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星球:快乐的资源效率指数
来源:能源杂志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8日 15:18 作者:宋铁军

  一种与气候、能源、环保等密切相关的衡量指数提醒人们:一个成功的社会,可以不以牺牲地球为代价来维持优质生活。

  文 | 宋铁军

  哥斯达黎加,一个遥远的中美洲国家,因为2013年6月习近平主席的拉美之旅而受到关注。此前,国人对这个仅与中国建交6年的国家了解不多,只有球迷能记住2002年世界杯上两国足球队有过交锋。

  从近期的报道中,国人才了解到,这个陌生的国家如此奇妙——中美洲最发达的国家、没有军队、超过52%的国土被森林覆盖,人民生活安静祥和。

  其实,哥斯达黎加还有一个骄傲的纪录——2012年6月,英国独立智库新经济基金会发布的“快乐星球指数”(HPI)中,哥斯达黎加排行第一,因此被誉为“全球最快乐的国家”。

  好生活不必牺牲地球

  快乐星球指数主要包括3个指标:自身生活的满意度、二氧化碳排放量和人均寿命,它主要考虑民众自身的快乐感受、预期寿命和环境的可持续性等,没有把经济规模和增长速度列入衡量指标。

  指数设计者新经济基金官员解释说,计算公式是以人们对生活的满意度指数乘以人均寿命,然后除以当地资源消耗指数。新经济基金组织发现,贫富差距、社会诚信度、犯罪率、民众与政府关系等对指数也有较大影响。

  快乐星球指数别出心裁之处,是把硬指标数据与国民的主观感受结合起来,以表现人们幸福度与物质生活水平的关系。

  这个全新的标准与气候、能源、环保等密切相关。它衡量公民的预期寿命、对生活的满意度,同时也考虑各地人均消耗资源量。对环境造成的污染越高,排名越低,因此,排名较前的几乎都是中小型国家。

  2009年7月,新经济基金会发布了快乐星球指数2.0版,题为《为什么好生活不必牺牲地球》,报告用极大的篇幅论述了资源合理利用对快乐生活的重要意义。

  报告显示,消耗较多能源并不代表能提供较优质的生活条件,不破坏环境,人类仍能活得快乐。

  新经济基金会的统计学家尼克·马克斯,在TED讲座中论述了快乐星球指数的环境理念:人们应该快乐,而整个地球也应该快乐。一个国家的最终追求,是为它的公民带来快乐、健康的生活。但我们必须要记住它一个最基本的衡量元素,那就是我们使用了地球上多少的资源。

  哥斯达黎加为什么能在快乐星球指数榜上名列第一?马克斯列出的指标有:人均寿命78.5岁,比美国要长;根据盖洛普全球民意调查,哥国是地球上最快乐的国家,比瑞士和丹麦都更快乐;有着在拉丁美洲甚至全世界最高的识字率。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个最快乐的国家,只使用了典型的西方世界所用资源的四分之一。哥斯达黎加的电力99%来自可再生能源,是最早承诺在2021年之前做到碳中和的政府之一。

  “碳中性国家”的先驱

  2008年3月,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奇姆·施泰纳首次提出“碳中性国家”概念,率先响应的国家包括挪威、冰岛、新西兰和哥斯达黎加,他们都为各自实行“碳中性国家”的计划制定年限和措施。

  哥斯达黎加是最早响应“碳中性”的唯一的发展中国家,它提出到2021年实现“碳中性”。虽然该国处在既要发展经济又要降低碳排放的阶段,但仍有信心实现这一目标。

  哥政府希望通过预算、法律、激励政策(如推广使用生物燃料、混合动力车和清洁能源)等实现这一目标。2007年5月,政府宣布,计划在2030年前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减少到零,并整顿占全国发电量4%的化石燃料发电厂。此外,政府从1997年就开始征收3.5%的燃油税,并用部分燃油税支付环境保护的费用和补偿不开垦森林的业主。

  “碳中性”的关键之一是找到抵消碳排放的方式。哥政府尝试通过更新造林抵消碳排放。2007年,全国共种植了500多万棵树,人均1.25棵,成为世界上人均种植树木最多的国家。

  生态农业和生态旅游业也在践行“碳中性”政策。香蕉是哥斯达黎加最大的出口产品。香蕉的生产、运输过程,都要测量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以帮助企业寻找更好的生产方法减少排放。

  哥斯达黎加还推行“碳中性”标签制度,新的认证系统对游客和商业部门征收一项自愿的税费,以抵消其排放的二氧化碳,一吨二氧化碳征收10美元,所征税费用于自然环境保护、造林以及保护区研究。

  哥斯达黎加90%以上的能源为清洁能源。2012年11月,坐落于Miravalles的1MW太阳能园区正式启动,该园区为迄今为止该国最大的光伏电站,也是中美洲此类最大的项目。

  哥斯达黎加环境部长卡斯特罗表示:哥斯达黎加推行“碳中性”政策会使国家更有竞争力,也更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我们自觉选择了一种更加复杂却更有利于子孙后代的模式,我们认为在10年内,哥斯达黎加会建成一个可持续发展且达到‘碳中性’的国家。这是一个不断前进的过程,我们要在法律、清洁生产和生态有效性层面推进这样一个实验,最终达到一个所谓‘负责任的实业发展’状态。”

  终极目标:可持续的幸福

  对快乐星球指数的争议一直存在。指数衡量了143个国家和地区(占世界99%的人口),10个得分最高的,有9个是拉美国家,加上排名靠前的东南亚国家,都是经济并不发达的中小发展中国家。八大最发达工业国中,德国最开心、最干净而且最健康,但排名仅列第51位。经济体量小、人口少的国家最快乐,但他们难以产生示范影响。

  有学者解读,快乐星球指数之所以和人们的感受有出入,是因为这个指数并不是“快乐指数”,而是“快乐的资源效率指数”。指数由3个指标计算得出,分别是:生活满意度、人均预期寿命、生态消耗。除去国民的主观因素,按指数的衡量标准,发达国家在生态消耗(资源合理利用)方面得分肯定不会高,因此影响最终排名。

  快乐星球指数仍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重要的是,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标准:不再以GDP作为衡量社会发展和成功的根本尺度,而是从基本原则出发,将健康、快乐、积极的生活确立为人类的普遍目标,并将人类所依赖的自然资源明确为基本的投入。根据这个理念,快乐星球指数的创建者提出:一个成功的社会,可以不以牺牲地球为代价来维持优质生活。

  进入21世纪,主流经济学越来越关注人类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因为每一次经济“翻番”所耗费的资源,都是之前所有经济翻番所耗费资源的总和。

  日益严峻的自然环境形势,迫使人类反思,我们需要多少资源来支撑全世界各国都达到发达国家现有甚至更高的发展水平?人类在创造财富的同时,对自然环境造成了多么严重的破坏?大自然将怎样报复我们?我们这一代欠下的环境债,子孙后代能够偿还吗?

  新经济基金会发布的快乐星球指数2.0版——《为什么好生活不必牺牲地球》,以极大篇幅论述人类面临的环境挑战,以及资源合理利用的迫切性。

  联合国千年生态系统评估发现:60%的全球生态系统性能有所下降。对资源枯竭和气候变化的担忧,已不再局限于环保领域,必须上升到国策高度。有政治家认为,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一些国家面临的“头号威胁”,其严重性甚至超过贫穷和恐怖主义。

  要偿还我们为后代欠下的“生态债务”,就必须改变高耗能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快乐星球指数上名列前茅的发展中国家的经验表明,可以减少资源消耗,同时保持甚至提高生活质量。

  新经济基金会在报告中提出一个口号,如果说在二十世纪下半叶,人们是追求经济增长和物质财富,那么在二十一世纪,人们应该追求美好的生活——不牺牲地球的美好生活。

  人类永远不应忘记复活节岛的凄惨故事。十七世纪初,争相修建石头巨人——摩艾,使岛上各部落之间的竞争白热化。然而,摩艾建设消耗了大量的资源,尤其是木材运输和能源。到1650年,最后一棵树被砍伐。1722年,欧洲探险者到来时,发现岛民人口锐减,资源短缺导致自相残杀。

  复活节岛的惨剧证明:人类危险的动机是可持续性发展的最大祸害。考古发现,十七世纪可能是复活节岛文明的巅峰,如果此时人们审视自己的发展目标,把快乐和生活满意度作为衡量指标,完全可以避免灭顶之灾。

  今天,经济学家已经警告:“经济增长给我们带来的福祉已经接近极限。”

  人类必须重新思索:财富的快速增长真的使人类更加幸福了吗?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到底是什么?人类的创富过程中,还有哪些最重要、最珍贵的东西被丢弃了?

  新经济学基金会气候变化与能源政策主管维基·约翰逊提出了“幸福经济学”的概念,即通过经济活动和对环境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实现高程度的全人类幸福感。“如果我们将社会的整体目标定为幸福美满,把实现目标的手段定为可持续的经济活动,那么我们势必能泰然面对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