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频道 > 理财综合 > 正文
余额宝微信理财通百度百赚等"宝宝军团"遭遇倒春寒
来源:企业观察报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8日 14:11 作者:刘晓君

  在经历了日进斗金的爆发式增长后,以余额宝、微信理财通、百度百赚等为代表的“宝宝军团”遭遇了诞生以来的第一个寒冬。

  内忧外患

  新年伊始,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凭借一篇《取缔余额宝》的博文成为舆论的风暴眼,钮文新笔下的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

  次日凌晨,支付宝立即作出(微博)回应,随后,“倒宝”派与 “挺宝”派展开了激战。

  在某大型门户网站有8万多名网友参与的“余额宝调查”中,90.5%的网友不赞成取缔余额宝,78.6%的网友表示将加大投资余额宝等货币基金。

  全国政协委员、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表示,“余额宝的存在,对实体经济没有任何意义。”而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则回应称,“不应该站在道德角度批评和封杀余额宝”。一时间,硝烟四起。

  直到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态称“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混战才告一段落。

  钮文新们的焦虑并非空穴来风。截至2月末,余额宝开户人数达到8100万,资产规模突破5000亿元,规模堪比小型银行。此前的8个月,余额宝从无到有,占据了国内货币基金规模的1/3。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央行2月1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人民币存款减少9402亿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3月以来,“宝宝类”互联网理财产品收益率普遍下跌,多数产品7日年化收益率回落到“5”时代,余额宝收益率更是连续20多日走低。

  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经理王登峰在接受《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收益是取决于市场的。“余额宝从未追求收益率,公司不会考核我的相对收益排名。货币基金的本源是低风险、低收益、高流动性。”

  就在“宝宝军团”收益率集体大幅下滑之际,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却节节攀升,东亚银行推出的一款理财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竟然高达13%,汇丰银行的一款理财产品预期收益也高达10.2%。

  与此同时,多家银行推出类似于余额宝的货币基金理财“宝”,如工商银行的“现金宝”、 中国银行的“活期宝”、 民生银行的“如意宝”等,利率远高于活期,都在5%以上,对“宝宝军团”进行反击。

  工商银行更是放出狠招,从2014年2月28日开始,将单日储蓄卡转至余额宝的上限降低到了5000元,单月限额5万元。此前工商银行转至余额宝的数额单日可达数十万元。

  更不妙的是,已有3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表示,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虽然王登峰表示“三大行事件”对余额宝的交易基本无影响,但如果各家银行都像工商银行这样进行限额,则会从源头上卡住余额宝的命脉。“宝宝军团”一时间陷入内外交困的窘境。

  频遭质疑

  目前市场对余额宝的争议在于,通过协议存款是否提高了银行负债成本,从而推高社会融资成本。此前钮文新批评“余额宝从银行抽走4000亿资金,将利率向上刺激从而变成了第二个央行”意即在此。

  余额宝背后对应的是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根据此前天弘基金介绍,该款货币基金主要投资标的为同业存款,占比达80%—90%。

  正是这80%—90%的资金流向银行同业存款成为争议的核心。

  余额宝质疑者的逻辑在于,余额宝吸引的投资客户是此前银行的个人活期存款客户,而这部分客户投资的资金集合为大额资金,最后又回流到银行,意味着在银行负债结构发生变化的同时,负债成本也在增加,银行为保持利润增长就可能将成本转嫁给贷款端。

  王登峰告诉记者,资金的价格由供给方和需求方决定,认为余额宝这一“媒介”抬高了资金成本的说法是说不过去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余额宝提高了银行的负债成本、压缩了银行的利润空间是事实。所以,这个说法是偷换概念。

  91金融副总裁胡军成对《企业观察报》记者表示,余额宝不仅不会提高社会融资成本,反而降低了社会融资成本,“互联网金融真正实现了普惠。”

  余额宝引起的“存款搬家”现象会不会动摇银行的存款基础?格上理财分析师王燕娱对《企业观察报》记者表示,余额宝的蝴蝶效应引起了银行业的恐慌,但仅从货币基金规模来看,余额宝占比银行存款的体量很小,因此不会影响银行的存款基础。“宝宝类理财产品的主要用户群体为80后、90后,而积累了较多财富的中老年人,则更倾向于选择传统的理财方式。”

  银河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黄斌辉则表示,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之间没有本质矛盾。“腾讯、阿里都在等着拿银行牌照,怎么能说颠覆银行呢?”

  据证监会主席尚福林透露,5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目前已确定,腾讯、阿里均参与试点工作。

  监管来了

  除了对余额宝本身的质疑,加强监管的声音也愈发强烈。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告诉记者,当前互联网金融游离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虽然央行、银监会、工信部等部门都涉及互联网金融的管理,但目前尚未有法律明确各部门的权责,造成互联网金融的监管真空。

  鲁政委同时表示,目前有三个问题需要认清:第一,宝宝们获得的是支付资格,而不是基金的代销资格,宝宝们通过公开宣传的方式对不特定的公众吸收存款并承诺保本保利,却没有获得主管部门的合法审批,也没有缴纳存款准备金,“这基本符合最高法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解释”;第二,宝宝们没有充分有效地向投资者揭示存在的风险,“单纯把互联网理财收益与存款收益相比较却不说明风险,这是非常不合适的,如果哪天宝宝们亏了,用户会跟宝宝们闹吗?普通投资者不具备专业投资者的素质,在信息披露不充分的情况下,他们的利益谁来保障”;第三,某些宝宝产品利用资金池推高收益率,将客户的钱和基金的钱搀在一起,“这是银行早期不规范时候的做法,现在银行和信托都不允许资金池,为什么宝宝们依然肆无忌惮?”

  一项公开调查印证了鲁政委的担忧,调查结果显示,近一半参与调查的金融消费者遭遇网上支付遇阻问题。

  而关于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思路,央行高官们同一天对媒体集体发声的关键词便是“交叉监管”。

  什么是“交叉监管”?央行副行长潘功胜称,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要推动金融改革,推进利率市场化,放开传统领域金融价格管制等金融市场化改革,要发展微型金融机构,放宽准入,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归结起来就是:要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明确监管主体,加强金融监管协调,实施交叉性监管,完善监管规则。

  与此同时,宝宝们已然感受到了压力。3月4日,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微博)表示:“支付宝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从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3月13日,央行下发紧急文件叫停支付宝、腾讯的虚拟信用卡产品。

  路在何方

  面对自身收益率的下降、同质化产品的竞争、银行们的步步紧逼以及外部监管环境的日益严峻,宝宝军团该如何突围?利率市场化以后,还有没有宝宝们的生存空间?

  面对即将到来的监管,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王俊秀建议,互联网金融企业一定要用社会化的方式进行创新监管、自我监管,而不是等着银监会出台一些只对银行有利的监管政策。

  同时,宝宝军团更要结合自身的特点,扬长避短发挥优势。王燕娱认为,余额宝们应当放大自己高收益、低门槛、零手续费的优势,针对主要投资标的为同业存款的劣势,应该相应地多开发一些投资标的。当前,作为新生事物的宝宝军团尽管遭遇了收益率下滑的尴尬,又有来自银行系统的反击,同时还有来自监管的压力,但作为市场化的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积极应对的最佳策略就是要不断优化产品。

  胡军成认为,长远来看,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的发展趋势是合作共赢。互联网金融是不断创新的产业,即使利率市场化,互联网也会不断更新优化产品,造出更多的宝宝,“监管将促进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标准化,互联网金融企业要用符合金融政策的方法做事,要有清晰的自我认识以及对大环境的把握和适应。”

  互联网企业的优势是短时间内聚集大量人气,而弱势是缺乏对整个金融体系的了解。在利用货币基金切入市场、聚拢人气之后,应推出第二代、第三代收益更高的产品,为互联网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

  贷帮网CEO尹飞对记者表示,“我相信互联网企业的创新能力,能够重构金融生态系统。在小额金融领域,互联网完全可以取代传统的生产和销售渠道。”对于宝宝们的发展前景,尹飞表示,在未来中长期的发展中,企业应着重产品的差异化、服务的差异化和客户群的细分。

  或许,宝宝军团的逆战才刚刚开始。

  知库

  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是传统金融与互联网精神相结合的新兴领域。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的区别不仅仅在于金融业务所采用的媒介不同,更在于通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工具,使得传统金融业务具备透明度更强、参与度更高、协作性更好、中间成本更低、操作上更便捷等一系列特征。

  从理论上讲,任何涉及到广义金融的互联网应用,都应该是互联网金融,包括但是不限于为第三方支付、在线理财产品的销售、信用评价审核、金融中介、金融电子商务等模式。

  互联网金融不是互联网和金融业的简单结合,而是在实现安全、移动等网络技术水平上,被用户熟悉接受后,自然而然为适应新的需求而产生的新模式及新业务。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已经历了网上银行、第三方支付、个人贷款、企业融资等多个阶段,并且越来越在融通资金、资金供需双方的匹配等方面深入传统金融业务的核心。

  典型的案例有四大商业银行推出的网上银行,腾讯推出的微信联合人保财险的手机端支付,淘宝联合天弘基金开发的余额宝,还有包括易付宝、百付宝、快钱等多家第三方支付平台。

  (整理 / 刘晓君)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