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辉:制造业和民间投资出现极大不确定性

  近年来,中国市场中的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供给的大量增加导致了供需失衡,导致诸如产能过剩、大量库存积压等现象,这也是中国要实行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背景下,市场对供给方面的支撑有所减少,从而导致了民间资金和固定资产在2016年6月份首次出现了负增长。

  2015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和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相当,但从2016年开始,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明显下滑,完全跟不上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民间投资158797亿元,其中2016年6月份的投资额为42413亿元,略低于2015年6月的42416亿元,因此被市场称为首次出现负增长。

  民间投资首现负增长有很多原因,除了供给减少之外,整体而言大概有三种:一是因为民间投资大多集中在实体经济产业,由于在市场萧条的大环境下实体产业经济增速放缓,实体投资回报率也在不断缩水,导致民间资金投资意愿降低;二是民间企业依然面临融资难的困境,融资成本在不断提高,尽管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帮助企业减负,但依然未能起到实质性作用,民间企业发展负担沉重;三是民间投资主要是以国家政策导向为主,但很多重点行业的开放程度不高,民间投资并不能有效进入,此外还有一部分资金处于对政策的观望当中。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最近表示,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放缓会影响2016年下半年GDP增长,这是有一定根据的。资产投资放缓不会在短期内影响到GDP,但考虑到民间投资往往喜欢投入回报周期短的项目,这也意味着部分生产、销售周期较短的企业会在投资减少后的几个月时间内就受到挫折。由于中国民间增资增速在2016年开年后就进入减速通道,很可能影响到民营企业在2016年下半年的经营,国民生产总值增速极有可能因此再度放缓。

  虽然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放缓会影响2016下半年GDP增长,但我们不能认为2016下半年GDP增速放缓就是因为民间投资的乏力。在看到民间投资下降的同时,我们要看到国有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从2016年4月份到6月份之间也在不断下滑,这个数据也同样可能影响到2016下半年GDP的增长。

  不过一切都有变数,考虑到中国现在处于去产能的关键时期,部分产能过剩的企业已经大幅减产或停产,其主要目的就是将挤压的库存销售出去。销售的挤压库存将计入GDP的统计范畴,这也有可能冲抵部分民营企业的营收下降。

  民间资金不同于国有资产,国有资产投资失败了,结局大致就是投资发起人写份长篇总结报告认个错、投资方面的相关人事进行调整、各个部门学习失败教训,虽然不是说钱没了就没了,但投资者不会有太大压力。

  民间资金的投资者将要承担相当大的压力,如果投资的项目宣告破产,资金募集者该如何向投资者偿还数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如今诸多兑付困难的新闻报道时常出现,也直接打击了民间投资的积极性,导致民间资金更希望处于避险工具或是零风险的产品之中。因此,在当前这种环境下,民间投资的选择是宁可不去投资,也不能冒险。

  同样的,在市场不景气的背景下,制造业的前景充满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各种资金对制造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的生产、销售、盈利能力非常担忧。因此在宏观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2016下半年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也不会乐观,这种担忧还将持续。

  撬动民间投资有很多方式,理论上已经非常足够,实际上则因为未能有效执行而出现了负增长。在流动性方面,央行2015年的多次降准降息,2016年一系列的宽松政策,虽然意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但实际上未能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当地金融机构各种形式的阻碍、地方政府只说不做的“简政放权”等行为,直接影响到民营企业的运营。

  在政策导向方面,尽管政府在倡导民间投资,但民间资金依然很难进入某些涉及到利益输送的板块当中,一些既得利益者会通过各种手段拒绝民间资金的投资。

  虽然我们一直说要开放政策、要政府不干预市场,但是在GDP增速放缓的过程中,在中国特殊的情况下,政府不可能放开限制让民间资金参与各种投资。这也意味着,经济不好的时候,不要指望有办法能够撬动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只有在经济稳健发展的时候,撬动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才能“茁壮”成长。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