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汇率,稳信心——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传递的信号

摘要

为提升金融机构外汇资金运用能力,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9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8%下调至6%。所谓“外汇存款准备金率”,金融机构吸收外币存款需要向央行上缴外汇存款准备金,这一比率就是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是央行调节外汇的重要手段。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传导机制为,减轻金融机构外汇存款上缴准备金负担,增加外汇供给,减轻人民币抛压,防止贬值预期自我强化导致的汇率急跌,避免资本急速外流。如果未来能够推动市场化导向的改革,未来人民币具备韧性,主要有四大支撑:经济韧性强、物价稳定、可控的系统性风险和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增强。

  文:任泽平团队

  事件:为提升金融机构外汇资金运用能力,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9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8%下调至6%。

  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至6%,有助于稳汇率、稳定人民币资产、降低输入性通胀压力。近期,人民币汇率破6.9,引发市场关注,央行在关键点位出手,传递稳汇率信号。

  概括讲,对近期经济形势不必过度悲观,但也不宜盲目乐观,取决于政策空中加油和市场信心恢复。

  如果能够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基建、新能源、放开并鼓励生育、人地挂钩二次房改、激发企业家精神、调动地方积极性等,各方将不断增强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

  乐观者前行,世界终将属于理性乐观主义者。

  1、背景:中美双周期,人民币汇率至6.9

  近期人民币兑美元快速贬值,截至9月5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至6.9,创近两年新低。我们认为有三点原因:

  第一,美联储激进加息缩表,美元指数创20年新高。受通胀影响,2022年以来美联储已加息4次,幅度累计达225个基点。美元指数持续走强,最高至109.6,非美元货币纷纷贬值。此外,美国非农就业仍强,高通胀仍是当前主要矛盾,鲍威尔表示“鉴于当前通胀和劳动力市场形势,美联储必须继续加息”,其鹰派发言打消了市场对放缓加息的期待。

  图片

  第二,国内经济复苏基础不牢。汇率本质上由国家潜在增长率决定,经济经过5、6月反弹,7月受极端气候、局部风险等因素影响,投资、消费、社融等关键指标再次回落,反映需求尚未恢复,经济恢复基础不牢固。8月15日中国央行下调OMO、MLF政策利率10bp,对人民币贬值和资金外流带来压力。

  第三,中美双周期,中美利差倒挂。2021年以来,中美经济和货币周期错位,中美利差出现倒挂。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从6.73跌至6.9,贬值幅度超2%。为避免汇率超调引发国内资产价格下跌,央行及时出手稳外汇。

  图片

  2、方式:央行出手稳汇率,力度大

  从方式来看,央行年内第二次采取外汇降准。所谓“外汇存款准备金率”,金融机构吸收外币存款需要向央行上缴外汇存款准备金,这一比率就是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是央行调节外汇的重要手段。2022年3-4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至6.55,贬值幅度超过2%,4月25日,央行决定将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下调1个百分点至8%,为首次采取外汇降准措施。本次再度通过外汇降准形式来稳汇率,增加外汇供给,减轻人民币抛压,维护人民币币值稳定。

  从力度来看,本次外汇降准力度大,预计释放约191亿美元外汇。截至2022年7月,金融机构外汇存款余额为9537亿美元。本次将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下调2%,将直接释放金融机构191亿美元的流动性,外汇降准力度超过4月,表现出央行稳汇率、稳市场预期。

  图片

  3、影响:增加外币供给,稳定汇率,防止资本外流,缓解输入性通胀压力

  增加外币供给,防止人民币超调。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传导机制为,减轻金融机构外汇存款上缴准备金负担,增加外汇供给,减轻人民币抛压,防止贬值预期自我强化导致的汇率急跌,避免资本急速外流。

  缓解输入性通胀压力。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人民币贬值,利好依赖原材料进口的行业,缓解输入性通胀压力。

  稳定资本市场,利好人民币资产。随着我国资本市场开放程度提高,资本外流往往导致人民币资产承压,央行出手稳汇率有利于稳外资、稳市场、稳预期。

  4、展望:稳汇率根本上靠稳增长、稳信心,空中加油

  短期来看,不必对人民币贬值过于担忧,当前汇率仍在合理区间。在美联储加息缩表、中国货币宽松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仍然存在贬值压力,但不必过于担忧。一方面,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定调是“风险中性、双向波动”,2015年以来人民币在6.2-7.2附近波动,虽然近期从6.7贬值到6.9,但仍在合理区间。另一方面,央行也有很多可以采取的手段,除了外汇降准,还有预期管理、逆周期因子、发行离岸央票等措施。总而言之,央行干预外汇的手段比较充足,后续也会关注汇率走势。

  长期来看,人民币资产取决于经济基本面和改革开放决心。影响一国币值的长期因素主要包括经济增长、物价、货币供应量等。如果未来能够推动市场化导向的改革,未来人民币具备韧性,主要有四大支撑:经济韧性强、物价稳定、可控的系统性风险和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增强。

栏目介绍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