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内海 开拓外海
来源:中国投资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12日 14:08 作者:杨海霞

  对话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晓宁

  经营内海的主要思路是发展海洋产业,培育海洋文化;开拓外海的主要思路是参与国际合作

  文/《中国投资》 杨海霞

  《中国投资》:现在把海洋经济作为经济的新增长点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同,您认为海洋经济对我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我国海洋经济发展的战略思路应该是怎样的?

  李晓宁:目前我国已经发布《海洋经济十二五规划》,规划作得很不错,但现在海洋经济的发展还存在不少问题,例如地方在发展中各行其是,我们与周边国家的局势紧张,等等。我归纳了一下,我们发展海洋经济的战略思路,“经营内海,开拓外海”。

  我国对海洋经济的认识还很欠缺,但对海洋资源的需求量很大,这是毋庸置疑的。仅从水产品的需求来看,我国的消费量就占了世界水产品的70%以上,大量进口海产品,虽然日本等国家对海产品的消费有传统的偏好,但是没有我们的人口多、总量大,所以从食品安全和保障的角度讲,我国与海洋的相关度比任何国家都要强,这就更需要好好规划。

  但是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由于工业的发展,城市各种工业污水从内河流到海洋,导致大量近海地区污染严重,很多地方的养殖业受到了影响,不得不搬离了当地。规划就要解决这个问题:工业发展与海洋食品安全。

  渔业除了养殖业,还有捕捞业。我们的捕捞产业很发达,但是为何渔民出海总是挨打?因为涸泽而渔,大量捕捞之后,近海已经没有鱼了,经常出现越境捕捞。我们的船吨位不够,远洋捕捞能力不足,就在近海越境捕捞,暴露出捕捞业很多问题:业态非常不成熟。渔民们还是单打独斗、分散、混乱的捕捞方式,而发达国家,早就形成大型渔业公司,可以从现代金融获得支持。中国的造船业和钢铁业都是数一数二,渔船也应该升级换代了。尽管进步很快,但渔业整体水平还是有待提高。组织方式原始,缺乏金融支持,缺乏优质投资,缺乏技术支持,由于一些技术瓶颈,很多鱼类的养殖仍然像赌博一样,靠天吃饭。落后的生产方式与巨大的消费需求形成了反差,这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我觉得可以通过国际合作来解决我国近海水质的污染严重影响养殖与捕捞的问题,为了保证食品安全,这个问题必须认真对待。世界上很多地区的海水水质很好,可以开展国际合作,联合生产。比如与东南亚国家合作。需要引进技术与合作,目前国外水产养殖方面拥有较高的技术,我们可以有计划地引进。

  海洋经济还有一个重要领域——远洋运输。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远洋运输曾经经历了非常好的时期,后来战略上出了问题,金融危机亏得一塌糊涂。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远洋运输作为外向型经济的最敏感行业,订单、物流应该有很大变化,应该及时地做出反应,我们的远洋运输企业体量巨大,原有体制有问题,出现了巨额亏损。中国航运业应探索新思路,建立新的组织形式,让新的企业进入,与外国合资也是一个好的选择,不仅解决效率问题,还可以通过与周边国家的合资,改善航运竞争的紧张关系。此外,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家也是合作选择,欧洲历史上新航线的开辟就是一场重要的革命,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很好的启示。

  海洋经济还包括旅游业。目前中国的海岸旅游方兴未艾。中国是个大国,海岸旅游总体需求大于陆地旅游,尤其是度假、休闲的需求大,有向上发展的趋势。然而,目前我国的旅游经济还是低档旅游,海洋旅游还没能针对这个特点开发,修建了过多高档酒店,建成后常常门可罗雀。酒店建筑很时髦,管理和服务水平落后,整体上缺乏特色。海洋旅游经济必须想办法吸引消费者,开发一些中国特色。

  海洋能源开发也是海洋经济重要部分。潮汐能、海上风能的开发应当得到重视。潮汐能是非常环保的能源,也是一种稳定的能源,但是技术成本较高,推广速度很慢。还有海上风电。我刚刚去了广东台山市上川岛,那儿的风力发电机除了满足海岛的用电需求,多余的电还通过电缆输送陆地,一举多得。海上风力资源是陆地的2-3倍,我们有那么多海岛和礁台,发展海上风电很有潜力。当然新技术需要政策来引导。

  海洋生物开发方面,南海是最值得开发的。海洋食品的食用价值非常高,目前中国水生植物的开发还很不足,主要是投资引导不配套,单兵独进。

  上面说的这4个产业方向都是需求量很大很有潜力的行业,但投资管道狭窄,专门坐下来搞研究的人很少,没有专门机构。

  除了产业,我特别要强调一点,就是海洋文化的培育。世界3/4是海洋,海洋文化与海洋经济有密切关系。海洋文明孕育出了国际贸易和现代金融,提升了现代航海技术,开辟了新航路,发展海洋经济,中国传统上没有海洋文化,所以要从意识上培养全民对于海洋的兴趣和关注。介绍先进的航海文明,让海洋的开拓精神深入人心,激发人们对海洋的热爱之情。

  《中国投资》:正如您所说,很多国家的海洋战略与国家的经济文化政治乃至军事高度融合在一起,这是国家战略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李晓宁: 各国对海洋的重视度都非常高,美国5大军种有3个与海有关。排第一军种就是海军。英国的海军也冠之以皇家称谓。军队保护国家经济利益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海军不仅仅是保护礁石的。只有发展了海洋经济,我们的海军才能发挥护航的作用。

  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是因为海洋经济发展的时候先行了一步,是从新航线的开辟开始的。英国国王查理二世,曾经流亡法国、荷兰,在荷兰他看到三角帆,三角帆可以逆风行驶,他回到英国复辟后把三角帆带到了英国,发展出强大的皇家海军,奠定了英国在世界的地位。

  《中国投资》:您谈到经营内海,开拓外海,刚才讲了内海战略,那么怎么理解“开拓外海”?

  李晓宁:从“开拓外海来”说,主要的思路就是参与国际合作。一是要加强海商法研究,避免吃亏。二是提倡共同开发。我们现在有所参与,但是远远不够。我们对海洋产品的需求量极大,但科研发展了多少?没有技术,就没有支点,所以现在必须利用国外的技术。开拓外海不只瞄准水产,还包括航运、能源、矿产等,这些都与公海利用有关,应多与其他国家合作。

  还有一点是,国内的海洋要有所保护。一些国家为了保护自己的水域和资源,都设置了一些禁止开发的限制措施。夏威夷就不许捕捞,当地的水产品由外地运来;俄罗斯海参崴盛产海参,但法律也不允许捕捞。

  国际合作方面,美欧日本都可以成为我们的老师,其中日本与我们很接近,过去在部门合作上有所作为,从未在国家战略层面考虑过相关合作。还可以在国外投资,设立海洋投资公司,可以将贸易拓展为投资合作。总之,要研究世界海洋资源,选取重点来经营。

  《中国投资》:您讲到重点经营,那么您认为哪些区域可以作为我们重点开发的区域?

  李晓宁:重点区域是东海、南中国海、由此延伸到澳大利亚的这部分海域。以前我们对这些区域的经营缺乏战略规划,现在随着贸易增多,与周边国家的联系更加紧密,如与印尼的经贸发展很快,但是海洋合作还非常少,缅甸的海岸线很长可以利用,印度洋开发刚起步,这些国家的资金有限,海洋经济发展落后,相比之下,我国还具有一定优势。进入其中,开展经营,正当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