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经济中的“大政府小市场”
来源: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2日 07:50 作者:陶凤

  7月正热,东北经济却冰冷异常。

  近日,地方上半年财政数据陆续公布,东北三省财政收入大幅“坍塌”。辽宁和黑龙江财政收入同比下降20%左右。

  广袤的土地,天然的粮仓,丰富的煤炭、石油资源,东北三省凭借资源优势曾被称做“共和国长子”,而在全国新一轮经济转型的大潮里,这位“长子”似乎远远地掉了队。

  7月16日-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来到吉林省督战东北经济振兴,这距离今年4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赴吉林考察时隔不到3个月。

  2014年开始东北经济告急,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经济增速集体垫底。今年情况还在恶化,三省的经济增速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去甚远。

  一时间东北经济冷热成为了全球话题,英国杂志《经济学人》今年1月撰文指出东北经济危机加重,尽管中国经济结构变得更为均衡,服务业对GDP的贡献超过制造业,但东北却向反方向发展。

  事实上,东北经济滑坡早就引起了中央的注意。2014年,国务院特意出台《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意见》的35条“药方”。各省也出台系列稳增长的政策,但效果有限。

  从表面看,东北产业结构偏向于资源性企业、重工业,随着石油产量的放缓、煤炭价格的大跌、基建投资的减速,经济显然会受到更大的影响。

  产业结构向内则是体制问题,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大政府、小市场,这也是计划经济的后遗症之一。东北最早进入计划经济,最晚退出,计划经济给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长久的国营企业体制和经济运行模式,国有企业比私人企业更敢于向银行借款,低水平重复投资。而东北地区的国有企业自实行市场化改革以来,银行惜贷从优选择,国家资金来源被堵截。至于计划性销路问题,习惯于依赖国家包销产品的国有企业,则在东南沿海地区非国有企业灵活的市场竞争能力面前显得软弱无力。

  与东南沿海相比,东北的经济缺乏足够的资本积累和技术进步,而且也使得东北不适应改革开放的转轨,落差愈来愈大。政府的手伸得太长,资源和市场被冰封,机制不活,外资民资望而却步,投资引不来,人才留不住,结构调不好,创新搞不活。

  如何实现自我嬗变正在考验这片黑土地。可喜的是,高端装备制造和新兴产业开始有了“好兆头”,比如长春的轨道客车,沈阳的机器人产业,这些都代表了东北经济新的活力。

  经济新常态下如何进行战略性调整、摆脱体制顽疾将是东北再振兴的核心。而东北经济当前的颓势也是对中国前十年发展模式和未来走向的预警,如何避免其他能源地位逐渐抬升的地区步东北后尘,需要长远布局,打破体制机制的束缚还有很大空间。

  东北,按照总理的话说,位于中国雄鸡版图的头部,“可不能‘打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