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委外规模骤增 资产端收益率下行考验券商实力

  作为银行的合作“小伙伴”,券商迎来委外业务的“商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委外业务在券商资管规模的占比在今年以来逐渐提高,这同时倒逼券商去通道业务,往主动管理转型。

  委外业务助长券商资管规模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券商资管业务规模为15万亿,较去年同期的10.25万亿增长了46.34%;其中定向资管计划增长了40%。

  从券商今年上半年资管收入来看,以华泰证券为例,公司上半年定向资管为6844.13亿,较同期增长62.14%。公司解释称“在定向资管业务方面,积极强化与第三方金融机构的业务合作,不断拓展面向机构定制的理财服务”;此外国泰君安证券定向资管业务亦出现较大比例的上升,增长了46.39%。

  银行资金在选择券商资管产品时,多选择定向资管计划的方式,其次为专项资管计划。

  一家上市券商资管子公司人士指出,今年大多数券商资管规模的大幅提升得力于委外的急剧增加,“主要是因为银行理财资金在2015年底至2016年第一季有增长较快。”

  华东一家券商资管对接银行委外资金的市场部人士卫东(化名)透露,虽然不同券商委外资金占比情况各不一样,但大多券商今年以来在大力推广委外产品,无论对规模抑或收入而言,都会带来影响。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早在2015年下半年委外流入券商的规模就有爆发式增长。“自从股市巨震后,投资者对于银行债项类的需求更高,他们要求本金的安全性、收益的稳定性;因此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银行理财的迅速增加,使得大量委外资金进入券商资管,规模开始放大。”

  “从今年来看,今年仍然是放大的状态,上半年资金面比较宽松,原本做权益类的投资者在受到创伤后也会选择避险性较好的工具。但我们注意到,今年以来,由于产品收益率逐渐收窄,银行理财资金在保证安全性的前提下寻找能够增厚收益率的产品,比如债+量化、债+少量非标、债+少量定增,这类搭配式产品愈来愈多了,以前只是纯债的产品,可见银行理财对产品选择的宽容度更高了。”

  券商的新考验

  在不少人士看来,银行委外资金的流入,对券商的转型而言,是一个契机。

  “银行委外资金对券商资管的核心要求就是风险控制能力,考验券商在产品结构、合规风控、投资风险上的把握能力以及如何匹配,他们对本金安全很看重;在这个前提下要求做高收益率,这就是第二点--投资能力的考察。”卫东解释。据其接触,国有大行第一看重风险控制,相对弱化收益率。“银行委外资金对风控要求严格,对于券商每隔一段时间提交投资报告也提出不少要求。”

  他告诉记者,从券商角度来看,就是要考虑如何符合银行的需求。“比如自从资管八条底线除了新规,券商在做委外资金时改变了‘自有资金+银行配资’的结构化模式,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重新审视法律法规、产品新形式的机会,我们与银行重新磨合,寻求法律法规与银行理财需求之间的衔接点。”

  一家上海券商资管子公司人士表示,“委外资金的到来考验团队业务人员的投研能力、资产搜集和交易能力等。除此之外,大规模委外业务发展,对券商资管渠道拓展维护、运维体系建设和合规风控体系等均提出较高要求。”

  基于此,多名券商人士指出,银行在选择券商合作时,往往关注“各个投资团队较为齐全,比如量化、债券、定增等;风控比较完整;主动管理业务时间较久且收益率不错的券商”,这对券商主动管理而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趋势来看,业内人士认为,银行委资金对券商资管流入仍然有增无减。

  一位广发资管固定收益部投资经理表示,出于银行投资管理的需要,预计未来委外资金在券商资管规模占比将会呈现逐步上升的趋势。“但同时,也存在一些抑制委外增长的因素,一是受资产荒影响,资产端收益率快速下行,而理财产品收益率呈现一定的刚性特征,整体收益下行缓慢,新增理财资金可能出现成本倒挂现象,如果这种现象持续,很可能造成理财规模增长放缓;二是如果信用风险暴露增加,也可能会影响委外资金规模,对此我们保持密切关注。”

  前述上市券商资管子公司人士认为,今后券商资管通道业务规模呈现下降趋势,委外将持续增长,因此委外资金占比会持续增加,但同时受到监管、市场行情等综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