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CPI与PPI双回升 劳动力短缺推高服务价格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9日 08:31 作者:定军;纪一;甘韵矶;邓雪芬

    1月通胀物价回暖

    受春节及天气因素影响,1月CPI再度攀升,其中食品价格和服务价格的上涨起了主要作用。但1月份中国经济仍然低迷,总需求也并未出现明显的回升。而1月份新增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大幅攀升,让人对未来物价再拉升有预期。同时,由于基数原因导致PPI跌幅收窄,下半年跌幅会有明显的收窄。

    1月居民消费价格(CPI)上涨1.8%,比上月涨幅上升0.2个百分点。除了猪肉、蔬菜等食品价格上升外,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服务价格上升快,服务业价格与劳动力短缺有关。PPI同比下降5.3%。

    从河南县城转到郑州做月嫂的吴雪花今年45岁,正月初十刚接到一单月薪给出了4500元的工资,比年前涨了500元。“去年是羊年生娃的不多,今年国家放开了二孩,需要月嫂的人多了。”她向记者表示。

    国家统计局 2月18日公布的数字显示,1月居民消费价格(CPI)上涨1.8%,比上月涨幅上升0.2个百分点。除了猪肉、蔬菜等食品价格上升外,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服务价格上升快,1月家政服务、美发同比分别上涨7.4%、5.5%,服务业价格与劳动力短缺有关。PPI同比下降5.3%。

    北师大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赖德胜认为,劳动力总量下降的确导致服务业价格上升。 “劳动力短缺后,过去城市居民依靠低价获得服务的机会很少了,以后服务价格还是在上升,就业的主要问题还是结构性的,像保姆高工资,不一定有人愿意干。”他说。

    服务业价格快速增长

    吴雪花告诉记者,2011年下半年开始做月嫂时,月工资只有3000元,当时没月嫂证。2014年,她参加公司的培训,两个月后拿到了“母婴护理(高级)证”,工资立马涨了500元。

    吴雪花做月嫂的价格上升,其实是中国劳动力成本推高服务价格以及整个消费价格的缩影。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指出,1月所以CPI涨幅比去年12月提高,除了猪肉等因素外,也受劳动力成本上涨影响,部分服务价格同比涨幅较高,家政服务、美发、衣着洗涤保养、美容等价格同比分别上涨7.4%、5.5%、4.0%和3.1%。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家庭服务的价格过去多年一直在持续上升。

    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房四海认为,劳动力短缺以及服务业价格上升,使得CPI保持向上的正数,而PPI连续四年多是负数。而在国外,CPI和PPI走势一致。

    劳动力短缺

    服务业价格持续上升,与背后的劳动力总量下降有关。

    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 2012年到2015年,中国6周岁以上至60周岁以下(不含60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分别比上一年下降345万、244万、371万、487万,到2015年末还有91096万人。

    但是实际劳动总量还在上升,2015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51万人,比2014年增加198万。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指出, 劳动力持续短缺工资迅速上涨,这个过程还没有完,目前只是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下降,到了2017年后,劳动力总量会绝对下降,这会导致劳动力的工资过快上涨。

    解决的办法,是提高非农业人口转到城市工作,提高劳动参与率。现在需要转移40岁以上的农民工。

    不过,中国劳动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丽宾认为,核心的问题是要搞清楚目前服务业价格上升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的,是供不应求,还是需求旺盛,还是因为成本推动的因素。否则难以找到对症下药的政策。

    赖德胜表示,美容美发、月嫂等各种家政服务等行业,存在社会地位认同的问题。大学生不会愿意从事这个行业,与国内的教育改革不到位有关。因为申请家政服务专业需要时间,现在申请了也要4年后才可以培养出来,最好的办法是大学所学的专业与社会需求的专业培训结合起来,但这方面暂时还没大的进展。

    所以在劳动力总量不够时,服务价格会上升,这时需要提高劳动生产率,一个人代替几个人的工作,这方面的进展还不大,“而就业的主要问题仍是结构性的,很多工种需要人,但不一定有人愿意干。”他说。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近期指出,从目前中国经济运行的状态看,不会出现新一轮“失业潮”。“十二五”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五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累计达到6431万人,比“十一五”时期多增了11.4%,年均新增1286万人,比“十一五”时期增加132万人,增长速度也是11.4%。

    目前劳动力市场整体较为活跃,过剩劳动力可顺利实现流动就业。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带来的过剩劳动力顺利实现跨地区、跨行业流动就业,没有出现待岗滞留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