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有望建中国在拉美首个经济特区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25日 05:18 作者:严婷
专访哥斯达黎加外贸部长冈萨雷斯:哥斯达黎加有望建中国在拉美首个经济特区



  自2012年12月新任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选举程序正式启动后,九位候选人均走到了聚光灯下。5月8日,巴西候选人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êdo)最终脱颖而出,并于9日正式就任。面对陷入停滞的多哈回合谈判和硝烟渐浓的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摆在阿泽维多面前的挑战似乎正越来越大。

  作为九位候选人之一,哥斯达黎加外贸部长阿娜贝尔·冈萨雷斯(Anabel González)在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九个候选人中有八个是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这一重大变化充分体现了发展中国家希望争得在WTO中话语权的意愿。但总干事的人选总是难免与候选人所在的国家经济规模挂钩,这点令她有些失望。

  冈萨雷斯表示,真正消除贸易保护主义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重启WTO谈判机制至关重要。她对今年12月3日至6日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第九届WTO部长级会议顺利达成协议表示乐观,认为各国必须确保此次会议能够取得实质性进展,包括贸易便利化等,从而推动多哈回合谈判起死回生。

  尽管冈萨雷斯认为中国在贸易领域的领导作用非常重要,但她表示“更希望中国能在WTO的大环境下发挥领导力”。此外,冈萨雷斯还称,自从中哥两年前签订自贸协定后,两国贸易额已翻番。目前两国正在商讨在哥斯达黎加建立中国经济特区的可行性。她希望从明年开始能够正式启动这一项目。

  

  中国在哥经济特区有望明年启动

  日报:中哥两国贸易往来近年来有何进展?

  冈萨雷斯:两国的贸易往来卓有成效。六年前,中哥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就自由贸易协定进行磋商,并在两年前正式生效。自此,两国贸易额已翻番。通过自贸协定,两国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项目,我希望着重提两点。第一,中国-拉美商务峰会将会在今年11月26日至27日于哥斯达黎加举行,这也是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和哥斯达黎加政府联合主办的。我们希望吸引更多中国商人到哥斯达黎加寻觅商机;第二,我们正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合作,商讨在哥斯达黎加建立一个中国特别经济区的可行性。这一项目着实令人期待,因为这将会是中国在拉美国家设立的首个经济特区。目前这项研究正在稳步进行。一旦项目得以落实,我们希望将这一特区打造成物流、高科技制造、旅游及文化中心,并逐步将其发展成为金融中心。我们希望邀请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在11月的商务峰会中对项目的初步计划进行发布,并从明年开始正式启动该项目。

  日报:你对中哥两国的贸易额有何期待?

  冈萨雷斯:我们已经得到了官方授权,可以向中国出口食品,如奶制品就是我们目前正在筹备的出口项目,潜力巨大。中哥两国不断扩大自身对全球价值链的参与,两国也都将进一步从地区以及全球价值链中受益。哥斯达黎加目前在全球电子产品价值链中占据一定地位,我认为在这方面哥斯达黎加尚有很大潜力有待挖掘。

  区域贸易协定会排斥金砖等国家

  日报:WTO刚刚调低了对全球贸易总量的预测,而美国和欧洲逐渐步入上升通道。

  冈萨雷斯: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平均贸易增长量接近6% ,而危机后这一数字大约为3%。目前尤其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增速放缓,这也引发了担忧。因此我们需要进行协商,以促进贸易自由化、进一步吸收FDI,这是目前世界经济亟须注入的一剂强心针。

  日报:随着全球经济和贸易放缓,你是否看到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

  冈萨雷斯:当经济增速放缓时,贸易保护主义的出现难以避免。尽管目前贸易保护主义受到抑制,但一些国家的确有一些小动作。例如贸易保护主义在农业方面尤其严重。尽管世界在不断发展、开放,但事实上要真正消除贸易保护主义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日报:WTO在推动贸易发展上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冈萨雷斯:我认为重启WTO的谈判机制至关重要。目前其他合作协议也不断兴起,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PartnershipAgreement,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TTIP)等特大区域性的贸易体系。我认为要发挥WTO的谈判机制,各国必须就巴厘部长级会议的一揽子计划达成共识,包括贸易便利化、农业问题和发展问题等。尽管目前有所进展,但我们距离下一次部长级会议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巴厘会议是激活WTO谈判机制的关键,如果巴厘会议取得成功,我们便可着手讨论后期议程,否则WTO可能会进入冬眠期,这也催生其他区域性协议兴起。我认为这并不是好兆头,虽然这些区域性协议能够促进自由化、带动增长,但其覆盖面有限,尤其是金砖国家和众多小国并不在列,导致这些协议会对一些国家产生“排斥效应”,因此WTO显然更具包容性。如果WTO无法发挥其协商机制的潜力,各国可能就会转投其他一些贸易合作协议,以制定新的贸易法规、探寻新的自由化道路。

  日报:你对于巴厘部长级会议取得成功有信心吗?

  冈萨雷斯:我希望保持乐观,因为这对于多边贸易系统意义重大。但前提是我们必须挽起袖子、不畏艰辛,确保巴厘部长级会议能够取得实质性进展,推动多哈回合谈判能够起死回生。尽管多哈回合谈判一再停滞,但我们必须达成一个多边协议以支持未来发展。“巴厘一揽子协议”总体规模较小,因此我认为很有可能顺利达成协议。

  TPP要让其他国家了解谈判进程

  日报:你是否认为TPP这一协议的设立是刻意为使中国边缘化?

  冈萨雷斯:目前这种讨论和猜疑甚嚣尘上,但我认为我们应该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近年来全球政治和经济发生巨变,因此要达成多边协议也愈发变得困难重重,这也就是阻碍我们谈判进程的主要绊脚石。因此许多国家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寻求其他协议来推动贸易自由化。我认为包括TPP在内的贸易谈判协议的成员国,首先要做到保证信息流动,使其他WTO成员国了解谈判进程;其次,作为开放式的协议,就要接纳其他国家的加入。据说韩国也可能会加入TPP。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无需担忧TPP会将其边缘化的问题,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在不加入TPP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如何保持其对全球供应链的参与。我想表明两个看法。第一,我认为中国能在WTO成员中扮演重要的领导角色;第二,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大浪渐涨,他们可能会在一些TPP成员国中寻觅商机,以扩大其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参与,这也不失为一种间接从TPP中受益的办法。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中国加入TPP的可能。

  日报:你是否鼓励中国加入TPP?

  冈萨雷斯:我认为中国在贸易领域的领导作用非常重要,但我更希望中国能在WTO的大环境下发挥领导力,这样中国的力量就能为所有WTO的发展中国家服务。我希望WTO这一多边贸易机制能够更具活力。

  日报:你认为WTO能否将这些区域性贸易协议整合为一体?

  冈萨雷斯:我认为这有多种可能。我们目前正在就此展开讨论,其中之一就是有关如何确保这些区域性协议是多边友好型协议。这些区域性协议的部分标准高于WTO,因此这也容易对协议外的国家造成贸易歧视。第二,多边贸易协定的一些新型标准是WTO没有涵盖的,对新标准的评判取决于其是否会造成贸易歧视。第三,地区性协议没有涵盖的方面只能在WTO下进行协商,如反倾销、国内农业补贴等。因此我认为WTO与区域性协议的关系取决于我们谈论的标准。哈佛有学者建议,参与区域性贸易协议的国家可进行多边影响评估测试,以测试其协商是否与WTO相融洽;还有人在谈论成立区域性贸易协议交流会,使更多有关协议的信息公开共享,以供各国选择是否要参与其中。我们可以通过上述诸多方法确保多边贸易协议成为WTO的垫脚石,而非绊脚石。

  日报:你今年也加入了WTO总干事的竞选,但最后失利。你如何看待这一经历?

  冈萨雷斯:九个候选人中有八个是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这也是一个重大变化,充分体现了发展中国家希望争得在WTO中话语权的意愿。但总干事的人选总是难免与竞选人所在的国家经济规模挂钩,这点令我有些失望。总体而言,阿泽维多是一个非常具有领导力的总干事,作为哥斯达黎加的外贸部长,我愿意全力支持他的工作。我们首先需要确保巴厘部长级会议取得积极成果,之后需要制定一项新的议程,并在WTO下进一步探讨有关世界经济的重大议题。

  (实习记者周艾琳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