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FOF将汹涌而来 该提前做好准备了
来源:中国基金报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8日 08:00 作者:方丽

  近期FOF投资越来越受到基金公司的关注,实际上,在今年,不少基金公司已经推出“类FOF”产品,其中有一些收益还不错。

  证监会近期正式发布《基金中基金指引(征求意见稿)》,这意味着公募基金行业有望实现FOF产品零的突破。一时间行业亢奋,各大机构都积极投身其中。

  一位基金经理就在微信圈内发出“FOF征求意见稿一出,一下子冒出很多FOF专家”的感慨。而投资者在看热闹的同时,对这一全新产品需提前做点准备工作。

  所谓FOF,就是基金中的基金,是指以基金为主要投资标的的证券投资基金。FOF通过持有多只基金,可进一步分散投资风险,优化资产配置。中国基金报记者发现,目前不少基金公司做足了准备,心急的投资者可以率先参与一些公募推出的类FOF产品。此外,目前市场上有券商系FOF、银行系FOF、私募系FOF三类,过往业绩一般,这三类产品和公募系FOF存在较大差异。

  基金“类FOF”的尝试

  在布局基金系FOF之前,必须先了解下基金“类FOF”的尝试。

  布局FOF产品是不少基金公司很早就开始的动作,除了专户产品、企业年金等运作模式之外,真正低门槛、实现类似“FOF”、且动态调整的有两类——嘉实基金“定制账户”业务,和“约定交易”业务。

  嘉实基金“定制账户”业务,属于“全授权”模式,即投资者授权嘉实为其做出全部的投资决策服务。这一业务已经上线3年了,目前按照风险等级高、中、低,分为“锐意进取”、“从容稳健”、“安逸理财”三大组合,数据显示,这三大组合2015年典型账户的收益率分别为19.41%、15.07%、9.09%,而成立以来收益率则为56.41%、40.04%、26.09%。

  从嘉实“定制账户”门槛来看,首次为1万元起,而追加也以1万元为单位,定投则是每月1000元起,门槛不高。据悉,嘉实基金还推出更加创新的“半授权”模式,投资者本人做出大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决策,并授权嘉实为投资者精选出每个大类资产内部的底层基金标的。

  除了嘉实基金“定制账户”业务之外,还有一类“约定交易”模式,也有些“类FOF”色彩。引起市场关注的是雪球公募基金销售平台蛋卷基金APP,上线了“蛋卷斗牛二八轮动”策略产品,目前销售量已破亿元。该策略根据广泛传播于互联网的“二八轮动”趋势跟随策略编制,成分基金为天弘沪深300、天弘中证500指数基金和天弘永利债券E基金。通过执行投资者约定策略,买入涨幅最强的指数,并在指数双双下跌时止损。

  其实不仅是这一策略产品采取“约定交易”,也有一些大型基金公司提供此类服务。所谓约定交易,是指投资者通过网上交易系统预先设定交易触发条件,当条件满足后系统自动生成交易委托的一种交易方式。约定交易包括:约定申购、约定转换和约定赎回三种业务。“蛋卷斗牛二八轮动”就是典型通过“约定交易”完成基金转换运作。也有基金研究人士评价,这其实类似一个FOF组合,只是调仓是根据固定策略完成。

  据一位基金业内人士表示,“约定交易”业务要求“约定”的必须是一种确定策略,完全没有人为干预的成分,比如约定固定日期赎回、约定一定跌幅就去申购,而考察这类业务核心是审核策略是否有效或者长期运作业绩高低。而“定制账户”模式是专业团队打理,存人为因素,核心是用业绩考察其投资管理能力。

  内部系FOF看产品线

  在FOF征求意见稿出台后,市场对这类业务纷纷畅想,但讨论最多的是“内部系FOF”,也就是专门投资自家基金的FOF产品,这类产品优缺点都很明显。

  “内部系FOF”主要有两大优点,第一是基金公司对自家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和投资风格更为了解,多数公司都会给基金经理做归因分析,因此更能筛选出优秀且适合当前市场的品种。第二则是“内部FOF管理人+内部基金”,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

  不利因素也比较明显。国元证券表示,若公募FOF产品中的标的多为内部基金,不利于分散风险,筛选过程也做不到完全可观公正,难保不会因基金公司整体规模排名压力集中投资自家的产品。还有人士表示,内部系FOF往往容易内部策略或者风格一致,导致“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不过,对于投资者去选择这类FOF,可以做点准备。第一是看基金公司旗下基金只数。国元证券数据统计显示,目前市场上基金产品数量超过70只以上的基金公司有9家,分别为博时、广发、鹏华、南方、嘉实、易方达、工银瑞信、华安和招商,数量分别为118只、98只、97只、96只、95只、94只、83只、76只和75只。这些基金采取内部FOF模式,具有一定的优势。

  除了看基金公司旗下产品只数外,基金公司产品线完备程度也值得关注。业内人士表示,FOF基金运作最核心是大类资产配置,不仅需要在股票、债券、银行存款、房地产、大宗商品等领域进行转换,也需要国内市场和海外市场之间配置,还有权益类产品在行业和主题指数轮转,因此尤其要求基金公司在QDII产品、指数型产品、大宗商品产品线完备。

  “内部系FOF”除了看这两大基本要素外,其实一个比较便利的考察方式是,不少基金公司推出过专门布局内部基金的专户产品,可以通过对这类产品的业绩考察,来分析基金公司布局FOF的能力。另外一个是长期业绩出色的基金公司,在运作此类产品时或许更有优势。

  中泰证券也表示,未来“内部FOF”将占据绝对主流。在这种情况下,产品线在资产类别、宽基、行业、主题风格指数上具有广覆盖(ETF、LOF)的大型基金公司将占据先发优势。其次,在基金产品研究和被动指数投资方面具备深厚的人员和数据积累的基金公司也将占据优势。 引外援产品重点看实力

  另外一种FOF模式是内部管理人与二级投资顾问相结合投资于全市场基金的模式,外部基金标的或以指数型基金为最初配置。相对来说,和外部机构合作的模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获取内部信息嫌疑或设计利益输送等敏感问题。国元证券也表示,采取“外聘第三方FOF投资顾问+全市场基金”模式的公募FOF更客观。

  不过,这类产品其实是对“外援”实力提出挑战。运作一只FOF类基金并不容易,最基础的是需要具备大类资产配置能力以及对基金产品分析投资能力,因此投资者需要从这两个角度去考察“外援”机构。第一,考察机构是否能发挥本身宏观判断、策略分析优势,甚至加入量化策略等做大类资产配置能力,最好选择在这一块较有优势的机构,此外,还需要对权益市场风格把控力较强;第二是考察基金研究能力,尤其对基金经理风格、特色等研究较为透彻。从目前看,券商、保险等机构对基金研究较为深入,也有部分第三方研究公募基金较多。

  需要指出的是,为了尽可能降低由于投资外部基金而产生的双重费用,其实该模式可能会选择总费用较低的指数型基金(如ETF等),进而压低FOF整体的费用率。因此,这也对指数基金筛选能力提出考验。

  “目前基金布局FOF产品意愿较强,不少公司愿意和外部机构合作,不过这类产品仍属于新产品,通过外援运作的实际运作效果还有待观察,对这类品种不可盲目。”也有人士表示,不过从海外市场看,截至2012年末,约50%的FOF使用了外部投资顾问或者二级投资顾问。

  此外,国元证券还表示,对于筹备中的公募FOF仍存在不少挑战,一是模式的选择,如采取内部FOF,如何客观公正地挑选子基金且隔离风险;二是如何明确产品定位,克服销售推广上的困难;三是如何保持业绩的稳定性。

  三类FOF的启示:

  公募系要求更严格

  国内目前已经运行的FOF产品都是类私募形式,主要有三种FOF:银行系FOF、券商系FOF、私募系FOF,这三类FOF其实和公募系FOF差异很大。

  财通证券数据显示,券商系FOF是最早的发起者,目前该类产品仅存30余只。而银行系FOF发端于2007年,数量最多时达到42只,目前多数转型或者清盘,去年底存量仅剩10只左右,主要是聘请基金公司或证券公司作为投资顾问方式运作。而国元证券数据显示,私募投顾FOF有215只,第三方财富FOF216只。

  实际上,这三类FOF运作回报一般。如华宝证券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来可以发现,私募组合基金整体并没有发挥其分散分险优选管理人的能力,却几乎承受了股票市场的大部分风险,最近半年收益率平均数为-4.21%。

  不过,公募系FOF跟着三类FOF差异很大。第一,按照《指引》,公募系FOF必须80%以上的基金资产投资于合法基金份额,持有单只基金市值不得高于FOF资产净值的20%,且不能持有其他FOF。但是从其他三类FOF的实际操作来看,投资基金占比超过80%的情况并不多,多数FOF投资范围极为宽泛,往往偏爱在牛市里投资股票而非基金,甚至出现FOF不投资基金光布局股票的情况,基本偏离契约。

  第二是投资范围不同,基金系FOF不能投资分级基金,券商系投资分级产品较多,且有一些券商品种投资私募产品、资管产品等;而从私募系FOF运作来看,一部分私募系FOF投资范围非常广,包括了银行理财产品、保险理财产品、券商资管产品等在内的品种。

  不过,总体来看,国内这三类FOF配置权益类资产较多,真正FOF基金应该配置国内股票型基金、国内债券型基金、国际股票基金、国际债券基金、货币基金等资产,真正实现风险再分散。

  第三,公募系FOF严格规定,不可以为新基金和迷你基金之间出现关联交易,比如不能投资运作期限少于1年的品种。而券商系FOF其实也常常申购新基金。

  业内人士表示,非公募FOF产品总体业绩一般,信息披露缺乏透明度,产品风格模糊,都值得发展中的公募FOF吸取教训。

  此外,招商证券表示,由于FOF是海外新引入的产品,受投资机构对FOF运作方式的不明晰与投资策略失当的影响,整体来说,此类产品的收益率并不突出,资产净值与公募基金产品相比优势也不明显。因此FOF产品的发展,面临产品定位不清晰、投资流程不合理、基金选择无量化模型支撑、管理者权限边界不明确等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