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天量成交之时 公募基金“神伤”
来源: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06日 08:14 作者:余小为

  12月5日,当中国A股市场创出1.05万亿历史性天量的时候,公募基金却显得静悄悄。不仅投资端屡屡踏空,募资端表现也差强人意,而营销端跑步入场的积极性更是不高。

  以12月2日金融股逼空行情为例,全天上证指数上涨3.11%,而wind统计的440只主动管理的标准股票型基金(最低80%仓位)平均净值增长率仅1.88%,有多达100只基金净值增长率低于1%,大幅跑输大盘。

  不仅如此,10月、11月公募基金累计新发行规模仅为196.21亿元,以目前正在发行的24只新基金为例,不仅发行数量没有明显增加,甚至有半数为以冲刺年末规模为主要目的的固定收益类产品。

  在募资端,今年前11个月成立的基金中,规模超百亿的除嘉实元和之外,其余均是货币基金。而今年以来,总共有40只传统股票型基金成立,首募规模超过10亿元仅有14只,规模合计414.86亿元,但是有多达16只首募规模不足5亿元,刚过2亿元且不足3亿元的却多达6只。

  “在经济没有向好的背景下,之前并不看好A股走势,只能说市场太强了。”在连续出现逼空行情后,上海一位“老十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感慨道,医药和白酒依然占据在他所管理几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中,涨幅远远落后于金融撬动的大盘。这位基金经理的后知后觉,并非少数派,而是时下公募基金的一个侧影。

  在上轮牛市,作为市场第一大主力的公募基金风光无限,公开场合力挺蓝筹,并在实际操作中坚定做多蓝筹,将银行柜台吸纳来的千亿计个人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A股市场,把上证指数在短短半年间拔高到目前来看仍然遥不可及的6124.04点高峰。

  之后长达6年时间,却成为了公募基金的赎罪之旅。不仅失去投资者的信任,市场占有率被私募、券商资管和保险资金替代而逐年下降,当年一手缔造的蓝筹大泡沫也严重拖累了公募基金近几年的投资收益。

  那么在这轮A股市场成交天量和连续逼空行情下,公募基金缘何没有再度亢奋呢。

  基金经理后知后觉“伤怕了”

  过去两周市场的亢奋不能掩饰实体经济的疲软。上周初,国家统计局网站公布的11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仅为50.3%,同时公布的汇丰制造业PMI终值50。

  11月无论是官方和汇丰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均创下8个月和半年新低。离荣枯线只有一步之遥。

  代表经济晴雨表的A股市场却呈现了与实体经济相反,极为亢奋的行情走势。这让一大批科班出身的基金经理们大呼看不懂。

  “在经济没有向好的背景下,之前并不看好A股走势,只能说市场太强了。”在连续出现逼空行情后,上海一位“老十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感慨道,医药和白酒依然占据在他所管理几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中,涨幅远远落后于大盘。

  这位基金经理的后知后觉,并非少数派。以12月2日金融股逼空行情为例,全天上证指数上涨3.11%,而wind统计的440只主动管理的标准股票型基金(最低80%仓位)平均净值增长率仅1.88%,有多达100只基金净值增长率低于1%。

  另一组数据同样值得揶揄。以银行股为例,截止12月3日最新流通市值规模达到4.5万亿,而三季度末算上需要大量配置银行股的指数基金在内,公募基金在金融股上的配置金额仅为459亿元,只有当下银行股市值的1%。“至少短期内,基金经理全面转向蓝筹的可能性并不高。”上海一家FOF私募机构基金经理王权向记者表示,“上一轮牛市(2006年——2007年)公募基金集中持有大蓝筹却遭遇了之后熊市中的大溃败,包括早先王亚伟在内,近几年有所作为的80后公募基金经理均以成长股制胜。”

  一边是资深基金经理对蓝筹股的“伤怕了”,一边是年轻基金经理的“熊市思维”,理论上短时间内公募基金全面转向蓝筹股的可能性并不高。结合上述与大盘指数强烈反差的数据对比,透露出的事实是公募基金错失了本轮以金融蓝筹领涨的逼空行情。

  排名战或蔓延至蓝筹股

  事实上,每年的11月底12月初,都是公募基金经理一年最为繁忙和压力最大的时间段。记者了解到,基本上中大型基金公司对基金经理的考核截止期均以11月30日、12月10日和12月20日三个时间为准。

  最后几个交易日,经验丰富的基金经理通过大规模换仓,追涨重仓股或者大基金拖小基金等手段,均可以“神奇”般的将所管理基金在短时间内蹿升排名。

  但在目前“二八”分化明显的逼空行情中,上述伎俩却并不容易实践。“类似换仓往往在中小市值个股中对敲,但现在中小市值个股基本找不到对手盘,直白地说就是出不了货。”

  单只基金的做市值行为随着年末行业排名战的临近,往往会演变为公司间的集体行为。因为12月31日的最终排名虽然不计入基金经理的考核,却关系到各家基金公司年末行业排名和面子的重要数据。

  在王权看来,随着逼空行情持续,公募基金或将被动入局。“可以预见,蓝筹股将成为各大操控百亿资金的中大型基金公司抢筹对象,但也不排除相互砸盘的可能。”

  公募基金追求相对排名的弊端,最终导致年末互相砸盘来打压竞争对手,即以少量持股去砸对手重仓股,导致和自己一起持有该股票的其他基金净值被动下降。而中小基金公司由于群体作战能力有限,通常会在砸盘战中败下阵来。

  这也预示着公募基金或出于业绩排名压力,在12月中下旬才会投入到蓝筹战役中。

  新基金营销动力不足

  一边是投资端的踏空,而在营销端,公募基金跑步入场的积极性同样不高。统计显示,10月、11月累计新发行基金规模仅为196.21亿元,以目前正在发行的24只新基金为例,不仅发行数量没有明显增加,甚至有半数为以冲刺年末规模为主要目的的固定收益类产品。

  今年前11个月成立的基金中,规模超百亿的除嘉实元和之外,其余均是货币基金,分别是中融货币、国泰安保货币、工银薪金货币和诺安天天宝,尤其中融货币A以惊人的223.01亿元亮相市常根据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今年成立的81只货币基金首募规模合计7193.66亿元。

  今年以来,总共有40只传统股票型基金成立,首募规模超过10亿元仅有14只,规模合计414.86亿元,但是有多达16只首募规模不足5亿元,刚过2亿元且不足3亿元的却多达6只。

  一位工商银行客户经理向记者表示,目前客户并不会像上一轮牛市一样,逢股票型基金就抢,即便是个人投资者也开始认公司品牌和业绩,“相对而言,华商、中邮的基金产品会更紧俏。”

  但即便如此,公募基金新增资金的数量对于A股市场的推动只能是杯水车薪。而从目前各家基金管理公司上报但未获批的基金产品来看,债券型和配置型基金仍然占据主流,预计亦不会效仿上一轮牛市,民间资金通过公募基金跑步入场的现象出现。

  不争的事实是,笼罩在公募基金头上的光环和影响力已经褪色,昔日的市场主力不过努力从旁观者的角色成为市场参与者。“那时候(2007年)我30刚出头,相信蓝筹股的故事,结果栽了不小跟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深圳一位已经升任投资总监的资深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当前仅会适度参与本轮蓝筹股行情,这也代表了大多数公募基金当下真实的投资心态写照。

  的确,牛市来了,公募却已显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