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CPI创5个月新高 货币政策方向不变
来源:金融投资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9日 07:28 作者:康曦

  北京星石投资总经理杨玲认为,人民币汇率已经趋于稳定、金融货币数据超预期、PPI降幅收窄、3月份全国“两会”积极的政策也会不断释放,因此市场情绪有望逐步恢复,股市有望企稳,长期震荡向上的方向不变。

  受大范围寒潮天气、春节效应等因素影响,蔬菜等食品价格出现大幅上涨,机构普遍预计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或将重返“2时代”。但2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5%,同比上涨1.8%;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环比下降0.5%,同比下降5.3%。1月CPI的数据低于市场预期,不过仍创下了2015年9月以来新高,环比增幅达到0.5%。

  三因素致CPI同比上涨

  对于CPI上涨的原因,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强寒潮天气影响了鲜菜、鲜果的生产和运输,鲜菜和鲜果价格环比分别上涨7.2%和4.0%;春节临近,市场需求增加,猪肉价格环比上涨2.5%。上述三项合计影响CPI环比上涨0.32个百分点。

  二是寒假、春运期间出行人数增加,交通和旅游价格上涨明显。从全国范围看,飞机票、旅行社收费、长途汽车价格环比分别上涨10.0%、4.2%和1.3%,合计影响CPI环比上涨0.09个百分点。

  三是临近春节,居民对服务的需求增加,部分服务项目价格上涨较多,保姆小时工等家政服务、美发、衣着洗涤保养价格环比分别上涨3.0%、1.6%和0.9%。

  从同比看,1月份CPI同比涨幅比去年12月份扩大了0.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部分分类价格同比涨幅有所扩大,猪肉、鲜菜、飞机票、旅行社收费价格同比分别上涨18.8%、14.7%、11.8%、4.2%,同比涨幅分别比上月扩大了4.8、2.9、9.5和3.4个百分点。此外,受劳动力成本上涨影响,部分服务价格同比涨幅较高,家政服务、美发、衣着洗涤保养、美容等价格同比分别上涨7.4%、5.5%、4.0%和3.1%。

  PPI同环比降幅双收窄

  2016年1月份PPI同比下降5.3%,降幅收窄,结束了持续5个月的-5.9%。环比下降0.5%,降幅较上月收窄0.1%。

  北京星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副主席杨玲认为,PPI有所改善的主要原因,是受1月黑色和有色金属等出厂价格由降转升或降幅缩小所致。“随着国内去产能的加快,对上游原材料领域价格或有一定的支撑,PPI降幅有望继续收窄,但是由于国内需求仍较疲软,短期内PPI难摆脱低迷,但是中长期来看随着PPI跌幅的缩窄,企业的悲观预期将有望改善,企业的生产、投资动力将会有所增强。”杨玲预计,尽管CPI有所回升,但主要是受季节因素和低基数的影响,不会对货币政策构成制约。

  从1月份的信贷数据来看,信贷规模创新高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51万亿元,大幅高于前值5978亿元;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3.42万亿元,同比增长高达67.08%,政府维稳的意图明显,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力度加大。“今年在供给侧改革和需求侧稳增长的作用下,经济有望触底企稳。对于股票市场,经历过大幅的深度调整之后,股票的长期投资价值已经凸显;同时影响市场的积极因素不断累积:人民币汇率已经趋于稳定、金融货币数据超预期、PPI降幅收窄、3月份全国‘两会’积极的政策也会不断释放,因此市场情绪有望逐步恢复,股市有望企稳,长期震荡向上的方向不变。”杨玲对股市的运行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专家观点

  CPI仍有上升动力 自我调节或成主旋律

  国家统计局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受到“春节效应”的推升,2016年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1.8%,环比上涨0.5%。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CPI仍处在可控范围内,总体稳中向好,上升仍有动力。

  赵锡军表示,1月份CPI环比涨幅比去年12月份扩大了0.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在“春节效应”的带动和寒冷天气令食品价格暂时的走高。年尾商家的促销,消费者的活跃以及商业银行信贷投放的增加都对消费市场有积极的作用。“与往年不同的是,1月的CPI是处在人民币贬值、进口商品价格上升、全球经济衰退等新因素下的。尽管有这些因素的影响,但我国CPI仍然没有结束上升的动力,这是一个可喜的结果。”

  此外,在谈到中国未来经济的上升空间问题时,赵锡军称,未来市场机制可以更自主的发挥自己的职能是中国经济上升空间的关键。“中国经济工作的思路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以往都是政府深入介入微观经济,比如大量引进外资,指导投资等,虽然现在这个现象还存在,但是政府考核机制的变化、新的发展理念的提出以及地方债务的增加等因素,让市场机制自主调节的能力越来越强。”赵锡军说。

  赵锡军表示,政府正在逐步剥离对中观产业的干预,内需正在跟随政策调控向跟随市场自我调节的方向发展。

  最后,赵锡军还强调,这一过程不会在短时间内完成,转变仍需时间,改革不会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