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之变:从金花凋敝到网商盛开
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9日 05:59 作者:覃秘 李兴彩

  ■年终报道

  将时间镜头拉长后不难发现,A股市场这20多年来行业板块的兴衰更迭,可称得上“中国经济之晴雨表”。而2015年商业百货板块之躁动,则为我们提供了独特的观察视角。

  上世纪90年代扎堆上市且被捧为金花的百货类公司,如今已繁华落尽,关店、转型、整合、触网、卖壳成为这一板块2015年的关键词。与此同时,以阿里、京东为代表的网商经济则以席卷天下之势,颠覆着人们的购物习惯,重塑着商业供应链条,并改写着消费社会格局。

  A股市场里,从O2O模式流行,到跨境电商走俏,再到申通快递估值169亿借壳上市,敏锐的资本在围猎新商业模式之余,有力地牵引着商业百货板块陆续走向重组转型之途。

  “商业世界里的四大流(信息流、资金流、消费者流、物流)的组织与行为方式在互联网时代均被改变,百货业与网商经济的此消彼长,不仅反映了经济趋势,而且还折射了时代之变迁。”天地资本创始人王恩强表示。

  过剩 从批量上市到扎堆关店

  站在2015年岁末回顾,股龄逾20年的投资人应依稀可忆,1993年至1998年,IPO风头最劲的当属百货板块。在那个上市指标极为稀缺的年代里,5年时间竟有46家百货类公司成功上市。“最多的时候一年差不多有20家,一个城市就有好几家。那时候,在百货店里当销售员被看作颇为风光的工作。”一位资本市场老人如此回忆。

  如今,取而代之的是扎堆关店。

  “今年圣诞节休假,陪逛街,以我10年零售从业经验,为闺蜜们提供最专业的建议!”12月24日,杨经理发了一个微信圈,面对朋友们的询问,她无奈地回复,“我们商场要关门了!不过别传播,这不是什么新闻!”

  据联商网统计,仅2015年上半年,主要零售企业(含百货、超市)在国内共计关闭121家,其中不乏一些知名大型企业,如万达上半年关闭了位于宁波、青岛和沈阳等地的10家门店,并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关闭40家门店;英国最大的百货公司玛莎百货亦计划在今年关闭15家中国门店中的5家。

  关门的背后是行业效益的大幅下滑。据权威数据统计,2015年1-10月,50家重点商企零售额同比增0.5%,超市、百货、专业店均景气低迷;2015第三季度,58家商企营业收入增速环比降2.1个百分点至2.5%,扣非后净利润同比降56.5%,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同比降89.5%。

  与冰冷而枯燥的数据相比,上证报记者日前分赴上海、南宁、武汉、合肥、沈阳和济南等地的百货企业实地调研则显得更为真切,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商场负责人都是一脸忧色,喟叹行业下行,前景茫然。

  “十年前,整个南宁市场主要就是我们和梦之岛两家,现在有多少家?光万达就有五家,还有万象城、悦荟、新梦、旧梦、百盛、广百、航洋城、南城百货,这些大的综合体不下10家;南宁一共只有600万常住人口,不可能撑得起这么多大商场。”南宁百货一位负责人告诉上证报记者。这也是国内大多数城市零售商业的素描像。以沈阳为例,其青年大街两边,已经开业的大型购物中心多达12家。“过剩”已经成为这个行业最显著的特征。

  供应的严重过剩有多方面因素,譬如大量地产商的跨界进入,地方政府的超大手笔规划,还有前些年整个行业的高景气度导致过度扩张。“从2000年左右开始,零售行业经历了黄金十年,社会零售总额的增长每年都在12%以上,龙头企业都过得相当不错,也吸引了大量的资金进入这个行业。”长江证券一位研究员介绍。

  另一个冲击则来自电商的分流。“一个‘双十一’,天猫卖了将近1000亿元,我们一年才能卖几十亿,根本没办法比。”

  深层而言,百货业与电商的此消彼长,反映了互联网已经深度融入社会经济当中。“技术改变了商业组织和行为模式,百货业是设计生产与消费的互动环节,这个环节被互联网颠覆了。”天地资本创始人王恩强指出,支付手段的创新与物流体系的升级,大大提升了网商的竞争力。

  转型 跨界寻找第二主业成风

  零售企业自然不甘于坐以待毙,该板块的上市公司纷纷借助资本市场平台探索跨界转型之路。据上证资讯统计,2015年,有超过10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跨界资本运作,打造第二主业成为商业股当前最大主旋律。

  最近跨界的案例是连续拉了10个涨停板的商业城。商业城11月24日公告,拟以13.28元/股的价格定向发行股份购买宜租车联网100%股权,同时募集不超过14亿元的配套资金,交易全部完成后,易乘投资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公司的主营业务,也由传统的商业零售业务,转型至新兴商业服务车联网。

  此外,和商业城同处辽宁省的大连友谊,于11月以62.74亿元的对价收购武信担保集团100%股权、武汉中小担保公司100%股权等武汉市国资委旗下的金融资产,从而转型金融服务。

  作为国内零售第一股,豫园商城收购日本星野Resort Tomamu公司100%股权,跨界滑雪场度假村;此前,豫园商城曾披露高达数十亿元的互联网平台打造计划。

  更为激进的公司则直接扔掉了零售业务,典型的如茂业系旗下的茂业通信。去年四季度,公司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了创世漫道100%股权,今年4月又以12亿元现金收购长实通信100%股权,并在今年三季度剥离了零售资产,彻底完成了“更名”。

  “商业股的转型案例近年来特别多,标志性的案例,应该是去年年底广州友谊收购越秀金控。”长江证券一位研究员向记者分析,近两年零售行业不景气,绝大多数零售业公司都感受到了生存危机,而其基础资产普遍比较好,多数公司有能力进行新的业务开拓。

  但也有少数零售业公司已经没有了开拓新业务的能力或勇气,从而成为比较优质的壳资源。“有些公司的主营已经撑不下去了,但其物业资产仍然相当值钱,如果有企业借壳的话,成本会非常低。”有券商研究员介绍。

  融合 产业资本融入新气象

  2015年可谓举牌大年,在这好戏如潮的股权战中,商业百货类公司竟然名列前茅。从增速而言,该板块已经盛极而衰,但何以屡屡被各路资本举牌?

  12月22日,大商股份和欧亚集团分别披露,安邦保险集团已持有其10%的股份,构成了安邦系对这两家公司的二度举牌。据上证资讯初步统计,今年来遭到举牌的上市公司数超过10家。如12月初,北京城乡披露被自然人孙敏举牌;10月,南宁百货披露前海人寿对公司二度举牌;9月,合肥百货披露被前海人寿举牌;8月,新世界披露国华人寿对公司的持股已经达到10%。

  险资为何集中抢筹商业股?除资产质量好、现金流丰裕等客观因素外,有零售业资深人士向上证报记者分析,险资极有可能是看中了整个零售行业的大整合前景。

  受限于历史等多方面的原因,国内的百货企业一直是区域为王,每个省都有各自的老牌百货企业,“雄踞一方”的结果,是千店一面的低效率竞争,没有企业能完成更大范围内的整合,而在整个行业下行的背景下,整合又成为发展的必由之路。

  实际上,百货业自身的整合已经启动。较为典型的是大商集团,作为大商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其近年来频频启动资本运作,今年10月已拿下友好集团的控股权。另一个大鳄是茂业系,其正以成商集团为平台重构其零售帝国,今年6月披露收购预案,拟以85亿元的对价收购大股东茂业商厦及其一致行动人旗下的多处商业资产;今年10月,成商集团再披露一项24.7亿元的现金收购计划,拟收购公司大本营成都当地的人东百货和光华百货各100%股权。而更多的公司已经启动了内部整合。

  此外,线上和线下的融合也成为零售企业的新机会,特别是一些龙头公司已经探索出路径。如今年8月,阿里巴巴283亿元战略入股苏宁(发行后股权比例19.99%)、苏宁140 亿元认购阿里巴巴1.09%股权,双方以股权为纽带确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另如永辉超市获得京东刘强东的43亿元注资。

  百货类上市公司的兴衰求变与网络经济的蓬勃发展,深度契合了2015年“互联网+”行动计划。纵观A股市场内外,“互联网+”不仅成为投资热门话题,令各路资本趋之若鹜,而且已逐渐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时代之变隐然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