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下乡 要做产业而别图一亩三分地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10日 06:39 作者:张雯

  两年前,联想集团正式宣布进军农业领域。时值6月,正是联想蓝莓的成熟季。

  体量庞大的工商资本“跨界”进军农业,在“互联网”思维之下已不是新鲜事。但对于数亿仍坚守在自己土地上的农民而言,他们对工商资本的态度却十分复杂:可以说有几分期待,同时又保持着几分谨慎。

  褚橙柳桃潘苹果,恒大冰泉网易猪,这些裹挟巨大资本能量冲进土地间的“外行”们,应该如何在土地与市场这二者间保持相对稳定的均衡?如何在农民利益诉求与资本本能的欲望间拿捏精准?

  今年4月,农业部、中央农办等四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对工商资本租赁农地监管和风险防范的意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一些地方政府正按照《意见》的要求着手制定具体实施办法,

  作为中央1号文件起草组成员以及中国多项农业政策改革文件的起草参与者,农业部经管司司长张红宇对工商资本跨界进入农业的现象始终保持关注,并曾专门对联想农业进行了调研。针对工商资本“下乡”未来轨迹等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对张红宇进行了专访。

  资本下乡牵涉过多农地会加剧利益复杂性

  NBD:最近几年“下乡”的工商资本“越玩越大”,粗略的统计显示,有联想控股15亿元发展高端果蔬产业、中信集团33亿元入股隆平高科、恒大集团70亿元投资布局大兴安岭生态圈等。在您看来,工商资本“下乡”的沿革如何?与以前相比又有什么改变?

  张红宇: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应该说不是一个新问题。广义来看,其实有20多年的发展实践了,聚焦点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出现了明显的阶段性特征。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刚刚开始实施农户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家一户分散搞农业,与千变万化的大市场很难对接,加上市场流通体系不健全,农产品出售难问题时有发生。

  于是,在我国东部地区和一些大城市郊区,一些企业探索通过公司加农户发展农业生产,形成了一种“农工商一体化”、“产加销一条龙”的经营方式,并且取得了成功。到1993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当前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明确提出要“积极发展贸工农一体化经营”,但那时这种投身农业的企业规模都比较小,大多发育自农村的乡镇企业。

  到了90年代中后期,我国农业建设投入不足的问题开始凸显出来,因此学界有声音“要积极引导大型工商企业进入农业”。这个时期工商资本投资农业的聚焦点是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推进生产与市场的对接。

  这样进入新世纪以来,投资农业的一部分工商资本成长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但也有问题伴生出来。为此,中央曾文强调,工商企业投资农业应当主要从事产前、产后服务和“四荒”资源开发。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的阶段,一批来自城市的非农工商资本蜂拥而入,其主营业务与农业并没有直接关联,但进入农业后,有的直接从事农业种养生产,流转了大片土地。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涉及面广、利益关系十分复杂,工商资本下乡,与这么多的土地发生关联,就不仅仅是商业行为问题了,还涉及一个土地如何有序流转的问题。

  工商资本进入农业不等于经营农地

  NBD:从您讲的近年情况来看,这一轮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的速度是很快的。以租赁农户承包地面积为例,2011年至2013年每年都以约二至三成的速度递增。您怎么看这种工商资本下乡的“突然加速”?

  张红宇:首先要明确,工商资本进入农业不等于经营农地。从工商企业租赁农户承包地增长的情况来看,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的势头确实很猛。我想有3方面的原因。

  第一,存在外部需求,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是促进传统农业转型升级的客观要求。缺资金、缺技术、缺先进管理经验、劳动生产率较低,是我国现代农业发展的困境。

  2013年我国农业增加值总量为5.7万亿元,但平均到每个农业劳动力,其创造的增加值仅为2万多元,仅是从事第二产业人员的1/5、第三产业人员的1/4,这与我国农业分散、生产要素配置效率低有直接关系。而工商资本“下乡”,有助于推动各种现代生产要素向农业聚集,提升农业专业化和集约化水平。

  第二,内部有动力,进入农业是工商资本的理性选择。在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之下,房地产、资源、高端餐饮等行业不断降温,倒逼工商资本寻找新的出路和利润增长点,而传统成熟行业又竞争激烈、发展空间受限,相比之下农业的滞后发展意味着强大的增长潜力。

  目前我国农产品供需处于紧平衡,每年还要新增约2100万城镇人口,加上居民食物消费结构的变化,农产品需求快速增长的趋势会持续相当长的时期。

  第三,农村劳动力人口大量转移,为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提供了重要前提。随着城乡人口流动障碍的不断破除,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转移至非农产业,加快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如此大规模的土地流转,加上农业的专业化、集约化要求,为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创造了前提和契机。

  土地流转后过度非粮化倾向值得警惕

  NBD:这么看来,工商资本下乡有其自身合理必然性的逻辑,但依然有舆论认为,工商资本下乡会损害农民利益。

  张红宇:工商资本下乡的确存在一些问题:

  其一,这种“进入”存在一定盲目性,一些工商资本前期调研不深,对风险和困难估计不足,却盲目进入,最后有的以失败收场,甚至出现“跑路”现象;

  其二,有一定的非农化、非粮化倾向,有数据显示,江苏的个别地区工商资本流转土地后,从事粮食生产的还不到10%;

  其三,难与农民形成紧密的利益联结关系,比如有的只是停留在简单的产品购销关系上,农户只能从中获得土地流转租金和工资,难以分享到产业链后端的增值收益,有的工商资本甚至只顾自己发展,凭借资金、市场等优势形成垄断,与民争利,压低农产品收购价格,将风险转移给农户。

  从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的发展阶段来看,对当前已经冒头的阶段性问题,我们要加快出台相关应对措施,但总的来说还是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要理性看待。多年实践已经证明,工商资本下乡发挥了其资本、技术、管理、市场的优势,对带动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致富发挥了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