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资产总规模逼近4万亿 申赎费率改革破冰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2日 05:34 作者:宋双

  2014年,公募行业显得不平静,一些固有的模式和传统业务开始发生变化:首先是清盘基金接连现身,引起行业反思;其次是在改革春风的吹拂下,居高不下的股票基金申购赎回费率出现松动,一些公司推出申赎“零费率”;最后,以余额宝为首的“宝宝”类产品异军突起,促使公募资产总规模今年底或突破4万亿元大关,而且货基的崛起还促使行业重新洗牌,未来行业的发展将更可期。

  随着今年清盘基金的接连现身,整个行业开始反思产品设计的合理性等深层次问题,因此,业内有声音指出,公募行业要在业绩上做文章,要将持有人收益最大化,而高居不下的股票基金申购赎回费已出现松动,说明改革在这方面已出现破冰之势。

  清盘基金接连出现

  2014年前,公募基金清盘在行业内仅是一句“预言”。

  到今年8月,汇添富率先打破沉默,旗下短期理财基金汇添富理财28天提出清盘。11月,工银瑞信旗下货币基金工银瑞信安心增利也将清盘提上议程。公募行业是否将就此迎来清盘潮尚不得而知,但至少坚冰已经宣告融化。

  这算得上是公募行业16年以来的重大转折点。基于清盘的敏感性,尽管公募产品历来不乏设计不够合理或者被大量赎回规模所剩极低的基金,但基金公司为了保住颜面,仍不惜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维持其运转。

  清盘是“纠错”之举,也是最后一步。但纠错之余更重要的是引起行业反省,如何规避危机。毕竟就清盘本身来看,并不是一件好事。

  汇添富理财28天是一只短期理财基金。而短期理财基金正是近年来基金公司一拥而上的最好例证。

  基金公司发行短期理财债券基金,本意是想从银行分一杯羹。2011年底,银监会多次强调严禁银行通过发行短期理财产品变相高息揽储、规避监管要求、进行监管套利,并特别强调了对期限在一个月内的理财产品的监管。于是基金公司抓住银行超短期理财产品被暂时叫停的时机,加大力气开发公募系短期理财产品,以“补缺”的姿态于2012年密集亮相,且放低投资门槛至1000元,使其更具吸引力。但银行系超短期理财产品很快“复发”,且银行滚动型理财产品并未受叫停影响,公募系该类产品很快便“无缺可补”。不仅如此,公募系的投资范围也窄于银行系,而与固定收益类产品相比,其流动性不如货币基金,收益率相比债券基金也没有优势,因此迅速走上下坡路。

  在短期理财基金的兴起和发展历程中,汇添富曾扮演了重要角色。其不仅是首批成立该产品的两家基金公司之一,也是拥有该类产品数量最多的基金公司之一,三季度末共有5只基金。但5只基金三季度末规模合计仅为25.57亿元,尤其是当年首募规模超200亿元的汇添富理财30天,三季度末规模只剩9.87亿元。今年清盘的汇添富理财28天,清盘之前规模仅为1.33亿元。

  短期理财基金首批产品诞生于汇添富,而首只清盘产品也来自汇添富,且正好是短期理财基金。

  现阶段,基金公司仍难以避免跟风发行产品,尤其是围绕某一阵行情、快发快上的产品,这些产品往往在发行之初锣鼓喧天,但随后很快鲜有人问津,规模减小。整体来看,多数基金公司都缺乏清晰和有条理的产品发展线。

  除了规模过小外,产品设计也是造成汇添富理财28天清盘的主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所有短期理财基金中,运作周期为28天的此前仅有汇添富理财28天一只,其周期的天数设计并不利于投资。今年就出现一个新现象,即部分短期理财基金选择通过修改运作周期进行自我“纠偏”。大成理财21天、鹏华理财21天和光大保德信添天盈季度理财均将投资周期修改为月度。月度运作周期利于投资者申赎,也利于基金公司投资配置,不过上述基金三季度规模并未出现明显好转。

  目前27家基金公司旗下拥有短期理财基金。进入2014年,基金公司短期理财基金的发行意愿开始明显降低。

  政策调整促使申赎费率改革

  如今,虽然改革之风已吹向公募基金,但是行业仍然存在一些不十分合理的模式。而这背后的症结在于一系列繁复的费率以及各方利益的博弈。

  2014年前,公募基金行业的创新方向主要集中于产品本身,几乎都是围绕投资运作做文章,并未将改革触角伸向更深层的费率部分,究其原因则与此前的制度有一定的关系。

  2009年制定的《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并未将基金销售费率的规定放宽。对此业内一直在发声要求改变,尤其是对基金管理费收取规则、死板的申购赎回费率,以及每年年报所披露的付给渠道的高尾随佣金、支付券商的亘古不变的万8佣金率等。公募基金也因此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管理层对此也看在眼中,在2013年8月1日起正式执行 《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的修改决定,取消对基金销售费率硬性规定,正式给予基金公司调整创新的空间。

  2014年,公募基金费率改革已初见成效,尤其在申购赎回费上出现重大突破。5月,广发基金一马当先,首推出C类收费模式,即不收取申购费,按照持有时间分类收取赎回费,并收取销售服务费。该模式针对之前各项收费最高的股票类基金。简单地讲,就是买入股票基金采取C类收费方式,不仅享受零申购费,持有30天以上还享受零赎回费,只收取按日计提的每年0.4%~0.6%销售服务费。在此之前,各大基金公司还在官网推出直销申购打折活动,但多针对新发产品,且打折力度和优惠时长不一,并未形成规模效应。

  当然,各项费率的优化改革所涉及的不仅是基金公司,尤其是尾随佣金等的改革还涉及银行和券商,这都加大了改革难度。而在修改决定中,管理层也号召“基金销售机构可以对基金销售费用实行一定的优惠”,并且明确提出“基金管理人和基金销售机构应当在基金销售协议中明确约定销售费用的结算方式和支付方式,除客户维护费外,不得就销售费用签订其他补充协议”,以及“基金管理人不得向销售机构支付非以销售基金的保有量为基础的客户维护费,不得在基金销售协议之外支付或变相支付销售佣金或报酬奖励”,力求打击灰色地带。

  货基冲击行业重新洗牌

  2007年前,A股牛市形成巨大财富效应,当年在公募基金数量仅345只的情况下,公募资产总规模便达到3.27万亿元。随后市场行情急转,2008~2012年,尽管公募基金数量扩充至1176只,但公募资产规模始终在3万亿元下徘徊。直到2013年余额宝出世,这一规模才重新站上3万亿元,到2014年11月底,则达到3.96万亿元,直逼4万亿元。

  由此来看,以余额宝为首的“宝宝”类产品异军突起,使公募资产总规模近5年徘徊不前的情况得以打破。2013年货币基金数量突破100只大关,截至2014年11月则已突破200只。

  基础行情决定产品走势。股票基金与A股行情密不可分,近5年漫漫熊市,股票基金年终总规模基本逐年下降。投资者转投固定收益类产品怀抱,基金公司随行就市,货币基金规模实现井喷。

  这也形成了新一轮的行业洗牌。华夏、嘉实、易方达、南方、博时维持多年的前五大基金公司格局被打破,并集中爆发于2014年。一季度,天弘基金夺走华夏基金长达7年的第一宝座;三季度末,工银瑞信“挤走”嘉实、南方,规模上升至市场第三;同期,兴业全球也首进规模前十,且排在第8位。

  与此同时,经过“触网”和持续营销,工银瑞信旗下成立于2006年的老货币基金——工银货币三季度末规模已涨至1067.79亿元,而目前市场上规模过千亿元的基金仅有4只;工银瑞信还有两只基金规模超百亿元,分别是工银7天理财A和工银薪金货币A。上述基金强力支撑了工银瑞信的规模走势。而兴业全球旗下成立于今年2月27日的兴全添利宝,截至三季度末规模也达771.18亿元,处于全市场总排名的第五。

  当然,除公募资产外,非公募业务也成为基金公司的争夺重点。如果将基金公司公募业务与非公募业务合体,计算总资产排名,那么行业洗牌将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