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FOF开闸在即 产品结构不均衡有待破解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6日 08:21 作者:龙昊

  随着 《基金中基金指引 (征求意见稿)》6月17日出台,在海外市场发展成熟的公募FOF在国内也即将进入实际操作阶段,但其面临的产品结构不均衡、投资效率等问题需要解决。在7月22日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年鉴、广发基金联合主办的“2016公募FOF发展研讨会”上,与会嘉宾探讨了中国公募FOF业务的市场机遇和挑战。

  FOF或为公募带来万亿市场体量

  FOF(FundOfFund),即基金中基金,是指将80%以上的基金资产投资于基金份额的基金,与普通的股票型基金、债券型基金、货币基金的最大区别在于,FOF不是通过直接购买股票、债券的方式参与二级市场的投资,而是通过投资基金产品来完成组合的构建。

  作为全球资产配置的重要组成,FOF对于中国证券投资市场来说,是一个新兴并快速发展的产品类型。

  2015年6月以来,FOF的数量呈现翻倍式增长的态势,甚至有评论将2015年称为“FOF井喷元年”,这股增长势头延续至今。

  有数字显示,截至2016年上半年,国内公募基金的产品数量达到3114只,产品类型涵盖股票型、混合型、债券型、货币型和QDII基金等,资产总规模高达7.9万亿元。业内人士认为,比照美国公募FOF规模在共同基金中11%以上的市场占比;未来中国公募FOF规模有望达到1万亿元左右。

  “蓝海”面前有门槛

  自FOF指引公开征求意见后,“FOF”成为资产管理行业最火热的名词,机构都将“FOF”视为资产管理领域的下一个蓝海。

  实际上,2013年修订完毕的基金法已为公募FOF留下口子,2014年8月开始实施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进一步从仓位、持仓限制等方面定义公募FOF。然而由于没有细则,FOF业务此前只局限在银行、券商、私募以及基金专户领域展开。

  眼下,在行业发展机遇面前,与会嘉宾反思公募行业的现存问题对开展FOF的一些影响以及行业需要为此做出哪些准备工作等。

  推出公募FOF将面临基金产品结构不均衡的问题。

  广发基金另类投资部资深投资经理朱坤表示,目前,公募总规模近8万亿元,基金数量3000多只,但货币基金过半,被动基金占比仅为6%,对FOF的资产配置将带来影响。

  博时基金副总裁王德英说,国内公募FOF还面临投资效率和交易成本问题、产品的投资比例问题等。

  他还称,我国市场推出FOF,还需要注意:一是需要注意主动管理基金的风格漂移问题;二是我国的基金经理整体偏年轻,风格不一定稳定,对基金经理投资风格要建立一个动态的跟踪机制。

  “FOF是否适合公司自身的投资风格直接决定这个产品是否受市场欢迎。”美国普信集团副总裁、北亚区总经理林羿表示,“只有有明确投资目标、战略资产配置能力又契合公司投资风格的FOF才能获得市场的认可。”

  “国外的资产管理公司开展FOF业务有一整套的体系,我们要真正达到这个能力还需要进行全方位的准备,从投研模型、投资风险,包括IT系统、人才、销售等方面投入大量的准备工作。”王德英说。

  FOF的本质就是多元化资产。

  拥有5年FOF投资管理经验的广发基金另类投资部经理陆靖昶表示,“FOF并不是用来PK你的收益率有多高,而是用来控制风险,让资产尽可能分散风险,降低波动,但依然能获取长期不错的收益率。”

  在林羿看来,真正好的FOF不仅要投资国内的股市、债市,还要抓住海外的投资机会,通过FOF多元化投资来控制风险,追求最佳的投资收益,真正为投资者实现资产配置的全球化。

  机构纷纷摩拳擦掌

  无论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还是券商想在最大的新增资管“蛋糕”分得一块的话,FOF是兵家必争之地。

  基金公司对FOF业务显然是早有准备。

  据悉,广发基金在2015年成立资产配置小组,涵盖股票、债券、指数、另类等不同领域的研究,属于多部门协同合作的研究体系。从宏观中期分析到策略短期把握,从量化研究辅助到指数行业轮动研究,为FOF投资提供量化和基本面研究支持。

  歌斐资产于2015年年初开始研究公募基金,并发行了公司第一只公募FOF。在公司董事总经理郭弘仁看来,做FOF需要特定的市场环境:一是基金管理人数达到一定规模,如果规模没达到,就缺乏大量可供筛选的标的;二是基金风格与策略要多元化,这样才能分散投资风险;三是需要监管层的推动以及养老金制度的配套改革等。

  在新的资产配置过程中,大基金公司和券商角色也在发生变化,之前他们更多是扮演资管方的角色,现在多了FOF母基金管理人和通道的新角色,由他们决定资金配置给哪些更好的机构,当然这里也隐含了一种“准兜底”的预期。身兼两职的基金和券商在这一趋势中有望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与已有的FOF专户相比,公募FOF从机制、能力和策略准备上可能更有优势。”宏观策略部资深策略分析师余军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