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动漫兴衰演绎“盆景产业”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9日 15:59 作者:

  新华网北京12月9日电  曾跻身全国四强、云集从业者近5000人的沈阳浑南动漫产业基地,总投入逾10亿元,如今绝大多数企业都已搬离或倒闭;曾排名全国前十、拥有动漫公司近300家的黑龙江动漫产业发展基地,在创作《龙娃》《探索地球村》等知名动画片后,眼下园区破败,招商几乎停滞……“新华视点”记者近期走访东北多处动漫产业基地,看到一幕幕黯然衰落的景象。

  前几年,东北各地纷纷出台优惠政策和补贴扶持,一哄而上发展动漫文化产业。仅十年间,这个曾辉煌一时的“盆景经济”,就因补贴取消和人才匮乏而难以为继,大多数园区陷入萧条衰败之中。

  补贴优惠到期,企业就候鸟一样“飞”走了

  日前,记者走进沈阳市浑南区“沈阳国家动漫产业基地”大楼,昔日墙体外醒目的红色大字早已有些褪色。一位保安说:“几年前这里的公司就都走光了,现在改成政府办公楼,不过大部分房子还空着呢。”

  记者透过一楼东侧一间上锁的玻璃门看到,大量蒙尘、破损的动漫园沙盘和专业设备四处散乱堆放,见证着“动漫基地”曾有的“雄心”。

  位于哈尔滨市平房区的黑龙江动漫产业发展基地,一度号称年产动画片能力超过3万分钟,位列全国十强。然而如今,始建于2005年的动漫园区内几幢欧式风格大楼大多人去楼空,只留下一些写字间窗户外打出“XX动画”“XX动漫”的破旧广告牌。由于长时间无人使用,有的大楼台阶破裂,裂纹处长出杂草。

  “补贴、优惠一到期,动漫企业就候鸟一样‘飞’走了。”在沈阳浑南动漫产业基地的“动漫世界”大厦里,随处可见电气设备、工程设计、招标代理等公司,却找不到动漫企业的招牌。一名物业人员告诉记者,优惠政策取消后,这里的动漫公司走得一家不剩了。

  十年前,东北各地动漫园区竞相上马,由于减免房租、税费,补贴等政策优厚,进驻园区的动漫企业如同雨后春笋,甚至连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一些动漫企业也到这里注册。据沈阳蓝火炬软件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军回忆,基地最多时有企业130多家,大楼前贴满漫画海报,还有人开办卡通玩具店,将园区装扮得格外热闹。

  然而,随着政府的补贴、优惠政策近年来相继撤出,动漫企业迅速衰落、流失,关门的关门,飞走的飞走。哈尔滨七剑数字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邢伟说,当地扶持政策虽然还有,但力度明显减弱,一些靠补贴为生的企业难以为继。“现在上规模的大公司只剩下两三家了。”他说。

  吉林四平动漫产业园区发展如同“过山车”,在出现涌入20多家动漫企业的短暂辉煌后,如今只剩下一家招商企业了。坐落着吉林动画学院的长春市高新区则情况稍好,动漫园区内还有相关企业40多户。不过,高新区管委会一位官员担忧,园区大部分动漫企业一直在亏损,几乎没有税收,每年还要支付各种补贴5000万元。如果有一天政府补不起了,企业也会离开。

  产业发展沦为“补贴大战”

  和国内很多地方一样,东北各地动漫基地的补贴和奖励,多是以作品产量、播出平台、获奖级别等标准进行核定。比如,沈阳、哈尔滨、长春等市规定,动漫作品在不同层级电视台播出,按时长每分钟补贴500元到1000元不等,在重点频道、重要时段播出的还会更多,动漫作品在一定级别展会获奖,也有数额不菲的奖金。

  有了大额补贴的刺激,一些动漫公司不再瞄准市场,而是奔着政策使劲,有的甚至完全套用补贴标准来制作动画片。大连市动漫园区一位公司经理说,由于补贴政策要求动画片在电视台播出,一些公司不管收视率,片子能播就行。结果,有的儿童动画片竟在午夜播出。补贴是按分钟数计费,有的公司就“注水”拉伸时长,很多动画片动辄长达上百集。

  2011年夏天,由沈阳非凡创意动画公司制作的动画《高铁侠》刚刚公布片花,就被网友质疑为抄袭外国动画作品。尽管制作团队极力否认,但是短短几分钟片花就有多个细节与外国动画作品重合,还是引发了很多网友指责。当时有人评论说,为在短期内制作出低成本作品获取补贴,动漫业的抄袭行为时有发生。

  粗放的政府补贴政策,诱发动漫公司打起了“价格战”。曾在哈尔滨市开展动漫影视制作的黄浩,一年前关掉公司改做广告策划,就因为动画片越来越不值钱了。“我们卖给同一家电视台的动画片,2009年时折合每分钟150元,到2010年就降至20元,2011年干脆免费播出。”他说,有的公司为了能够播出,还要给电视台支付频道占用费,补贴机制诱使电视台也成了分食政府资金“唐僧肉”的一员。

  此外,仅靠“补贴输血”发展的产业链条过短,影响了动漫作品商业价值的延伸。据介绍,国外动漫公司创作一部动漫影视作品所取得的收益中,发行一般只占30%,衍生产品的授权和开发占70%。而中国动漫企业至少80%还在依靠制片、发行环节过日子。

  从2013年起,东北各地陆续降低对动漫业的补贴力度,产能立刻急剧下降。据统计,黑、吉、辽三省2011年生产电视动画片52部,共计34433分钟,到2013年便骤减至13部和6753分钟。

  “给钱、给物,给不了企业竞争力”

  从昙花一现到悄无声息,靠“吃补药”发展的东北动漫产业经历了大起大落。记者梳理东北三省38个地市统计数据和官方文件发现,近年来,规划或建设动漫产业基地的城市多达19个,占比高达50%。

  事实上,东北发展动漫产业存在人才先天不足的问题。沈阳蓝火炬软件公司总经理张军说:“我们70%员工都是大学毕业后从零开始培训。由于文化创意氛围不足,两三年后一些成熟的员工就辞职到南方了。”他表示,东北很多城市发展动漫缺乏比较优势,这不是政府减免房租、补贴资金所能解决的。

  北京动漫商人王平几年前回乡创办四平年年文化公司,在当地提供低价土地、协调贴息贷款、给予产业资金等扶持之下,公司盖起了数万平方米的动漫大楼,如今却在为招商而发愁。王平坦言,动漫业的最大特点应该是“轻资产”,公司背负的东西太重,就像蜗牛一样发展缓慢。

  沈阳市中小企业协会名誉会长刘洪文说,一些政府的扶持政策完全与市场规则脱节,有的甚至背道而驰。在这些政策呵护下的产业就像一个个“盆景”,虽然花开得娇艳,一旦接触市场风霜立马就被打回原形。“政府简单地给钱、给物,给不了企业竞争力。”

  值得关注的是,东北一批动漫企业已开始走出政策“温室”,主动在市场中强筋健骨。哈尔滨七剑数字动漫科技有限公司重构业务模式,最近从成品制作延伸到人才培训和动漫创意孵化,填补了当地的产业链空白。沈阳深海动画数字媒体有限公司选择与一些旅游景区、大型游乐场合作,开发动漫宣传片和3D短片,开发全新市场需求,为公司找到了业务增长点。

  尽管存在种种弊端,但多数业内专家认为,政府的产业引导、扶持政策不可或缺,关键是要与市场机制结合起来。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教授卢斌建议,可以由国家构建动漫影视作品分级制度,通过培育多年龄层次受众群体来扩大动漫消费;地方政府还应补上知识产权执法短板,为文化创意做好法律保障。

  北京大学国家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则提出,未来扶持动漫企业,应该在税收优惠和解决融资瓶颈上做文章,比如鼓励民间资金成立产业发展基金,用市场化投融资机制解决产业难题。(记者刘荒、王炳坤、辛林霞、齐海山、梁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