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平:2016年A股再跌就是中长期介入机会
来源:一财网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5日 16:49 作者: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表示,对于2016年A股走势,他认为大部分风险已经释放,市场将逐步缩量缩出一个大底,很多股票跌出了投资价值,如果再往下跌,为投资者提供了从一个中长期捡钱的一个机会,建议更多地挖掘具备长期投资价值的股票,关注供给侧改革等结构性机会。

  任泽平认为全球正开启避险模式,应增配黄金,博弈军工股,看多高等级利率债。全球市场动荡的根本原因是货币依赖,而缺少改革,全球火车头熄火,靠低利率和宽货币催生的资产价格泡沫最终将回归基本面,而基本面接不过去,全球主要股指呈大头部迹象,部分甚至已技术走熊。

  任泽平曾2014年准确预测“5000点不是梦”,2016年1月4日再度精准预测新年暴跌,提示“休养生息”,节前又提出“第二波调整基本完成”。

  任泽平表示,我们的看法是这样应该是在这一轮全球的市场调整当中A股是调的最早的,就是我们从6月份就开始调整,那么你从这样一个节奏来看其实A股大部分风险已经得到了释放。

  就是说节后A股可能会受到全球市场的影响可能还有一定的压力。但是我们也是建议就是作为一个稍微专业的投资者应该是越跌认为应该是市场在逐渐的在释放风险变的越来越安全。

  所以风险是涨出来的机会是跌出来的。我们的投资建议是:如果是对于短期的投资者,我们建议增配黄金而且作为一个从博弈的角度可以看一看军工,而且可以配一点就是说高等级的利率债比如说国债。

  对于长期的投资者我们的建议很简单就是说随着市场的下跌很多股票开始凸显它长期的投资价值我认为我们认为很多股票可以看了。

  专访实录

  一财电视:春节国休市期间我们看到全球市场风起云涌股市暴跌跌到了多年以来的这种新低的水平上面而且油价也是暴跌的但是黄金国债和日元这种避险类资产出现了一个备受追捧的现象这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任泽平:就是在中国的春节休市期间我们可以看见这个像股市原油这些风险资产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跌像黄金像国债受 到了明显的追捧实际上它传递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就是全球这个避险情绪非常得浓重那也就意味着可能是全球的风险偏好受到了打击那么从春节期间导致全球市场下跌的因素来看那么从短期来说可能是有这么几个事情一个就是说大家知道2月7号朝鲜发射了卫星那么使得地缘政策的风险再次凸现出来那么其实欧洲对银行业最近这些大的银行报出巨亏像德意志银行2015年叫巨亏了68亿欧元而且像法兴这些银行也出现了巨亏那么这里面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也包括你像原油原油现在在跌破30美元也在创历史的新低而且我们看到像俄罗斯像欧佩克并没有就原油的减产达成一个共识都陷入了一种囚徒困境所以说我们看到就是说全球市场的这种暴跌它在春节期间实际上是发生的这些事情使得全球的风险偏好以及大家对全球的经济增长的基本面产生了担忧但是这里的问题在哪儿呢就是这里就是说原来就是当各国的 央行释放宽松的信号的时候市场能够很快的就恢复

  但这一次不一样 那这一次我们看到既使是 日本央行包括欧央行现在包括美联储像耶伦证词也在放出这种宽松的信号但是市场不买账所以说这里一定是反映了市场的一些深层次的原因我们看了在我们看来这些深层次的原因就是说全球所面临的问题已经积累了很多过度的杠杆已经远远不是货币放水能够解决的它存在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

  一财电视:那是不是说就是说这个经济的基本面不能够匹配长期牛市的这样一个现状所以说会产生这样的一个现象呢?

  任泽平:这个问题问的很好那么咱们都知道就是说股票市场的牛市它是对未来盈利的一个贴现那如果说我们短期通过货 币的放水通过降低利率它是可以短期催生一波牛市的但是如果基本面迟迟接不过去它最终是要回归基本面的所以说我们来看呢从08年就是这一轮全球的牛市或者经 济的恢复应该是它的起始点是从08年从08年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最重要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可以看到全球主要的经济体美国中国欧洲日本也包括一些其 他的新经济体。

  一财电视:关于依赖货币的放水

  任泽平:对更多的依靠货币的宽松放水来应对这些主要的经济体我们都没有看到它们痛下决心推动改革

  一财电视:那是不是对于中国来讲现在正好是供给侧破冰的时候就是到了一个经济结构调整非常至关重要的时刻您前面提到了耶伦那么耶伦她的证词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就是鸽派不及预期而且她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是增加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和风险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对于这种观点您做怎样的点评。

  任泽平:因为在耶伦的证词里面她核心传递着两个信号第一个信号她是对全球也包括中国经济的放缓包括人民币贬值表 达了一些担忧第二个就是说但是她在传递出这种宽松的信号的时候对市场预期是不一样的那么市场可能是认为就说你起码要告诉市场3月份不具备条件加息甚至美联 储的货币政策要出现一些转向但是耶伦并没有给出这样的信号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有点含糊其词但是既使是这样我认为即使耶伦出来安抚这个市场恐怕也不至于改

  变这个市场的它的长期的趋势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的主要的股票市场像欧洲美国包括日本都露出了大的头部的迹象原因在哪儿呢原因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就是说从 08年金融危机到现在8年这8年的时间更多的是通过货币的放水来催生了这个资产价格的泡沫而基本面没有接过去而且我们并没有看到全球主要的火车头通过供给侧改革释放新的活力新的红利这是最深层次的原因

  一财电视:那对于我们节后A股市场的表现您做一个怎样的预判是不是利好军工因为这个朝鲜这个卫星的发射就是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样的一个研判

  任泽平:我们的看法是这样应该是在这一轮全球的市场调整当中A股是调的最早的就是我们从6月份就开始调整那么你 从这样一个节奏来看其实A股在我们看来大部分风险已经得到了释放然后我们才看到就是其他的这个市场因为一些催化剂的原因一些调整我们的看法是这样就是说节后A股可能会受到全球市场的影响可能还有一定的压力还有一定压力但是我们也是建议就是作为一个稍微专业的一个投资者应该是越跌认为应该是市场在逐渐的在释

  放风险变的越来越安全所以风险是涨出来的机会是跌出来的我们的投资建议是如果是对于短期的投资者我们建议增配黄金而且作为一个从博弈的角度可以看一看军工 可以看一看军工而且可以配一点就是说高等级的利率债比如说国债这些东西然后对于长期的投资者我们的建议很简单就是说随着市场的下跌很多股票开始凸显它长期的投资价值我认为我们认为很多股票可以看了

  一财电视:那我们看到现在的话就是美元贬值肯定是人民币短期贬值的压力在降低就是离岸人民币现在春节期间到了6.52附近就与在岸人民币出现了这种罕见的倒挂对于这种现象你觉得对于中期人民币还有没有这种高估修正的出现的问题就是这显示了什么

  任泽平:应该是这么看因为从8月汇改以来就是整个市场认为人民币存在明显的高估所以有贬值的压力市场的呼声也比 较高但是最近其实大家可以看一下我觉得有两个原因导致了人民币贬值压力的缓解第一个就是说美联储加息不及预期也包括美国的经济基本面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

  直接的一个反映就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元指数在最近出现了阶段性的见底甚至开始疲软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缓解了我们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我觉得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实际 上就是说大家在此之前都认为全球不错包括美国在复苏但中国很差实际上你对比来看就是中国就是全球没那么好中国也没看上去那么差所以说应该是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也在短期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一财电视:就是因为我们中国官方包括中国政府官员还有央行的一些经济学家他们总是会说人民币不具有贬值的基础但是市场对于人民币的一个信心和预判总是觉得它在贬值的趋势上面是不是我们的汇率政策要更加透明或者说怎么能够让市场更加清晰的指导我们汇率政策的意图

  任泽平:这是一个好问题这也是我们当前无论是汇率政策还是整个货币或者其他的改革政策需要做预期引导增加它的透 明度那么预期引导实际上让微观主体提前做准备做计算当政策真正推出来的时候它对市场的冲击反而是小的所以说公共政策的预期引导本身是一门很高的学问很有艺术性的那么谈到人民币汇率呢至于说长期是贬还是升我个人看它是一个动态的因为所谓的人民币汇率就是说汇率它是两个货币的比值或者说它代表一种大类资产的配 置那么你拿不同的货币的资产意味着是你对这个国家的信心和它的长期的潜在增长率或者资产回报率的一个概念那么这种信心来自于就是这个国家它的增长前景以及它的对全球所释放出来的政策的信号或者改革的信号

  一财电视:1月18号就是美国财长雅各布鲁与中财办主任刘鹤在通话的时候谈到了汇率的问题

  然后就是28号就是李克强总理与德拉吉在通话的时候同样谈到了汇率问题这种通话以前有但是不会公诸于世就是说我们看到这种罕见的摊开来在台面上公开的这样一种现象您做怎样的观察和评价就是不是觉得现在是我们央行对于汇率政策要走在一个更加透明化的这样一个趋势上面。

  任泽平: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迹象因为在全球包括经济的恢复包括面临这样一些困难和挑战的时候全球的政策的协调 变得非常重要变得非常重要无论是汇率还是货币政策那么大家通过有效的沟通可以避免很多的误判比如说人民币前一段时间的对于高估的修正对吧那么很多人会认为人民币出现了竞争性的贬值但如果说大家能够有效的进行沟通说人民币不具备长期贬值的条件中国正在推动改革然后重新启动大家对未来的信心那么我想对于外界改 善中国的这种印象和政策透明度是有一定帮助的。

  一财电视:那对于一种说法说人民币贬值是因为我们为了解决国内的问题我们要刺激内需所以要贬为了扩大出口也要贬这种说法是一种误解吗?

  任泽平: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误解我对这种观点持非常明确的反对的态度就是中国现在面临这些问题绝对不是汇率贬值所能够解决的。

  一财电视:也就是说中国不会借助人民币贬值做以邻为壑的事情

  任泽平:中国不会而且中国的贬值对于解决中国的问题我认为效果是比较有限的因为中国所面临的深层次的问题是要进 行改革我们的一系列的结构性问题其实汇率的贬值它的政策的效果类似于财政的刺激货币的放水都是一些反周期的政策这跟当前中国面临的结果性问题比如人口红利的结束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等等这是完全不是一个能够匹配的政策的应对

  一财电视:那现在的资本流出到底有多严重到达了什么样的程度是不是说为了减少资本流出又不伤害市场我们在加强资本管理或者说资本控制方面是不是要更加采取一些有效的手段?

  任泽平:这个关于对于我们对于资本的管控应该放在一个大的人民币国际化的背景下来看那么大的背景肯定是中国正在 加大了改革开放中国人民币要走出去中国企业要走出去有这么一个背景但是并不意味着它是无原则的放松了监管的尤其是在资本项下因为中国像贸易项下 FDI项下直接投资项下都已经非常开放了但是对于资本项下我们是否具备这个监管的水平而且本身资本项下它又带着有很多投机的包括短期的会增加你的负债那么我们的建议对资本项下尤其短期资本账户项下的监管还是不宜松懈。

  一财电视:那就是从我们就是说金融风险的控制这方面来讲的话我们看国务院现在不是正在打击非法集资嘛然后对于 P2P也是有一个严惩但是我们现在又主张金融开放和金融创新对于需求和监管怎样才能做一个很好的平衡也就是说我们既要防范系统性风险又要做好金融开放和金

  融创新这两者之间怎么样才能做好一个很好的平衡?

  任泽平:其实创新和监管它实际上是两个背后传递的是效率和公平的问题那么当然了就说金融创新它会提升整个资源配 置的效率那肯定大方向是要鼓励的但是就是因为它可能会涉及到一些安全性的问题也要加强监管那么对于中国的现在主要的问题其实我个人的看法核心是两个东西第一个就是说中国现在存在严重的金融结构和经济结构不匹配的问题需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而不是再依靠于传统的银行的这种融资的渠道我觉得这是一个中国资本市场 要承担的历史使命要痛下决心做改革我觉得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说随着中国金融的混业但是中国的金融的监管还是分业的所以中国的金融监管也要适应我们的金融发展的这个趋势。

  一财电视:那对于接下来的货币政策将怎样演绎就是说我们看到就是降准降息然后不同的投行有不同的预测就是您这边的话对于货币政策接下来有一个怎样的预判?

  任泽平:那首先大的宏观环境中国经济还是在衰退那么在衰退的背景下按照正常的话你的货币政策应该是总体应该是中 性或者宽松的中性或者宽松的我觉得这个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大的变化我们对今年的货币政策的预测是一次降息大约是5到6次的降准当然这种降准更多的是对冲性的 需要讲一个就是说在2015年12月18到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讲2016将以供给侧改革为主也就是在2016年财政货币都是配合供给侧改革的也就是 我们不会再走货币放水财政刺激的老路所以说如果说我们能够在2016年看到改革的落地而且没有大规模的货币放水导致这种出清的迟缓我们对中国的未来还是有 信心的。

  一财电视:那对于投资者而言供给侧改革会利好什么样的行业就是应该关注什么在这个内涵里面?

  任泽平: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它提出了供给侧改革的5大任务叫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其实这里面都是投 资机会你比如说去产能那么中国很多行业严重的产能过剩但是这些行业并不是意味着没有需求了只不过它的供给太多了没法匹配如果说我们能够把这些供给过剩的低端的供给去掉对吧那这些行业行业集中度提高它的这个盈利能力是会得到提高的这些行业是有机会的我觉得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比如说去库存比如说我们看到很多房地 产有库存有一些企业有库存那么当它的库存去掉去化以后那么对于它的现金流也是一种恢复这也是机会还有包括去杠杆其实还有一个机会就是说就是补短板补短板核心就是放活新兴行业我们有一些高端制造业还有现代服务业尤其是中国的服务业存在大量的管制中国不是说没有投资机会但是这些投资机会存在管制如果我们能够把 这些投资机会这些管制进行放活的话中国会出现一大波的创新创业的浪潮中国有庞大的企业家精神有勤奋的产业工人的队伍而且中国人力资本的素质都非常高的所以说这就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内容以及它带来的投资机会。

  一财电视:那在这个过程当中肯定是一个比较漫长的阵痛期那是不是意味着要对企业减税因为我们现在经济放缓我们的财政收入肯定是也有所减少那如果说又面临要对企业减税的问题这其中的冲突怎么样解决?

  任泽平:这是一个好问题就是说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所谓供给侧改革除了放松管制破了旧的产能还有就是说放活新的行业 以及减税减轻企业的负担当然它大家也经常会问那经济不好的时候财政压力也很大对吧但这里就是一个悖论在这里面政府毫无疑问是要减税了因为政府的职责是什么

  政府的职责就是呵护实体经济因为政府是一个跨期平衡对吧我当期可能是通过财政赤字减税呵护了实体经济但如果中国经济转型成功以后我可以在未来进行弥补一个 国家它的根基还是它的实体经济以及它的就业我觉得对于当前的中国经济而言2016年 2017年减税应该是它的应有之义是不应该不应该回避的一个话题。

  一财电视:我们如果说看节后就是下一个礼拜紧接着的这个盘面的表现的话就是对于有些机构预测的这样一个A股的上涨情况您赞同吗或者说有没有看到一个什么样的迹象应该是涨还是跌?

  任泽平:首先应该放在这么一个背景就是说2000点涨到5000点是牛市 5000年跌下来就是熊市对吧那么熊市9 10月份有一波反弹但熊市当中的反弹会越来越弱也就是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9 10月份我们帮投资者去抓一波反弹但是最近我们没有做大力的推介当然我们也留意到市场上一些其他的机构开始推荐这波反弹的行情但是大家需要留意了当熊市大家认为都是熊市当中的反弹它的反弹会越来越弱的最终的一个结果就是没有反弹缩量缩成一个大底所以我们的看法就是说这个时点过度悲观肯定是错的因为很多股票 跌出了投资价值但是在这样一个时点我们不建议更多的去做短期的博弈大家应该更多的从长期的角度去挖掘那些具备长期投资价值的股票

  一财电视:那既然是一个缩量下跌的过程中也就是说全球范围内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这样一个熊出没的迹象吗?

  任泽平:应该是初步可以判断很多全球的主要股票市场它的指数已经走出了熊市的形态了这个是我们无法不应该回避的 一个现实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所谓风险是涨出来的机会是跌出来的牛市的上涨孕育了熊市熊市的下跌孕育着牛市实际上当市场跌到这个位置如果再往下跌的话我个人的看法我们比较倾向于认为实际上是为投资者提供了从一个中长期捡钱的一个机会。

  一财电视: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谈一下那个一行三会的合并问题就是我们看到像匈牙利很多国家它们都有过这种合并的经验那么中国的央妈和证监会有的时候总是就是协调不好那我们来看在中国现在这个现实环境之下一行三会合并是不是很好采取的一个措施它会不会就是说在近期被我们所看到。

  任泽平:从目前的中国的金融监管的框架可能还短期不具备把一行三会进行合并但是部分职能进行统筹或者放在一个更 高的层面上来做我们认为是需要的那包括前期的汇率股市这些情况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金融的混业越来越越来越成为一个趋势所以说像金融的监管那这里有很多模式的选择了比如说成立一个稍微高层次的一个金融监管的委员会或者说在央行设立一个金融的这个监管局金融监管局这都是一些选项但是从需要的角度现在确实是必要了 还是以诸侯的这种形态进行监管跟现在整个金融发展的趋势是不匹配的而且更何况中国的金融尤其资本市场将在未来中国转型当中承担重要的使命中国的金融需要改革金融监管的改革可能是很重要的一环。

  一财电视:那就是央行以前就要说对于汇率是盯美元现在变成就是盯一篮子货币然后也要每天公布这个人民币兑一揽子货币的这种指数就是您觉得这个透露了一个什么样的信号从盯美元到盯一篮子货币?

  任泽平:我想就是从盯美元改成盯一篮子货币它传递出了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就是人民币的浮动区间的扩大因为以前就 是我们盯美元那么它其实类似的就是一种盯住汇率固定汇率制或者是一种软盯住这种汇率制但是如果它盯一篮子货币而且它又不告诉你权重是什么实际上它使得人民币汇率浮动的自主权更大了更大了那么这样的话它实际上一个结果是什么呢就是我货币政策在国内的自主权也是得到了扩大因为中国现在面临着很多结构性问题需要 解决那么我要更多的目标政策的目标就是盯国内。

  一财电视:总结一下,可以说,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比应对资本外流更重要的是提升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有效性和推进经济结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