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信贷融资数据大跌 央行紧急释疑稳市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14日 06:52 作者:张威

  虽然市场对7月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走低早有预期,但昨日(8月13日)公布的数据还是让外界大跌眼镜。

  昨日,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末,广义货币 (M2)余额119.42万亿元,同比增长13.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1.2个和1.0个百分点。

  此外,当月新增贷款与存款余额也大幅收缩,其中,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852亿元,同比少增3145亿元;当月人民币存款减少1.98万亿元,同比多减1.73万亿元。受新增贷款大幅下降和票据大幅减少的影响,社会融资规模降至超低水平。数据显示,7月社会融资规模为2731亿元,分别比6月和去年同期少1.69万亿元和5460亿元。

  针对7月信贷融资数据大跌,央行的紧急解释,被业内解读为安抚市场。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从社会融资规模看,由于6月 “冲高”较多,7月显著回落,如果6、7两月合并看,每月仍有1.1万亿元。单看7月,除人民币贷款少增外,主要是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等涉及表外融资的项目明显减少。

  7月存、贷款均收缩

  数据显示,7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19.42万亿元,同比增长13.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1.2个和1.0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33.13万亿元,同比增长6.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2.2个和3.0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5.73万亿元,同比增长5.4%。当月净投放现金395亿元。

  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7月M2同比增速比6月下降1.2个百分点。一是基数效应。去年6月存贷款均未冲高,7月回落相应较小,而今年6、7月存贷款的季节性波动很明显,这对同比数据的影响较大。初步测算,基数因素对M2增速变化的影响大约为0.7个百分点;二是6月M2增速本身偏高,7月回落到13.5%,还是高于13%的预期调控目标。

  同时,7月存贷款均急剧收缩。数据显示,7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78.02万亿元,同比增长13.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0.6个和0.9个百分点。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852亿元,同比少增3145亿元。

  7月末,本外币存款余额115.38万亿元,同比增长11.7%。人民币存款余额111.62万亿元,同比增长10.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1.7个和3.7个百分点。当月人民币存款减少1.98万亿元,同比多减1.73万亿元。

  东莞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陈龙认为,这个数据远低于市场的一致预期,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央行前期加大了非公开定向投放力度,使得市场难以得到有效的刺激信息,商业银行在整体无法获得明确的刺激信号之前,惜贷行为加剧,从而导致信贷投放不足;二是实体方面在迟迟等不到明确的刺激政策后,对于后市悲观情绪加重,借贷行为也在收缩,特别是产能过剩和边缘性行业。“同时,上半年由于微刺激导致带动的库存上升难以消化,良性复苏的动能缺乏,实体活动下降。另外,M2方面的大幅度下降,很大的原因在于金融活动下降,当然一方面是信贷投放不足,另一方面是表外金融活动收缩。”

  多因素拉低融资规模

  初步统计,2014年7月社会融资规模为2731亿元,分别比6月和去年同期少1.69万亿元和5460亿元。其中,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852亿元,同比少增3145亿元;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减少169亿元,同比少减988亿元;委托贷款增加1219亿元,同比少增708亿元;信托贷款减少158亿元,同比少增1309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4160亿元,同比多减2383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1427亿元,同比多951亿元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社会融资规模下降主要是与需求、供给以及季节性因素有关。需求方面,随着经济下行、产能过剩,企业对未来前景不乐观,融资需求比较好的企业较谨慎,有效需求不足;供给方面,银行在经济下行情况下,也比较谨慎,短期贷款增长比较慢可以说明这一变化;此外,季节性因素放大了供求方面的问题,就出现了比较少见4000亿元以下状态。

  是否降息成关注焦点   

  人民银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7月金融数据的回落,与基数效应、今年6月“冲高”较多以及数据本身的季节性波动等有关,深入分析的结果显示,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仍处在合理区间,货币政策“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并没有改变。

  对于7月金融数据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变化,央行接下来是否会采取相关政策,业内专家的看法并不一致。

  陈龙认为,就后市来看,除了7月金融数据这一先导指标的预期引导外,更多是没有新刺激政策出台,使得前期的定向刺激政策边际效果下降,上半年补库存带来的经济企稳复苏难以持续。因此,央行的压力大增,不排除其在未来采取价格方面的政策工具,除了PSL和再贴现具有的价格功能外,降息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研究员杨驰则认为,现在看来,货币信贷总量不少,主要问题还是结构性矛盾突出,前两次定向降准释放出的资金能否流入三农、小微领域还需进一步观察。预计下一阶段央行将加大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的投放规模,必要时有可能适当降低基准利率。尽管最近几个月的M2增速已经超过年初13%的预定目标,但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估计下半年货币政策总体上还是会呈现比较宽松的态势,今年M2增速应该会突破年初目标。

  而连平认为,前几个月数据(金融统计数据和社会融资规模)总体向好,现在出现一个月收缩,是否会沿着这种低迷状态往下走还很难得出结论。如果接下来还是这种低迷趋势,应该会有比较重一些的工具出台,包括降息、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