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不确定因素增多 下半年进出口压力仍大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4日 08:16 作者:刘东;李璇

    黄颂平指出,近期全球贸易略有回暖迹象,对2016年二季度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有一定的支撑。多位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下半年的外贸压力将更大,尤其是整个世界经济的形势的“扑朔迷离”,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

    “现在国际形势确实不好,我们就遇到过巴西、南美甚至是欧洲客人推迟订单的情况,也出现了一些客户和订单转移到了越南、印度等国家。”7月13日,从事纺织品进出口的杭州领秀实业公司总经理方国宝告诉21世纪经济经济报道记者。

    7月13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2016年上半年进出口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比去年同期下降3.3%。其中,出口和进口分别下降2.1%和下降4.7%。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说,上半年,中国进出口、出口和进口值虽仍同比下降,但从季度情况看,有所回稳。

    不过,多位分析人士认为,尽管2016年第二季度出现一定的回稳势头,但是下半年错综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还是为对外贸易带来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外需不振将成为下半年外贸的主要负面影响因素之一。

    二季度显现回稳势头

    尽管2016年上半年进出口呈现“双降”态势,但是在黄颂平看来,上半年的进出口趋势,整体上呈现出回稳的势头。

    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中国进出口总值、出口和进口分别下降6.9%、5.7%和8.4%。二季度,进出口总值、出口值则分别增长0.1%和1.2%,呈现正增长,进口值虽然下降1.2%,降幅也比一季度收窄了7.2个百分点。

    “实际上出口等于从3月开始转正了,进口虽然只有5月转正了,其实也在好转,加上人民币汇率也在持续贬值。不过,由于今年前两月降幅较大,拖累了整个上半年的进出口增速。”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分析回暖的具体原因,黄颂平指出,主要有国内外贸领域的政策不断优化、多变和双边经贸合作不断拓展、大宗商品价格同比跌幅收窄、近期全球贸易略有回暖迹象四大原因。

    其中,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继续在合理区间运行,有利于外贸稳定增长和结构调整。多项与外贸发展密切相关的政策文件也陆续出台并将得到逐步落实到位。

    但最为明显的拉动作用是大宗商品价格的回暖。上半年的铁矿石进口均价同比跌幅比去年大幅收窄了23.3个百分点,原油价格也收窄了13.4个百分点,在大宗商品进口量在增加的背景下,价格的回暖,拉动了上半年进口降幅的缩窄。

    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则是双边和多边经贸因素的影响。黄颂平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国与韩国、澳大利亚等签署并实施自贸协定的国家和地区间的进出口贸易表现均好于全国同期水平。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也有所增长。

    黄颂平还指出,近期全球贸易略有回暖迹象,对二季度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有一定的支撑。

    此外,对于近期内地自香港的进口大幅突增,是否有资本通过贸易渠道向境外转移的说法,黄颂平在发布会上予以否认,他解释称,进口大幅增长主要是内地自香港进口黄金大幅增长,目前香港地区黄金库存量增加,价格也相对便宜,使得内地进口黄金的渠道发生了转移。如果剔除进口黄金因素,上半年内地自香港进口同比下降2%,与目前形势相吻合。

    下半年或将受制于外需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下半年的外贸压力将更大,尤其是整个世界经济的形势的“扑朔迷离”,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

    黄颂平认为,全球需求疲弱状况未见好转、国内经济总体平稳但下行压力不断增大、企业成本居高不下导致部分产业和订单向外转移等因素,都将对下半年对外贸易造成影响。

    从全球形势来看,近期,经合组织(OECD)和世界银行都下调了对全球经济的预测。

    受英国脱欧影响,IMF更是进一步下调了对于欧元区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并下调了对美国经济的增长预期。美联储主席耶伦公开表示称,美国经济虽然不太可能陷入衰退,但是长期增长可能会缓慢。

    日本也于7月13日调低经济增速的预估,下调至0.9%,而今年1月的预估为1.7%。

    对此,周世俭称,全球经济低迷导致的后果就是外需不振,将影响到国内外贸企业的进出口形势,而英国脱欧为全球贸易带来的影响各方都在关注,很有可能会对中国第四季度的进出口形势造成影响。

    黄颂平说,英国脱欧、美联储加息预期、国际经济市场动荡、地缘政治局势、恐怖主义威胁等等对全球经济影响的不确定性,都将影响全球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抑制国际间经贸往来,导致全球贸易持续低迷。

    发改委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外贸形势严峻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外需形势不好,至于下半年大宗商品价格能否持续回升,也取决于外需和美联储是否加息。

    从企业的形势来看,67.6%的企业反映国际市场需求不足,是当前企业进出口面临的主要困境。有61%的企业认为,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成本上升,对企业外贸发展造成很大的压力。

    周世俭则对三季度出口转正持“谨慎乐观”态度,在他看来,下半年是出口的黄金时期,但进出口整体压力比较大,四季度则难以判断,取决于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的竞争和消长。

    海关总署公布的出口先导指数则显示,该指数在一季度呈现低位波动。到二季度先是环比上升,再又连续两个月的回落,表明三季度中国出口再度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核心问题仍是结构调整

    张燕生指出,尽管当前外贸形势不佳,但中国对外贸易呈现的一个趋势是,加工贸易在下降,一般贸易在上升,显示贸易正告别过去三十多年的旧模式,转向新模式的时期。从这个角度来讲,出口上升比较快的领域就出现在“一带一路”、资本输出带动商品输出、自贸区、跨境电商等方面。

    张燕生表示,在转型过程中,外贸企业面临巨大的压力,光靠企业自身难以实现转型,需要政府和市场的作用。

    此前,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上海调研外贸形势时也指出,实现新旧动能接续转换,需要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调动广大企业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也需要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引导。

    汪洋指出,要积极支持跨境电子商务等新型业态发展,创新和完善相关监管政策,培育外贸新的增长点。要鼓励企业培育自主品牌和营销网络,提高出口产品的质量、档次和附加值,走优质优价之路。要继续推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引导加工贸易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向产业链两端延伸。要扩大现代服务业对外开放,大力发展服务贸易,培育一批有竞争力的服务出口产业。要加大政策落实力度,加强督促检查,切实为外贸企业克服困难松绑减负。

    “现在我们不能仅看核心数据是不是好转,核心的问题要看外贸结构的调整。”张燕生说。

    汪洋在调研时也指出,当前,外贸传统动能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新的动能成长势头明显加快,外贸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要保持定力,坚定信心,大力推进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加快形成以技术、质量、服务、品牌为核心的外贸竞争新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