半路出家,此前对风险投资行业毫无经验,但莫里茨却凭借超强的学习能力和精准的眼光嗅觉,陆续挖掘投资了雅虎、谷歌、思科、甲骨文、YouTube、Paypal等一批随后如日中天的互联网和科技巨头。同时也创造了许多投资回报神话:他在雅虎投资400万美元,取得约40亿美元的回报;在谷歌投资1250万美元,取得约50亿美元的回报,使其成为硅谷的传奇人物。事实上,莫里茨的投资视野绝非仅局限于美国硅谷,早在2005年,红杉资本决定成立中国基金时,莫里茨便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他对中国的创业和投资领域的趋势变迁,也一直保持着高度的关注。近日,莫里茨再次造访中国,并与爱鲜蜂、达达、PP租车、一亩田等一系列被投企业对话交流,他在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办公室,接受了媒体采访。

  对于中国当前和未来的创业投资环境,莫里茨表达了异常坚定的乐观情绪。正如此前阿里巴巴赴美IPO时,莫里茨曾撰文表示,“这是一份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互联网世界的力量天平正从美国向中国倾斜。”在他看来,中国在过去十几年,在高科技技术领域所表现出来的创新精神以及取得的巨大成就甚至比美国更加巨大。但美国人因为对中国的不了解以及自身的自大傲慢,忽视了这支力量的迅速崛起。

  在莫里茨眼中,中国的企业家和创业者们,勤劳、智慧、极具创业激情和创新意识,但有时候会从内心流露出一种不自信的弱势情结,这让他们往往低估了自身的创新能力和取得的成就。

  以下为莫里茨接受采访时的对话内容:

  问:前段时间阿里上市轰动全球,很多美国人突然觉得,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已经从复制拷贝的形象,开始转变为引领世界潮流方向的角色,您怎么看待这种变化?

  莫里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对世界互联网格局有着巨大的影响,但很多美国人对中国互联网公司在过去10年所取得的成就可能并不完全理解。

  这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

  语言上的障碍或许是一个原因,媒体也没有对亚洲尤其中国的提供更深入关注和报道。美国有很多大公司的领导者,并没有时间亲自来中国,体验和感受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他们很多出生于19世纪60年代,对中国的记忆仍然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他们并不知道,如今的中国和十几年前已经有了天壤之别。而且,西方人的骨子里本身有一种自大和傲慢的情绪,他们不会非常从容的接受别人所取得的成就。

  另外,我一直有种感觉,中国人可能有一种不自信、弱化自己的情结,中国很多企业的问题在于,他们总是低估自己取得的成就,用中国一句俗语就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问:但也有种声音认为,除了阿里、腾讯,这些基于庞大消费市场诞生的模式创新之外,中国在真正的核心技术领域鲜有创新,比如我们没有自己的安卓系统,没有IOE,在核心硬件技术领域,没有具有强劲竞争力的优秀企业,您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莫里茨:我在中国总会听到有人会对自己这样错误的估计,认为中国是一个创新能力不佳、缺乏创造力的国家,几乎没有一个崭新的产品或技术完全由中国创造。但这不是我所亲眼看到的中国,我看到的中国是一个拥有强大创新力的国家,中国的创业者们十分勤劳,也非常有智慧,而且也很具备有浓厚的创新和创业精神。过去几十年,中国在技术领域取得的成就,甚至比美国更为巨大。

  很多人觉得,巨大的成就来自于突破性的技术创新,实际上一个企业之所以成功,不在于他们创造了一项突破性技术,而在于他们发现了一个领域,并且长期专注于推动这个领域做出改变。比如阿里巴巴1999年的时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网站,很多后来成长为巨头的企业在初期,都是很弱小的,都是在已存在的技术上不断做出的一些改善和微创新,这种情况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一样,所以,我们不应该相信总是鼓吹技术带来的巨大变革,实际上事实并非如此。

  问:此前看过李光耀先生的一本书,他对中国经济行为未来的预想是,20年内,中国的整体经济实力会超越美国,但在科技领域,李光耀就没那么自信了,美国云集了全球最尖端的人才,包括最高效的教育体系、最宽松的移民政策,但中国却面临很多文化、教育和体制上的障碍,在科技领域,中国仍然不能与美国抗衡,您同意吗?

  莫里茨:我认为,有时候还需要更多耐心,我们总提到硅谷在科技领域的巨大成就,但你要知道,硅谷取得今天这些成就可以花了超过100年的时间,而在中国,仅仅一代人的时间,就已经取得了今天如此辉煌的成就。事实上,中国也有很好的大学,比如清华,北大,培养出了很多优秀的人才,在生物、化学、天文等研究领域,都有中国科学家的巨大贡献,而且,很多拥有超强能力的中国人,在美国接受教育后,正在大量回流中国创业和创新,因此我对中国科技创新的未来前景非常乐观,我认为只是时间问题。还有就是刚才讲到的,可能太多中国人低估了自己的能力,也许正是这种自我批评才使得中国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取得如此巨大的进步。

  问:近期硅谷关于高科技企业创业投资泡沫的争论很多,一方观点认为,如今的环境又回到了1999年,要随时警惕泡沫破灭的一天,一方认为泡沫很正常,会被企业的高成长性逐渐消化,您如何看待关于科技泡沫的争论?

  莫里茨:随着新企业和新产业的诞生,人们在某些时期,总会表现出过分的乐观和热情,我们现在称之为泡沫,但是我认为再过10-15年后,这种对未来乐观的态度就会被充分证实。

  尽管目前这种高速增长的态势,在未来有可能放缓,但无论硅谷还是中国,经济大环境的变化本身,就是商业必经的一个过程,从长远角度看,这种大环境的起伏无关紧要,因为对一个优秀的企业来说,他们总是有能力应对泡沫的问题,而不会因为一时的得失改变长期总体的策略。

  问:您曾投资了雅虎、谷歌、youtube、paypal等后来获得巨大成功的企业,您曾经说过,一个企业的DNA,在企业初创期就已经定型了,那么,一个优秀的企业,在初创期,到底具备有什么样的DNA共性?

  莫里茨:这主要取决于创始人自身的特点,他们的素质和能力,他们是否能够看清楚企业未来的发展前景,未来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我认为最卓越的企业一定是由最杰出的领导人创立的。中国现在也不乏这样的企业家,比如马云,马化腾。全球成功的企业家身上都拥有一些相似的特质,比如他们都十分渴望成功、都有远大的抱负、足够优秀的交流沟通能力、对整个公司未来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而且善于用人、知道如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无论任何地域的成功企业家,都具备以上这些素质。

  问:一个企业的领导者和CEO,应该如何提高学习能力,应该通过哪些途径提升自己?

  莫里茨:可以获取知识的来源非常广泛,可以向你的供应商,你的顾客,甚至你的员工学习,知识绝不仅仅存在于书本当中。很多创业者都忘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就是人有两只眼睛,两个耳朵,但只有一张嘴。因此,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说话的时间,更多用于去观察和倾听别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第一要学会倾听,第二要观察,第三要敢于去问。很多人认为询问会暴露自己的无知,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当然,阅读也是必不可少的自我提升的途径。我见过的很多非常优秀的企业家,比如比尔·盖茨、拉里·佩奇,他们每天的阅读时间甚至可以达到16-18个小时。我认为,每个企业家,每年都需要这么做,让自己闭关几天,认真读书,从而让自己紧跟这个时代的脚步。

  问:在全球化投资过程中,投资团队和投资决策的本地化非常重要,红杉在这方面做的非常成功,能否讲讲我们的本地化投资经验?

  莫里茨:凡是能制定正确投资策略的人,都必须正确理解他所面对的投资环境以及本土化的风格,中国的本土市场。未来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合作会更加密切,我觉得关键在于搭建一个平台,实现一种畅通合作的机制。

  我们在前期做了充分的准备,和足够多的人进行了沟通,深度了解了中国国内的实际情况,同时和很多本土的伙伴建立了长期合作,由沈南鹏率领的中国投资团队为此做出了巨大贡献,这是由一群人共同努力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