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弘基金的互联网理财术:投研体系采用大数据模式
来源:时代周报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3日 10:46 作者:柯智华

  一直在身居幕后的郭树强,从未想到自己会成为公募基金最显赫、最敏感的人物。

  “你看,我不是还在接受你的采访吗?” 12月中旬,天弘基金总经理郭树强电话中告诉时代时代周报记者。

  日前,华夏基金数名基金经理深涉老鼠仓消息中,郭树强也被牵扯其中。而郭目前是公募基金新老大天弘基金的总经理、掌门人。

  2011年,郭树强从华夏基金转投天弘基金,2013年余额宝推出,天弘基金凭借货基规模的暴增,于今年初超过华夏基金,成为公募一哥。至今,天弘依然遥遥领先第二名约2000亿元。

  但现在,货币基金收益的逐渐下滑、权益类产品却越来越赚钱,依靠货基崛起的天弘基金,是否会被赶下规模第一的神坛?

  其实,在挑战之下的天弘基金也在谋变,尤其是借助互联网思维,对大数据的运用被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不仅是货币基金和用户体验,甚至天弘基金的权益投资也在采用大数据来增加确定性。

  郭树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天弘基金新投研体系大量运用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和互联网思维。希望基金经理的聪明才智再加上我们非常棒的信息体系,能够为客户创造更好的收益,这是我们工作最重要的目标之一。”

  规模增长放缓

  距离2014年只剩几天,如无意外天弘基金仍将保持规模第一的宝座。但天弘基金开始感受到了来自其他公司特别是权益类基金的挑战。

  今年下半年以来,牛市呼声此起彼伏,权益类产品开始受到关注并获得净流入,而货币类基金则较为逊色,规模下滑。

  数据显示,与余额宝对接的天弘增利货币基金截至今年9月末的数据是5349亿元,比二季度末的5741亿元减少了约400亿元。形成对比的是,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受益于权益类分级基金的增长,其规模从200亿元翻倍至400多亿元。

  不过,天弘基金并不承认自己仅仅是一家以固定收益为主的基金公司。今年上半年,时代周报记者曾问郭树强,一旦货币基金利率下降,货币基金停止增长,天弘基金将怎么办?郭树强的回答是,天弘基金是一家全面发展的公司,不但固定收益,而且权益类也在发展。

  2011年,郭树强加盟天弘基金时,提出天弘基金要追求绝对收益,改变此前公募基金流行的相对收益的考核方式。

  天弘基金人力资源部兼综合管理部总经理赵洁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投研团队而言,天弘基金不以每年、每季度、每月的市场业绩排名为考核目标,也不看重短期的相对收益,而是比较最终给投资者当年实际贡献的绝对收益。

  “所有基金经理严格按照这个标准来进行考核,投资围绕着数据科学和投资逻辑,而不是随行就市。”赵洁说。

  在这种模式下,天弘基金最突出的依然是固定收益,特别是货币基金。而权益类产品的表现尽管在整个行业中排名前列,但是并算不上突出。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2月16日,天弘基金旗下所有权益类基金全部实现正收益,其中天弘永定价值成长股票基金收益最高,为47.49%。

  而海通证券统计的基金公司权益类基金业绩排名中,天弘基金今年前三季度累计净值增长率达14.92%,位列21名。

  在牛市的情况下,货币基金整体规模下降将是一个趋势。但对余额宝来说,其不同于一般的货币基金,它增加了交易的便利性,当规模下滑到一定程度后或维持稳定。但要维持老大的位置,需要其权益类产品的发力。

  大数据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天弘基金对互联网思维的运用并不仅限于余额宝。

  在余额宝功能的拓展中,不仅有闲钱可理财、1元起购、收益每日可见、可直接支付,流程极其简便等功能,同时余额宝用户专属活动“永不停彩、0元购机、余额宝购车、宝粉网”等先后推出。

  据天弘基金方面的介绍,除此之外天弘基金利用互联网技术改造投研流程、信息获取手段和信息加工手段,希望基于数据分析“技术性”地提升业绩,而不是仅靠基金经理个人经验的“灵光乍现”。

  郭树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天弘基金新投研体系大量运用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和互联网思维。“希望基金经理的聪明才智再加上我们的信息体系,能够为客户创造更好的收益,这是我们工作最重要的目标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天弘基金互联网创新中,IT技术举足轻重。

  天弘基金创新支持部总经理樊振华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技术方面,余额宝系统已从1.0版发展到了2.0版。首先,我们内存计算或者内存方面优化了;其次,文件的交互也从去年的集中式演变到分布式,交互速度更快”。

  另外,天弘基金将大数据中心百亿级以上的数据处理能力也运用到传统业务体系的塑造。传统基金公司所能够分析的数据数量、深度较为有限,而天弘基金采用更广泛的数据源,更直接、更深度地渗透到各行业的数据体系,并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信息获取方式。

  “以前手工时代,数据处理量有限,稍微复杂就没有办法处理。而目前投资者的股票研究大多还是停留在小米加步枪的阶段。在互联网时代,比如云计算等,可以增强信息的广度、深度和速度。利用大数据平台,可以自动获得我们需要的信息,提升了投研的效率。” 肖志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员工快速增长

  实际上,除了投资以及业务上互联网化之外,天弘基金内部也经历了一系列变化。

  2013年6月13日余额宝上线,迅速成长为国内规模最大、用户数最多的基金,今年天弘基金人员规划是从200人翻番至400人,目前正式员工已达330人。

  值得一提的是天弘基金抛出的持股计划。2013年10月份,内蒙君正发布公告称,浙江阿里巴巴认购天弘基金26230万元注册资本出资额,拿下51%的控股权。同时,天弘基金拟认购天弘基金5657万元的注册资本出资额,员工获得11%的股份。

  2014年5月30日,内蒙君正再次公告了天弘基金的最新股权结构,天瑞博丰、天惠新盟、天阜恒基、天聚宸兴等4家有限合伙制股权投资企业,总计持有天弘11%的股权。2014年6月,上述4家股权企业变更了注册资本,完成了员工持股计划。4家企业持股人数在200人以上。

  不过,上述股权激励方案在得到业内赞许的同时,也受到了异议。济安金信副总经理、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表示,天弘基金全员持股以后有三个问题待明确:首先,全员持股比例总体上是按照职位高低来分配的,未来人员的职位如果发生变化,怎么办?其次,如果现有的员工辞职,所持股份怎么处理?最后,如果有新员工进来,是否也给予股权激励?

  “我始终认为,基金公司的股权激励属于少数人,这少数几个人是愿意和公司共存亡的。而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们不会和公司共存亡,所以他们的激励方式应该是工资和奖金。”一位基金公司高层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天弘基金的股权激励最终结果如何仍需观察。

  对上述质疑,天弘基金回应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举有利于将员工利益和公司利益凝聚在一起,让员工更有创业感、参与感,激发全员更加具有职业荣誉感、服务责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