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制造业PMI失守荣枯线 中小型企业持续不景气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2日 07:30 作者:夏旭田;何长涓

  7月PMI下降,主要受洪灾泛滥,需求持续放缓和传统产业去产能的三重影响。

  中国宏观经济的景气度依旧不乐观。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7月制造业PMI为49.9%,较上月微降0.1个百分点,是近5个月首次跌破荣枯线。

  7月PMI下降受到部分区域洪涝灾害的影响,集聚了大量制造业的江苏、安徽、湖北、河北等地生产指数出现大幅回落,而国内外市场的持续疲软以及去产能进展也使PMI进一步承压。

  整体数据回落的同时,不同规模企业、不同行业的PMI正在经历着深度的分化。稳增长更依赖的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拉动了大型企业和国有企业的扩张,而中小型企业仍深处调整之中,高新技术产业与传统重化工业PMI的分化则是新旧动能转换的长期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7月官方与民间的PMI产生了显著的背离,这意味着,集中于东部地区、轻工业领域、中小型、民营企业的PMI可能正酝酿着更为积极的发展苗头。

  三大因素致7月PMI低于荣枯线

  7月制造业PMI五大分项指数中,生产、新订单、供应商配送时间三项环比分别下降0.4、0.1、0.2个百分点,原材料库存、从业人员指数各自上升了0.3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分项指标总体不容乐观,即使原材料库存和从业人员指数上升,但也都低于荣枯线,反映当前制造业经营状况仍有下行压力。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称,7月份PMI下降0.1个百分点的降幅并不大。实际上自二季度以来,工业生产、订单等数据都出现了放缓,7月数据延续了这种回落。

  至于PMI下降的原因,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认为,主要受洪灾泛滥,需求持续放缓和传统产业去产能的三重影响。

  受超强厄尔尼诺现象影响,7月份强降雨席卷中国大部分省市,特别是长江中下游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对相关地区的生产、运输等造成较大影响。统计局数据显示,本月生产指数为52.1%,比上月回落0.4个百分点,其中江苏、安徽、湖北、河北等地的生产指数回落幅度较大。

  牛犁表示,洪灾肯定会影响7月的PMI,但是程度有限。“尽管今年的雨量达到了同期历史上的最大值,但由于中国的水利、排涝等基础设施比以前改善了不少,发生的财产损失和生产破坏并不是很严重。此外,按照以往的情况看,紧随洪涝灾后的重建活动可能会拉动部分经济增长。”

  连平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受短期天气影响最大的在生产环节,7月生产指数是五大分项指数中降幅最大的一项,受灾地区是我国制造业重要分布地区。8月之后极端天气影响减弱,制造业生产指数可能回升,并有望带动制造业PMI反弹至荣枯线以上。

  市场需求的放缓、扩张动力的不足则为PMI带来了长期的压力。今年1-6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9.0%,比1-5月份回落0.6个百分点,其中民间投资更是由1-5月份的3.9%回落到1-6月份的2.8%。“实际上,6月份的民间投资已经首次出现负增长了,因为它占投资60%多的比重,且代表微观市场最有活力的主体,这反映出需求和扩张动能的严重不足。”牛犁说。

  连平表示,民间投资中接近45%是制造业投资,民间投资的下降会直接对制造业需求带来较大影响。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新订单指数,牛犁表示,PMI本身对数据统计就有一定的先行性,其中的订单(包括外贸订单)则是PMI的一个先行指标,7月新订单指数为50.4%,低于上月0.1个百分点,已经连续4个月回落。

  此外,7月份出口订单指数也下降了0.6个百分点至49%,是制造业PMI所有细项指标中降幅最大的一项,连平认为,这表明内外需求都在走弱,当前出口形势依然严峻,7月出口可能延续负增长态势。

  传统行业去产能的努力也在压缩着生产。牛犁表示,以能源原材料为代表的重化工业将长期面临着去产能的压力,制造业生产减速的下行压力始终存在。

  中小型企业成主要拖累因素

  在PMI整体回落的趋势之下,不同规模企业、不同行业、不同领域PMI分化的趋势也在加深。

  分企业规模看,7月大型企业PMI环比上升0.2个百分点至51.2%,大型企业PMI连续两个月上升,近五个月都处于荣枯线以上;然而中、小型企业分别下降0.2、0.5个百分点至48.9%、46.9%,赵庆河表示,中小企业PMI已连续两个月回落,这也成为本月PMI回落的主要因素。

  为何会出现这种分化?牛犁表示,整体上看当下经济的推动力来自于基建与房地产。其中,基建是由政府、国有企业推动的,不是中小民营企业推动的,在民间投资大幅下滑的同时,上半年的基建投资增速已经上升到20.9%,增速比1-5月份加快0.9个百分点。

  “政府财政刺激的基建项目肯定是对大企业更有利的,而从所有制来说,国有控股企业投资增速更快,上半年这一数据更是高达23.5%,而国有企业中也以大企业为主。”牛犁说。

  上半年房地产投资也实现了同比6.1%的快速增长,牛犁表示,房地产带动的主要是钢铁建材、建筑等行业的发展,而后者也大多是大中型企业。经济形势不乐观,中小型企业都会主动或被动收缩业务,大企业却在逆势扩张。

  分化的背后,则是不同主体在稳增长政策效应上的差别。连平表示,基建和房地产投资的较快增长皆是稳增长的需要,这又都与大型企业的运行密切相关;而中、小型企业不是稳增长的主力,其PMI处于收缩区间,经营状况难以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与官方数据下滑对应的是,民间的财新制造业PMI则出现了大幅度的上升。同日公布的这一数据显示,7月相较6月大涨2个百分点,录得50.6%的成绩。

  莫尼塔研究分析师钟正生认为,官方中小型企业PMI与财新PMI大幅背离的原因在于,两者样板企业在地区分布和行业权重分布上的差异。

  地区上,6月的东部民间投资略有上升,而中西部有所下降;东部政府投资下跌速度也较中西部更慢。此外,官方PMI样本企业的行业分布中,重工业比重相对较高,而民间PMI样本企业的行业分布中,轻工业和服务业比重可能相对较高。重工业部门由于产能过剩和需求不足的原因,对官方PMI的拖累可能较大。

  至于后续是否有可能出台刺激政策,牛犁认为,不会因为PMI略低于荣枯线就出台进一步的政策,但从整体经济发展态势上看,稳增长将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良好的宏观环境,出台进一步政策仍然很有必要。近期,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坚持适度扩大总需求,用稳定的宏观经济政策稳住市场预期,就是一个政策上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