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海洋经济创新发展之路
来源:中国投资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12日 14:31 作者:杨海霞

  专访国家发展改革委地区经济司司长范恒山

  大力推进海洋国土开发、积极争取国家海洋权益是大势所趋,也是拓展国民经济发展空间的必然选择

  文/《中国投资》 杨海霞

  近年来,随着陆地资源的消耗,各沿海国都把发展海洋经济作为新世纪的战略重点,将目光投向这个具有巨大开发潜力的新疆域。

  近日,《天津海洋经济科学发展示范区规划》正式上报国务院,意味着天津这个老牌的沿海城市将在国家的支持下,展开其海洋经济科学发展的先行先试探索之路。

  国家发展改革委地区经济司司长范恒山接受《中国投资》采访时表示,中国是海洋大国,提高海洋开发、控制、综合管理能力,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虽然海洋经济取得了突出成绩,但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

  因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先后将山东、浙江、广东和福建、天津确定为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地区,并在战略规划、重大政策、项目安排等方面给予了支持,希望通过这些地区的试点,探索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海洋经济发展之路,为全国海洋经济科学发展提供示范,积累经验。

  记者采访获悉,国家发展改革委已经将《天津海洋经济科学发展示范区规划》上报国务院,同时正在组织开展其他试点地区规划执行的督促检查工作,下一步还将配合国家海洋局等部门开展全国海洋经济调查,组织起草促进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的政策文件,以促进海洋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五试点率先启动

  《中国投资》:从2010年启动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试点至今,已经有5个省市成为试点地区,能否谈谈为什么要设立这些试点?

  范恒山: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海洋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日益成为增强国民经济总体实力、提升综合竞争力的新生力量,也成为拉动东部地区加快发展、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有力支撑。据统计,1978年全国主要海洋产业总产值仅为60多亿元,2010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已达3.8万亿元。2001-2010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年均增速14.7%,高于同期国民经济增速0.7个百分点;海洋生产总值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2001年的8.7%提高到2010年的9.7%。

  虽然海洋经济取得了突出成绩,但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海洋经济发展与沿海地区开发开放都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一是海洋经济总体实力不强,规模不大,产业层次不高,科技支撑能力不够,海洋资源开发利用水平和管理水平偏低,经济发展对海洋生态环境的影响较为严重,与海洋经济强国的差距仍然较大;二是沿海地区整体竞争力有待提升,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仍有较大空间,大部分沿海地区仍处于经济要素集聚阶段,对中西部地区大规模的产业扩散和转移尚需时日;三是陆海统筹协调的体制机制尚未建立,涉及资源开发、环境保护、海上执法等方面的部门职能交叉较大,实施海洋综合管理任重道远,陆海统筹发展的思路和路径仍不明确。上述问题制约了海洋经济对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带动能力,阻碍了海洋经济和沿海地区在国民经济中战略作用的发挥,对我国整体上推进现代化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也带来诸多不利影响。

  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认真研究,并向国务院报送了请示,建议开展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工作。经国务院批准,先后将山东、浙江、广东和福建、天津确定为试点地区。开展试点工作,旨在围绕海洋经济发展这一主题,国家在战略规划、重大政策、项目安排等方面给予必要支持,努力将试点地区尽快建设成为我国海洋经济率先发展区、高新海洋产业密集区、海洋科技成果高效转化区、海洋生态文明示范区和海陆关系协调区,积极探索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海洋经济发展之路,为全国海洋经济科学发展提供示范,积累经验。

  海洋是资源保障与重要通道

  《中国投资》:海洋经济背后有着深远的战略意义,目前各国都已经制定了海洋经济发展战略,能否请您谈谈我国开展海洋经济发展试点的战略意义?

  范恒山:开展试点工作,对进一步拓展国民经济发展空间、推进发展方式转变、促进资源可持续利用、完善海洋综合管理体制具有重大意义。

  开展试点工作,是积极拓展国民经济发展空间、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的必然要求。海洋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资源宝库,是国际贸易和国际交往的重要通道,是全球气候环境的重要调节器,更是国际政治、经济、科技和军事竞争与合作的重要平台。古希腊海洋学者狄米斯托克利在2500多年前就曾断言:“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18世纪美国海权论者马汉指出“国家兴衰的决定因素在于海洋控制”。作为海陆兼备的大国,我国除了拥有960万平方公里陆域国土,还拥有300万平方公里主张管辖海域,在国际海底区域拥有7.5万平方公里的多金属结核矿区。随着经济全球化、区域一体化趋势增强以及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大力推进海洋国土开发、积极争取国家海洋权益是大势所趋,也是拓展国民经济发展空间的必然选择。从资源保障来看,海洋可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持久的资源供应,在食物、能源、矿产、水、空间等战略资源保障方面具有强大的支撑作用。随着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和我国海洋综合开发能力的快速提升,海洋资源的供应和保障能力将会继续加强。从重要通道来看,海洋是我国开放型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重要支撑。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我国已基本建立起高度依赖海洋的开放型经济。目前,我国对外贸易90%的运输量是通过海上运输完成的,我国港口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均居世界第一位,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队,商船队航迹遍布世界1200多个港口。试点地区区位条件优越,海洋资源丰富,海洋经济实力雄厚,在我国拓展对外贸易、完善海洋综合运输体系等方面承担着重要职责,开展试点工作,有利于提高综合运输能力、优化沿海地区发展格局、提高资源开发效率、增强海洋经济实力,进一步提高海洋对我国经济发展的支撑能力;有利于推进实施国家海洋发展战略,加快海洋强国建设。

  开展试点工作,是推动发展方式转变、优化经济结构的有效途径。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是我国经济领域的一场深刻变革,是增强我国抵御国际市场风险能力、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必然要求。海洋经济具有知识密集、资本密集和技术高端、产品高端等新特点,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展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工作,除了直接有利于海洋经济自身发展,还可以进一步提高海洋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增强海洋产业对国民经济的带动作用,为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提供强劲动力。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海洋经济整体上仍处于粗放发展阶段,海洋科技支撑能力不够,海洋科技成果转化率偏低,海洋产业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还比较严重。目前,发达国家和地区海洋经济科技进步贡献率已达到80%左右,而我国仅约为30%。从总体规模来看,试点地区海洋经济总量较大,但从总体竞争力和产业结构来看,都谈不上海洋经济强省。开展试点工作,有利于探索加快海洋科技创新和高新技术产业化的最优模式,积极培育海洋新兴产业,加快实现传统海洋经济向现代海洋经济的转变,整体提升海洋产业结构和综合竞争力;有利于实现海洋资源的科学开发,大力推进海洋循环经济和高效生态经济,推动海洋经济发展方式由粗放型、高耗能、高污染型向集约型、环境友好型、质量效益型转变。

  开展试点工作,是推进海洋资源可持续利用与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重大举措。海洋是潜力巨大的资源宝库。随着陆上资源逐步枯竭,海洋将成为提供国民经济发展所需战略资源的最重要基地。据统计,目前我国海产品产出蛋白质410万吨,占全国肉蛋产出蛋白质的36%;海洋石油资源探明储量约246亿吨,天然气资源探明储量约16万亿立方米,分别占全国总量的23%和30%;淡化海水在我国北方沿海城市成为淡水补充水源,在有居民海岛成为第一水源。但受传统开发理念、开发方式以及管理体制等方面的影响,海洋开发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如近海渔业资源破坏严重,部分海域、海岛、岸线开发秩序混乱,围填海规模过大,海上作业风险增多,陆源、内生污染加重,防灾减灾压力加大等。未来20年,是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的关键时期,保持资源的持续供给,是实现现代化宏伟战略目标的基本前提。树立科学的海洋资源开发理念、倡导科学的海洋资源开发方式、提高海洋对国民经济的持续保障能力,已成为实现我国现代化宏伟战略目标的特殊要求。试点地区既是海洋资源储量大省、利用大省,也是海域环境保护压力较大的省份,推进试点工作,有利于在坚持科学发展、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的开发理念下,积极探索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的有效途径,最大程度提高资源利用与配置效率,不断积累促进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成功经验,为提高海洋对国民经济的持久支撑能力发挥积极作用。

  开展试点工作,是积极探索海洋综合管理模式、建立适应海洋经济发展体制机制的客观需要。实施海洋综合管理、完善陆海统筹机制,是保障海洋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实施国家海洋发展战略的体制保障。近年来,随着我国海洋事业的快速发展,涉海事务多头管理、部门职能重叠、协调机制不健全、应对突发事件反应慢、科研教育力量过度分散等问题日益突出,不仅制约了海洋经济的健康发展,也严重损害了国家整体利益。近年来,试点地区在涉及海洋综合管理、陆海统筹发展方面开展了一些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经验。因此,我们要通过试点工作的深入展开,积极探索出一条符合省情、国情、海情的海洋综合管理新途径,建立适应海洋经济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进一步强化海域资源规范使用、海岛保护利用、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防灾减灾、联合执法等方面的工作力度,推进建立以生态系统为基础的区域海洋综合管理模式,为其他沿海地区的海洋综合管理改革和创新提供示范。

  六大领域先行先试

  《中国投资》:海洋经济内涵与外延非常广泛,我国重点发展的海洋经济领域有哪些?

  范恒山: 根据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点,试点将着重围绕六个领域开展相关工作,允许先行先试:

  一是海洋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与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针对当前我国海洋产业层次不高的实际情况,引导试点地区结合自身比较优势和市场需求情况,将促进海洋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作为试点工作的首要任务和目标。围绕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在产业规划、战略性新兴产业选择、产业配套政策等方面开展相关工作。

  二是临海产业和临港产业的优化布局。针对沿海地区产业重构、空间布局不合理、海域滩涂等资源开发利用不可持续等问题,科学界定临海产业、临港产业的内涵及其与海洋产业的关系,通过制定区域规划、主体功能区规划、产业规划,调整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等方式,积极探索临海产业、临港产业合理布局与空间资源科学配置的有效途径和方法,优化地区结构,提升发展的整体效益。

  三是促进海洋科技与教育事业发展。针对当前海洋科技创新能力不强、成果转化率偏低、人才教育支撑不够等问题,将提高海洋科技研发能力、提高科技成果转化能力、加强海洋科技人才培养、提高海洋教育水平等作为推进海洋经济发展试点的一项重要任务,在完善相关体制机制和配套政策等方面开展工作。

  四是海洋资源综合利用与生态环境保护。针对海洋资源开发无序、综合利用水平不高、对生态环境破坏严重等问题,从科技应用、循环经济、产业政策、管理体制等方面入手,积极探索海洋资源可持续利用的有效途径,寻求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和保护海洋生态环境之间的动态平衡。

  五是海洋服务保障能力建设与区域海洋综合管理。针对涉海事务日益增多、维护国家海洋权益任务不断加重背景下,海洋服务保障能力较弱、国际海域开发保障能力不强、综合管理水平不高等方面的实际问题,提出加强海洋公益服务保障能力建设的基本思路与具体措施,探索建立有利于海洋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区域海洋综合管理体制。

  六是规划跟踪与政策实施评价体系建设。针对规划工作重编制、轻实施以及政策保障措施不系统、难落实的普遍问题,建立健全海洋经济发展基础信息与动态监测评估系统、规划与政策实施评价的长效机制和试点工作绩效考核体系,积极引入公众参与机制,为研究制定促进海洋经济发展的相关政策积累经验。

  试点地区迈出实质步伐

  《中国投资》:我们知道从总量上讲,海洋经济近年来都保持了较高增速,对国民经济起到了带动作用,那么试点地区在规划和先行先试方面是否也有所收效?

  范恒山:自试点工作启动以来,国务院批复实施了试点地区的一系列重大战略规划,有关部门结合自身职能切实加大指导和支持力度,相关地区围绕试点工作强化组织,大胆创新,勇于实践,试点工作迈出实质性步伐并取得积极成效。

  2011年,国务院相继批复了《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规划》和《广东海洋经济综合试验区发展规划》,批准设立了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按照国务院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先后批复了上述3省的试点工作方案。2012年,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实施《福建海洋蓝色经济试验区发展规划》和相关试点工作方案。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已完成《天津海洋经济科学发展示范区规划》的报批工作。上述以海洋经济为主题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先后出台,是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从陆域向海洋延伸、加快推进陆海统筹、拓展国民经济发展空间的重大战略举措,标志着试点工作乃至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进入全面实施的新阶段。

  为切实加强指导,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成立了由21个国务院有关部门、重要涉海行业协会和企业以及试点地区组成的试点工作领导小组。按照国务院统一部署,各部门结合职能分工,积极在资金安排、项目布局、体制创新等方面对试点地区给予支持,着力为促进海洋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

  目前,试点地区海洋经济辐射带动能力得到了进一步增强。根据试点地区初步统计,2012年,山东、浙江、广东、福建、天津5省市海洋生产总值分别约为9460亿元、5000亿元、11000亿元、5220亿元、4014亿元,分别比上年名义增长15%、10%、12%、18%、14%,均高于全国同期平均增速,海洋经济发展势头强劲。试点地区积极推进海洋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优化了产业布局,建立了现代海洋产业体系。

  重点领域先行先试业取得了良好效果。3年来,试点地区在探索解决海洋经济发展中关键共性问题的基础上,突出重点,牢牢把握推进试点工作的重点领域、重点地区和重点项目,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实践证明,国务院同意开展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工作是完全正确的,是符合沿海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在各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围绕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促进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国家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工作扎实推进,配套政策日益完善,有力地激发了各地区比较优势的发挥,促进了海陆统筹发展,增强了沿海地区的综合竞争力,海洋经济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良好态势,对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的引领示范作用也逐步显现出来。

  《中国投资》:国家发展改革委接下来在海洋经济发展试点方面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范恒山: 下一阶段,国家发展改革委将继续组织推动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试点工作,重点开展如下3项工作:

  一是密切关注试点地区规划实施情况,组织开展规划执行的督促检查工作。会同有关部门适时到试点地区进行专题调研,检查各项规划任务的执行情况和规划目标的落实情况,帮助解决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协调有关部门,细化落实有关政策措施,积极营造有利于规划实施和试点工作推进的政策环境。

  二是在试点的基础上,会同国家海洋局等部门开展全国海洋经济调查,全面掌握海洋经济运行数据,加强对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形势,特别是海洋产业优化升级等方面情况的监测与评估。深入开展海洋经济发展与宏观调控政策互动机制等方面的研究,充分发挥海洋经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提升带动作用。

  三是及时总结试点地区的有益经验,结合其他沿海地区的发展经验和实际需求,在认真听取有关部门和公众意见的基础上,组织起草促进全国海洋经济发展的政策文件,提出进一步促进全国海洋经济科学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指导海洋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为建设海洋强国奠定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