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网
全景网
P2P平台呼吁负面清单式管理 支付业务前景巨大
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20日 05:32 作者:高翔
  6月19日,由上海证券报社主办的“2014中国互联网金融高峰论坛”在上海浦东陆家嘴召开。在第一场圆桌讨论中,拍拍贷CEO张俊、你我贷总裁严定贵、上海资信总裁沈琨、上海银联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战平和苏宁云商金融公司总经理尚姬娟就“互联网金融的基础设置建设与包容式监管”这一议题进行了讨论。
  
  行业呼吁负面清单式管理
  银监会已开始启动P2P监管细则的研究工作。在圆桌讨论中,对即将出台的P2P管理政策有何期许,成了嘉宾们热议的话题。
  上海嘉银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你我贷)总裁严定贵在圆桌对话时表示,如果要将行业内80%到90%的风险管住,希望即将出台的监管政策包含以下三点:首先,要管住资金,做到客户资金和平台资金分离。客户资金与平台资金不严格分离,是每年为数不少的P2P平台跑路的主因。第二,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获取客户,每一笔交易在线上进行,以便于事后追踪。第三,不能期限错配。风控水平不到位,发生信用风险,或许平台会在一年之内倒下,但流动性风险会让一个平台在一夜之间关门。
  严定贵还强调,P2P更应该发挥互联网的长尾效应,为更多的小微商户和个人提供服务,体现互联网“开放、平等、包容”的精神。P2P平台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客户,并利用互联网征信进行风险控制。监管政策应该顾及这些方面,把行业往这个方向引导,为普罗大众提供投资和借贷的自由。
  目前,P2P平台尚未直接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去年6月,由上海资信设计开发、实现P2P借贷行业信息共享的网络金融信息共享系统正式上线运营。上海资信总裁沈琨在圆桌对话时透露,截至今年5月底,该系统已与186家机构签约,贷款人数超过25万人,贷款余额截至上周超过90亿,各家机构报送的负面清单人数为7844人。
  沈琨同时还表示,P2P网贷机构何时、以何种方式与央行征信系统实行对接,要结合银监会关于P2P管理政策的明确,其他机构如财务公司、信托、小贷公司等莫不如此。相信随着P2P监管政策的明确,实现这一行业目标是指日可待的。
  拍拍贷CEO张俊表示,希望即将出台的政策是一个负面清单的模式,监管层划定一些红线,规定哪些不能做,清单之外的业务能自由开展。如果说实行严格的牌照制,或者规定单笔借款金额的上下限,或者限定每个借款标的的投资者人数,就会限制行业的发展,不利于业务创新。
  张俊还表示,拍拍贷的团队并不是特别在意交易量,而是希望服务更多的用户,因为拍拍贷用户的单笔投资金额比较小。拍拍贷成立至今,一直坚持“纯线上模式”,运用大数据来进行风险控制,已经非常得心应手。中国有6亿网民,而信用卡目前仅覆盖了1亿多人,还有近5亿的网民没有信用卡,没有征信报告,所有P2P网贷未来的市场空间巨大。
  上海市银监局局长廖岷在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面对互联网金融的日新月异,身处信息时代的监管者也必须要拥抱大数据、云计算、社交网络和移动技术,用“互联网思维”做出监管上的整体安排和适当调整。国外在对参与P2P融资的三方,包括对投资者的教育和保护、项目融资者的融资和交易成本、信息披露义务以及P2P平台公司的注册和对融资项目所承担的风险评估等责任的规范和引导,都值得我们借鉴。
  
  专业化、行业化是支付业趋势
  P2P和股权众筹业务目前仍处于监管的“真空期”。相较之下,央行于2010年颁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并于2011年发放牌照。目前,已有超过250家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
  日前,央行向各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下发的《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被曝光,当中对于第三方支付的转账、消费做出限额的条款引发较大争议。征求意见稿中规定,个人支付账户转账单笔不超过1000元,年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个人单笔消费不得超过5000元,月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
  在圆桌对话环节,上海银联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战平认为,从监管当局的角度考虑,不管是银行还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只要从事支付业务,监管的准则是一致的,比如要保护客户的利益、要对客户的实名制进行认证、要遵守反洗钱的规定。
  至于征求意见稿中的限额,孙战平表示参考国外经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定位就是做小额、快速支付,这与央行之前制定管理办法时对第三方支付的定位是一致的。他指出,征求意见稿中的限额大致能满足居民的消费需求,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就显示2013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约2.7万元,5.6万元以上就能归入高收入组。不过他强调,征求意见稿并非管理办法的最终版本。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刘胜军主持了本场论坛。他指出,虽持有牌照,但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尚未找到很好的盈利模式。对此,孙战平也指出250余家持牌机构中靠支付这个主业盈利的并不多。
  不过,他指出:“基于产业发展的第三方支付业务的空间是巨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要抓住新的契机,找准细分行业,去做深做细。在上海和广东地区,跨境贸易数量巨大,以人民币和外币结算的交易都存在,这当中就有很多机会。传统行业也是有机会的,比如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在教育和航空等领域深耕细作,每年的交易量也达到数千亿,收入在千万级别。因此,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专业化、行业化是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