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层企业董秘倾囊相授新三板生存实战技巧
来源:全景网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06日 14:28 作者:全景商学院

  王德龙曾任职于白云电器(603861),全程参与白云电器2次上市历程。20147月进入有米科技(834156),同年12月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至今。有米科技主营移动互联网营销服务,今年5月成为首批新三板创新层企业。

  在选择进入资本市场的路径时,这家业绩快速增长的公司为何投身新三板而不是创业板?从挂牌前16名股东到现在的180名,累计融资超过4亿元,公司在股东的选择上如何考虑,融资估值是不是越高越好呢?挂牌以来的几十场路演是否有必要,怎么做路演效果更好?有米科技是首家实行向员工转让股票收益权激励方式的新三板公司,第一个“吃螃蟹”背后又有着怎样的考量与波折?

  在日前举行的全景商学院·南海二期活动上,王德龙分享了从业多年的实战经验,将有米科技挂牌前后的纠结与博弈、心得与技巧悉数奉上。

 

纠结与博弈:创业板还是新三板? 

王德龙在全景商学院 南海二期活动上分享 

  我大学一毕业,厦门大学保研没成,大的律师事务所也没进成,懵懵懂懂就去了白云电器,在那里经历了车间的锻炼和两次IPO的洗礼,一败一成,今年白云电器顺利在主板上市。在白云电器其实一路幸得董事长和管理层的照顾,但85后总是有一种躁动和不安,我觉得人生有多种选择,接受大树庇护的成长是一种方式,自己独自去闯荡也是一种路径。

  2014年完成白云电器IPO的申报反馈工作之后,我就来到了有米科技,一家由华工校友创立的互联网公司。在这里,我深刻地体会到创业的不易,创业型公司的董秘既要上得了厅堂,要和管理层一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也要下得了厨房,洗得碗筷,处理柴米油盐这类细碎的事务。而我的职业梦想就是倾尽所能成就企业,不负青春。

  有米科技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依托于技术驱动,专注移动互联网营销领域的公司。“让创业者有饭吃”是我们的口号也是业务定位,通过广告的形式帮创业者进行流量/用户变现。发展6年来,公司团队已经从最初的10来人扩充到400多人。2015年有米科技在新三板挂牌,并创造了一个“最”记录,以24岁的平均年龄成为挂牌公司中最年轻的团队之一。

  过去几年,我们取得比较快的成长,从2010年几乎零收入到2013年入账7000多万,2015年达到7个多亿,2016年继续增长,半年报完成4.23亿收入。挂牌之后,股东的分散也取得比较理想的效果,从挂牌前的16位股东,发展到现在已经有180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应该是整个新三板制度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然而当初在上市方向的选择上,我们经历了好一番纠结:创业板市盈率这高,但排队到底需要多久?新三板发展这么迅猛,融资这么便捷,我们到底要不要做一些调整,怎么样去做一些调整?这其中有三个维度的纠结,一个是股东层面的纠结,尤其是一级市场引入的股东,大部分是PE背景,更多希望我们上A股,对新三板最初是看不上的。二是自己个人也有纠结,本身是做IPO出身的,天天跟券商做高大上的事情,新三板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尝试,但开始的时候是有点排斥的。另外一个是团队的纠结,如果上创业板要排多久,如果是到新三板,我们能够以什么样的价格融资,什么时候能够挂牌?挂牌之后市场还是不是这样好?

  最后我们还是结合自己的资金使用规划,以及未来整个业务的布局。我们考虑,有米在短期内需要持续的资金,如果贸然去排创业板的话,可能对我们不是特别安全的一件事情,所以最终决定从创业板主动转向新三板。

企业要走得远,同路人很重要

  做了方向选择后,接下来就要搭建公司三会一层的治理架构。我之前也在实体企业做过,大家不会担心控制权的问题,因为股权都是高度集中的,没有公司治理上的困惑和担忧。但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尤其是大学生创业,早期大部分资金都是通过股权换取的,可以说是牺牲估值来求生存,公司的股权结构变得相对分散。2014年我刚到有米科技,就做了一件备受非议和质疑的事情——重组董事会。

  有米科技20104月份成立,2011年公司用51%的股权换得第一笔600万元的天使投资。那个时候这么做是没办法,公司必须有第一笔资金投入运营,然后再经过融资发展,以及公司的业绩改善,创业团队从老股东手里要回一些股权,这个结构才相对合理。

  817日股转系统就来我们公司调研,当时提到去年整个新三板很疯狂的时候,有很多的资金,类似于资管计划那种三到六个月周期的产品纷纷成立,然后去参与新三板的定增,寄希望于短期的套利退出。但有米在股东选择这方面还是走得非常慎重的。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85后的团队来说,企业还要走很远很远,我们希望董事会层面、经营层面、管理层团队、业务发展方向方面能够按照团队自己的意志去走。不论是早期的一级市场,还是从去年做市以来的定增,我们一直坚持选择至少能够陪着有米走三到五年的投资者,有相对长远一点的眼光。所以每一次开股东大会,开业绩说明会的时候,我们会跟股东们反复强调我们的心态、想法,以及对投资者的呼吁,所谓“风物长宜放眼量”。

  大家如果走上新三板,走上融资之路,在股东选择这一块要分清楚资金的性质,它给你带来的是什么,它是不是能够陪伴你成长一段时间,走一段时间。

资本市场有记忆,路演唤起关注

  去年7月份之前我一直没有做过路演,我当时不知道新三板还要去做路演的,因为我觉得这只有A股才有。但申报完挂牌材料后,我们的创始人就说要主动去做路演,如果仅仅是挂了新三板,而没有做融资,那是一个失败的挂牌。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上新三板不是为了享受一个股票代码,不是为了享受一个公众公司的称号,我们是希望能够实实在在地解决融资的效率。

  从去年到现在,我们来来回回线上线下做了几十场路演,从我第一次路演到现在,给我的一个感觉就是,做路演其实也不是那么难。我不是业务背景出身,也不是技术出身,怎么非常清楚地跟大家讲清楚一个技术型公司、一个互联网公司是做什么的,有什么样的价值?我的心得是,路演的时候一定要换位思考,要把台下所有的投资人当做行业的小白,要用非常通俗的话语跟他们讲清楚,你们家是做什么的,有什么样的护城河和优势,未来的前景在哪里,你需要资金做什么。

 

王德龙进行现场路演

  我做路演从来没有按照商业计划书的范本去讲,我是用自己的一套逻辑,通过讲故事的方法去讲述公司的历史沿革,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去呈现业务特性,通过讲故事的方法告诉大家这个行业有多大,市场有多好,前景在哪里。整个过程当中,只要讲得真实,讲得有逻辑就行,并不需要让人觉得企业完美得天衣无缝,但是一定要有真实感。

  今年新三板可能会突破10000家企业,但真正新三板的合格投资者不到5万,这么有限的投资者,怎么让大家关注到你,并且持续地关注你,我觉得持续的路演和投资者沟通来传递企业的声音和价值,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对我来说,路演和投资者关系是挂牌之后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

估值并非越高越好,企业要适当让利

  去年挂牌后,我们就马上启动了一轮融资,最后募集了2.5亿元,相当于是按照80倍的PE完成的融资,投后估值在30亿元左右,这为整个移动营销行业的融资树立了一个标杆。

  客观来说,有米从去年27.2亿元的估值到第一轮融资后的30亿元,到现在新三板交易机制的问题,导致市值在20亿元左右,这10个亿的估值差摆在我们整个管理层面前,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现在反过来思考估值的问题,不是把价格打得越高越好,还是需要根据企业的资金使用规划和业务发展情况,小步快跑去融资会比较好,让估值阶段性地上升,让投资者持续看到希望。

  有时候估值定得太高,这其中就包含了资本市场一个很高的期待和预期在里面,当整个市场往下走的时候,如果企业的业绩成长达不到预期,股价很快就会下来。当股价下来之后,如果企业后续还需要融资的时候,就很难消化上一轮的估值压力。资本市场是有记忆的,曾经给大家呈现过的业绩预期,大家是有记忆的,如果你对自己未来的业绩没有足够的把握,那我还是觉得企业可以做一些适当的让利,把预期调低一点,把估值调低一点。

  融了钱过来,投资者关系肯定是要持续去做的。对于有米科技这样的新兴企业,有外部股东参与进来的时候,投资者关系这样一个事情是需要持续去做的。因为资本市场很多时候是喜新厌旧的,如果企业不持续地去沟通,大家会遗忘你,会忽略你,我们的思路是:“走出去,引进来”。

  首先董秘要积极地走出去,要完成从事务性董秘到对外沟通的角色的转变。另外,整个管理层团队,包括大股东、创始人、各条业务线的负责人也要走出去,每一个管理层都是投资者关系重要的参与人员。引进来是指要重视每一个想要来公司调研的投资者和研究机构,尽量把他们领到现场来,充分发挥企业主场的优势,把企业的价值和特点充分地传递给投资者。现在很多路演都是安排了几家企业,给到你的无非只有三四十分钟去做交流,这样就只能做一个比较泛的覆盖,这并不能让一个真正对企业感兴趣的投资者完全了解。

王德龙在有米科技中期业绩说明会上发言

  818日有米做了挂牌以来的第一次中期业绩说明会,我当时只在朋友圈简单地邀请,结果就来了60多位机构投资者和研究员。大家普遍反馈还是喜欢这种现场交流的形式,当你主动去跟大家交流的时候,不论你的业绩理想或者不理想,,大家其实对这个企业的认知就会发生不一样的改变,就不会仅仅停留在那一份没有温度的半年报上。

股权激励要多做新的尝试

  新三板做股权激励要做股权支付,对于股权激励也像A股一样。我们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做了第一例收益权转让,但因为未能提供涉及该议案相关事项的法律意见书等文件,主办券商还发了一份风险提示。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人才是最宝贵的资源,全员持股或者说核心人员持股,这是一个最标配的吸引人才的条件。但是对于自然人来说,或者对于大股东来说,他的股权可能是有限的,直接转让可能会比较麻烦。现在股权激励比较成熟的做法是设立合伙企业持股平台,但是持股平台也会有人数的限制,一个持股平台,有限合伙企业最多也就容纳50多人,而这对于我们这样一个400多号人的团队,50人是不足以解决激励问题的。所以在激励上,也需要有创新。

  有米科技在改制前成立了几个合伙企业,预留了一些份额给大家,于是我们就参考了主板的一些做法。实际控制人向员工转让合伙企业部分股票收益权的激励方式,对于新三板来说,确实是一个先例。当时主办券商按照主板的规定,要求我们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针对这个事项出具法律意见书,阐明是否构成股权激励,是否构成股份支付。

  但新三板没有这样的规定,也没有具体的条文来发表意见。所以后来通过我们跟主办券商的沟通,还是大胆地做了尝试。实际上,只要监管部门没有禁止,我们会积极做一些新的尝试。

董秘是守住企业底线的把关人

  新三板公司的董秘要重视监管,尤其是现在整个股转系统秉承着从严监管的思路,对于创新层企业来说,重视监管这个问题尤其不能忽略。而董秘是守住企业底线的重要把关人。如何守住公司的底线,如何学习新的监管规则,并且传递给管理层,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其实目前感觉新三板不是毫无门槛的,就像是在做一个小型的IPO,所以持续的学习和对于监管的一些理解还是非常重要的。

  一个企业的上市,问题大大小小很多,总结起来可以分为三类:财务问题、法律问题、业务问题,而所有的业务问题都会落到财务跟法律上。对于一个董秘来说,财务和法律是最基本的一个知识结构。不管做IPO项目,还是做企业挂牌项目也好,如果董秘有非常丰富的财务知识、法律知识,那么跟中介机构沟通起来会减少很多障碍。

  对于一个企业的上市、运作来说,董秘的重要性不必赘述,但一个专业的董秘却很难找。根据企业所处阶段的不同,董秘也分几个阶段:有专门的IPO董秘,有专门负责并购重组的董秘,有专门做上市公司事务性工作的董秘。

  企业在挂牌前就往财务和法律两个方向,寻找具有一定的业务意识的组合型人才。如果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帮手来跟中介机构搭档的话,整个企业的上市运作过程,包括内部各种各样的坑能够更加顺利地解决。

  很多人对新三板有吐槽,比如吐槽做市制度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功能,分层制度筛选出900多家创新层企业,但没有看到任何的利好,只是不断地增加监管的负担。

  站在企业经营者的角度,我们还是应该对资本市场抱有一些宽容跟耐心。就好比有时候一项业务要做起来,它不会马上见成效,马上会有盈利,马上爆发式增长,它要有一定的等待时间,所以我们要坚定的抱有信心,把自己的预期调得好一点,把自己的耐心调好一点,把经营的定力调高一点,这样也许就没有那么多吐槽和纠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