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叩关”SDR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9日 09:19 作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即将做出一项决定,这一决定背后的政治动力正在积聚,有可能迅速推升人民币的全球财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决定是否将人民币(RMB) 纳入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 SDR) ——一种由一揽子其他货币组成的“虚拟货币”。 

  如果能够做出肯定的决定,那么人民币的全球使用率将大幅上升。各国央行将通过自身的SDR资产,自动成为人民币风险的承担者;人民币的官方储备货币身份,也将驱使尚未行动的央行将部分储备投资于人民币资产。

  一些国际机构(如非洲开发银行和国际结算银行)将采取大量人民币套期保值活动,它们的总资产超出3,000亿美元,均以SDR计价。

  在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批准后,人民币使用的合法地位将进一步提升,并增加投资者和私营公司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巴塞尔资本协议3 流动性覆盖率的监管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示例,其要求银行持有的高质量流动资产必须以可自由兑换的货币为单位。人民币是否符合资格取决于各国监管机构,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决定也可能发挥作用。

  将人民币纳入SDR的最终决定,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性的,根据最近的意见判断,目前看来极有可能做出对人民币有利的决定。

  在上月于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周小川公开提及人民币加入SDR的看法。

  这是中国人民银行第一次明确将SDR目标与资本账户的进一步开放联系了起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0年的上次SDR评估中拒绝将人民币纳入SDR,理由是该货币不符合“可自由使用”的标准,但此后的态度似乎日益倾向于支持。

  在回复周行长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人民币“明显属于”SDR一揽子货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欢迎且与中国拥有相同目标,并将“在这一事宜上与中国有关当局开展密切合作”。

  欧洲各成员国政府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拥有最大的投票表决权份额——整体情况正日益变得有利,德国上月已正式宣布支持人民币加入SDR。

  最近德国还与法国、意大利、瑞士和英国一起,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了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表明了他们对中国有关当局的政治支持。

  据估计,逾1,000亿美元的央行储备目前已投资于人民币资产,远远超出对瑞士法郎的投资,大体与澳元和加元的已知投资金额持平,与对日元和英镑的投资并驾齐驱。

  亚洲和南美洲以及非洲的许多央行投资于人民币资产已有一段时间,但最近的消息显示,欧洲各央行,包括英格兰银行、法兰西银行、匈牙利国家银行和瑞士国家银行,也亦步亦趋,对人民币的态度变化之快令人吃惊。

  据媒体报道,欧洲央行甚至也正在考虑将人民币添加至自己的储备。除了人民币在贸易和金融交易中的使用率迅速增加外,这也有力支持了在今年晚些时候将人民币纳入SDR的观点。

  自2010年,人民币在用于确定货币“自由可用性”的大多数指标方面已取得显著增长,例如国际银行负债、外汇交易和支付。

  根据Swift的数据,人民币目前在使用最多的全球支付货币中排名第五至第七位。自2011年初至今,我们一直在跟踪人民币在“渣打银行人民币全球化指数”榜单上排名的迅速上升,目前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是以前的21倍。

  令人感兴趣的是,美国将如何出牌——迄今为止,华盛顿方面的官方声明一直不太热心。但是,必须指出的一点是,鉴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大多数重要决定均需要获得85%的多数票支持,加之美国拥有一票否决权,因此如果在方法上没有重大变化,SDR的决定可能只能获得70%的投票支持。

  如果目前不能做出决定,那么直到2020年才会举行下一次SDR评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论上可以在这些时间之外开展评估,但这样做不太明智,而且会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促进SDR更为广泛的使用的宗旨相悖。对于开展SDR评估的时间安排而言,额外不确定性的增加,会严重影响SDR超越当前状态的发展前景。

  相比之下,今年将人民币纳入SDR,即刻有助于SDR进一步反映中国在新世界经济中是最大出口国、GDP排名世界第二的现实情况。这不仅可以减轻对美元的依赖,还能获得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稳定性的额外好处。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最近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举措“不是一个如果的问题,而是一个何时的问题”。考虑到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率和投资额迅速增长,“何时”似乎日益可能就是现在。

  (作者:Jukka Pihlman,渣打银行中央银行和主权财富基金部总经理兼主管)(编辑 王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