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弘基金的下一步 大数据改造投研
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03日 05:39 作者:涂艳

  上一步已然坚实有力。

  地球上有1.5亿人,每天打开余额宝或许就是为了看看那能买一笼包子的几块钱收益,满足一下小小的成就感。正是他们的热情和力量,把一家小小的天弘基金烘托成为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奇兵”。

  其实,天弘在业内的创新并非第一次。国内首只发起式基金、首只养老基金、首只A/B分开募集的分级债基,再到首家实现公募全员持股的基金公司,这家公司似乎并不满足于平庸。

  如今,这个有志于“做基金里最有互联网精神,做互联网里最懂基金投资”的跨界者,还有什么新奇的想法,又在谋划着怎样的精准布局,似乎是资管行业一批急于加点“互联网基因”同行们颇为关心的话题。

  然而,基金业是否只能与互联网沾边才能更好存活,大资管时代是否会借助移动、互联找到新的突破?天弘眼中真正的“互联网因子”又是什么?

  下一步更加意味深远。

  当“店小二” 办社交网

  “抓住了余额宝既有用户的年龄特征,所谓得90后者得天下。”业内人士评价天弘基金办社交网站,是要做“生活好伙伴”。

  闻香识女人。

  其实,气质是一种风格,是一种偏好,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精神。

  在拥有1.5亿用户的“余额宝”身后,有一个“逆袭”的典范――天弘基金。然而,与其将其刻画成一夜暴富、成功上位的小微形象,不如近身闻一闻这个藏着独特气质的“女人”。

  “我们更愿意弱化基金本身的形象,让传统的基金申购、赎回‘无感’,做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提供者。”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在余额宝推出之际时曾如是说。

  在经历了巨大的成功后,如今天弘基金已经凭借余额宝攀升至公募基金行业资管规模排名的首位。

  如今,这家要“做基金里最有互联网精神,做互联网里最懂基金投资”的天弘基金,接下来,又将怎么玩转互联网呢?

  “好好地做宝粉网。”周晓明告诉一脸惊愕的记者,这竟是公司的战略部署之一。

  在天弘基金位于月坛大厦的新办公区6层,一群90后组成的宝粉网工作区就设在周晓明位于西北角的小办公室外。

  一家基金公司开了个社交网站,听上去实在很不靠谱,不过在互联网和跨界交互上尝到甜头的天弘基金似乎乐在其中。

  “我们并不急于做营销转化,只是希望在这个平台先让客户玩起来。先把它做出来,先试错,然后再不断地修正、完善,通过新的迭代的产品来不断完善。”天弘基金宝粉网主管蔡练表示。

  据了解,上线短短几个月,宝粉网的用户数已经突破百万。这个数字对于业内任何一家公司来说,或许都是个遥不可及的奋斗目标。

  记者看到,在宝粉网这个兼具“社交、金融和电商”三重属性的网站上,不仅每日播报余额宝净值,而且定期发起热门话题,宝粉之间有更多的交流和分享。据了解,近期宝粉网又将改版,把宝粉网嵌到支付宝钱包APP的余额宝服务窗里头,增加互动。

  “从这点来看,天弘基金抓住了余额宝既有用户的年龄特征,所谓得90后者得天下。”一位业内人士评价。从社交网站上看来,天弘基金真是要走“生活好伙伴”的路线。

  看看行业,或许是受了余额宝的刺激,业内不少基金公司迫于压力也早早加入了互联网金融的大潮。

  从实际情况来看,多数公司选择以下三种模式进军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即在淘宝上开基金直销店,与第三方互联网营销平台或代销机构合作,与P2P谈沉淀资金合作。

  “前两种运作一年有余了,实际操作非常繁琐,但基金销售业绩不佳。”一位中型基金公司电商营销专员向记者抱怨。

  据了解,目前基金淘宝店的推广思路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各家掌柜从初期主推货币和债券类基金渐变成了目前的以权益类基金品种为主。

  “并非在互联网上卖基金就叫互联网金融。”他一语道破当下行业在互联网金融下的尴尬。

  其实,天弘基金在2012年时也曾与大多数公司一样摸索开基金淘宝店的模式,然而与很多大公司只希望借助淘宝这个销售平台不同的是,在行业推出货币T+0的启发下,天弘想到了给支付宝客户提供增值服务的想法,形成申购、赎回、支付的闭环,于是天弘与阿里一拍即合,短短三个月即将余额宝推出上线。

  在这点上,当时默默无闻的天弘或许正是没有其他公司那股“用钱买渠道”的霸气,而是用一种共赢的思维取得了合作的良机。而“去产品化、去基金化、去前台化”一直贯穿始终。

  而更加令人意外的是,近期,天弘正在筹划一个两年前被“毙掉”的Idea――开淘宝直销店。据了解,他们将会申报一只指数基金作为主打产品。

  缘何在基金公司开淘宝店已经暂落帷幕时,天弘选择这个时间做起“店小二”?业内人士评价,此举看上去逆势而动,实则把握了淘宝理财平台的定位与需求,同时也是顺应股市趋势,力求在合适的时机推出合适的产品。

  大数据改造投研

  “在传统的调研上,大数据将贡献于基础资产的研究,而以往过度依赖线下研究报告,大数据将视野拓展至了线上的数据分析,给基金经理选股带来新的逻辑。”

  大数据,这个热乎乎的互联网名词似乎要让我们的耳朵起茧了。每天早上上亿人翻看余额宝收益的小“怪癖”似乎在蔓延,如果突然有一天余额宝遗憾地告诉你,你的支付或提现申请暂时不能被支持,你还觉得大数据是个神奇的东西吗?

  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去年各类监管部门到访天弘基金高达50余次,余额宝基金经理王登峰被问产品流动性的问题不下百次,天弘基金外发新闻稿中几乎每篇都提到流动性管理。无疑,这个神奇的基金从未摆脱过担心和忧虑,关于“余额宝们”之类的同业存款是否要征收准备金的讨论更是甚嚣尘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无疑,在渐渐回归的收益率被各种吐槽之外,如此大体量的基金的流动性控制才是真正值得关心的话题。在两次“双十一”大促后,在天弘余额宝1.0向2.0版的升级后,在天弘基金逆袭中大显神威的“大数据”和“云计算”又在干什么呢?

  据了解,目前余额宝系统已从1.0版发展到了2.0版,内存计算得到优化,同时大量数据和文件的交互也从去年的集中式演变到分布式,交互速度更快。

  早前,“北上广”的几家大型基金公司投入巨资在互联网设备的基础建设上,希望自建服务器和数据库。“整片办公区都是大型服务器的设备,非常震撼,看上去也很高大上。”然而,技术革新和服务器升级、更新换代的节奏非常快,往往这些“重型武器”还未怎么派上用场就面临淘汰。

  “上云”,降低了技术创新的门槛,自然成为基金大型工场的必然选择。

  在天弘基金创新支持部总经理樊振华看来,大数据的运用是登入云环境的必然体现,上云不但优化了技术,更使得基金运营实现“低投入、弹性投入”。

  一个天弘基金从未公开披露、难以想像的数据是,2013年,余额宝规模从零到年底的1853亿元,天弘在技术运营方面支出的成本不到600万元,9月份余额宝果断“上云”可以说给他们节省了近亿元的支出。

  毫不夸张的是,如果没有云计算,余额宝可能早早限制申购以节制规模,这也并非节省成本如此简单。让用户对后台技术的复杂程度“无感”,简单极致的用户体验可以说是余额宝成功的关键,也是这只基金“上云”的最佳反馈。

  对于天弘基金高薪挖来的一群码农们而言,在基金公司做互联网工程,做数据架构,做数据化运营,本是小儿科。不过对于场景需要不断优化,功能提升的余额宝来说,并非易事。

  据了解,在今年资本市场逐渐回暖,同时各类宝宝们激烈拼抢市场份额时,余额宝的规模增速出现负增长。因此,天弘为余额宝增设了很多功能以增加客户黏性,例如支持零元购机、余额宝购车、定期转入定期转出、收益加速器等。

  除了继续服务余额宝,大数据在天弘基金的整体布局中也另有安排。记者了解,下一步天弘基金正在努力塑造新一代的投研体系,将突破传统基金的范畴,将大量运用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和互联网思维,并直接运用于产品设计上。

  据知情人士透露,天弘基金正在筹备一款大数据基金产品,该产品或为主动投资品种,或不同于此前百发100这只大数据基金。“最早可能在明年一季度问世,具体的产品形态有不止一套方案,暂时未定。”这位知情人士透露。

  此前,号称市场首只大数据基金的广发百度百发100指数基金推出引来市场侧目,大数据作为量化策略的新工具备受投资管理界关注,国内基金公司与数据平台之间也进入“找伙伴”的过程。

  曾经基金业的大佬、通联资产董事长肖风认为,将互联网金融的大数据作为选股因子引入模型,代表着资产管理机构在指数投资上重构选股逻辑。

  而既为“量化投资”,又非“被动管理”,大数据指数基金与传统的指数基金将有很大不同。

  据业内人士介绍,传统指数基金由指数公司编制指数,再由基金公司将其产品化,而对于类似大数据指数基金来说,基金经理需要给出量化策略,参与整个指数编制,策略指数基金更多类似于主动量化产品,而这个量化策略的基础正是大数据的贡献。

  传统基金公司所能够分析的数据数量、深度较为有限,利用大数据带来的广泛的数据源,更直接、更深度地渗透到各行业大数据体系,并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信息获取方式。

  “在传统的调研上,大数据将贡献于基础资产的研究,而以往过度依赖线下研究报告,大数据将视野拓展至了线上的数据分析,给基金经理选股带来新的逻辑。”天弘基金机构产品部总经理刘燕表示。

  C端→B端客户的争夺战

  天弘对集团版余额宝即C端→B端客户的挖掘蓄谋已久,目前更是将业务发展重心之一放置到了企业客户投、融资需求的闭环上。

  在余额宝风光无限时,基金、银行及券商卖命推出各类“宝宝”抢夺剩余市场份额;而如今,天弘似乎又早早把握住时尚,嗅到了B端客户的巨大潜能。

  今年7月,天弘联手国内最大资金管理系统供应商――九恒星推出针对企业客户庞大现金管理需求的“星计划”,而不被外界所知的是,天弘对集团版余额宝即C端→B端客户的挖掘蓄谋已久,目前更是将业务发展重心之一放置到了企业客户投、融资需求的闭环上。

  据了解,九恒星拥有400多家大型集团企业客户,现有客户年营业收入多为50亿元以上的中大型集团企业(包括众多央企),占有资金管理领域五成以上的市场份额。企业用户在九恒星资金管理系统平台上,点击进入“金在投资理财”模块,通过嵌入模块的天弘基金直销系统,即可将企业闲置资金投资于天弘现金管家这只货币基金。

  从相对中低端到向“高富帅”的客户群体挪移,其实被不少机构发现,但下手似乎略晚。目前,民生加银基金已经与“北有九恒星,南有拜特”之称的深圳拜特合作推出了“机构宝宝”,除了简单挂钩民生加银的一只货币基金外,还为此特别推出专户定制的产品。

  除了将网上直销系统嵌入资金管理系统外,本报曾报道公募基金与谋求业务转型的B2B公司合作中也有诸多类似动作。例如,诺安基金与腾付通产品展开合作,民生加银则与腾邦国际的机票分销软件GSS系统进行合作,腾付通、GSS两个产品分别对接的是大量的中小商户、机票代理商。

  第三方支付公司POS收单后实现回流资金可以存入货币基金,帮助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广大中小企业商户提升资金使用效率。

  “货币基金的繁荣仅仅是个开始,C端→B端客户的挖掘将带给基金公司重大契机。”民生加银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张力表示。

  确实,在基金机构业务从业者眼中,这项业务特别“时尚”,需要一双慧眼和想象力。而天弘似乎走在了前面。

  据了解,自7月28日起测试运营后,煤炭、钢铁、汽车、船舶制造、餐饮这几个日常头寸管理较多的行业客户陆续成为星计划的客户。

  而据天弘金融同业部总经理石伟透露,目前平均两个礼拜就有一个大型集团客户进驻,“每个大型集团背后除了财务公司,还可能有相当数量的分公司。”

  与此同时,石伟他们似乎并不满足仅仅做企业的现金管理工具,“我们接触到九恒星的一些客户,之前从资产管理行业的角度来说,老觉得客户是投资属性,其实很多企业融资属性也是很强的,或者这两个属性都存在。我们在想,企业购买的货币基金作为信用支持,能否突破现有政策做抵押贷款,或者做证券资产的再证券化,帮助其‘一键’实现融资呢?”

  在九恒星上实现投融资的“一站式”体验,正是天弘基金正在谋划的一个巨大创新。

  目前天弘基金有1.5亿的海量客户,如何跟银行沟通,发挥其牌照优势和网点优势,做到线上和线下的结合,也就是把网上的流量落地,这也是天弘基金正在竭力思索的另一个问题。

  或许,从目前的政策和市场格局来看,某些Idea过于遥远,套用一句话结束吧――“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