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阳谋:互联网金融分拆上市
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6日 05:33 作者:黄蕾
  平安旗下的陆金所昨日被曝出将引进战略投资者大摩,估值高达100亿美元。业内人士认为,陆金所离单独上市已经不远。据知情人士透露,不止陆金所,平安旗下平安好车等互联网金融子公司,均可能在未来分拆上市。
  中国平安管理层普遍认为,目前集团的股价及估值体系中,并未将互联网因素纳入,因此不排除任何可体现这部分价值的方法,包括分拆上市。
  ⊙记者 黄蕾 ○编辑 剑鸣 
  
  令马明哲引以为豪的新门面“陆金所”,昨日被曝出将引进战略投资者大摩,估值高达100亿美元。这被业内人士解读为,陆金所离单独上市之日已经不远。
  虽然中国平安依旧是讳莫如深、不予置评,但据知情人士向上海证券报透露,不止陆金所,旗下平安好车等互联网金融子公司,也可能在中国平安未来考虑的分拆上市之列。
  考虑分拆上市的最大动因是,中国平安的管理层普遍认为:目前集团的股价及估值体系中,并未将互联网因素纳入,因此不排除任何可体现这部分价值的方法,包括分拆上市。
  事实上,中国平安早已暗埋分拆上市之伏笔。知情人士透露,一批跟随马明哲“征战”至今的元老级高管,早已分别通过几家“神秘”的有限合伙企业,掌握了这些互联网金融子公司的部分股权。一旦分拆上市成行,这个隐形的高管股权激励计划将随之兑现。
  
  高管暗叹:现估值未体现互联网金融价值
  “保险+非保险金融+互联网”业务做得如火如荼,但股价弹性却远不如其他单纯寿险概念的保险股,这让作为集团整体上市的中国平安管理层困惑不已。
  心直口快的中国平安总经理任汇川,今年就在多次场合中直言:集团现有股价和估值都没能体现其良好的业绩增长,市场对其估值中应加入互联网元素,如可以把陆金所纳入到估值的体系中。
  在他看来,中国平安现在的模型和之前已不能同日而语。“以前都是将自有的产品卖给客户,而现在我们越来越多通过互联网技术,变成一个开放式平台。陆金所就是典型的例子,它有可能囊括各种类别、各种额度的理财产品,既能够通过手机实现,背后又有平安集团的背书支持。”
  虽然中国平安管理层反复强调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成长性和颠覆性,但在国内投研人员眼中,盈利水平才是衡量估值的重要标尺。
  多位投行人士向记者证实,目前对中国平安的估值模型中确实只包含“保险+银行”。之所以未将互联网业务纳入估值体系,他们的理由是,从中国平安的财务报表中,目前未见互联网业务账面实现盈利。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中国平安发展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初衷,一是实现“海量获客、高频使用”的数据基础,二是组织大数据挖掘、最终实现“客户迁徙”。但在其管理层眼中,提升集团估值也应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事与愿违之下,才让中国平安动了分拆上市的念想。上述人士分析称,“如果是按照马明哲一贯以来的‘马氏原则’,平安集团是要对旗下机构高比例控股的,这也是它过去一直以来否认分拆上市的主要原因。”
  谁打头阵:陆金所盈利模式最清晰
  在中国平安分拆上市计划中,名声最响的陆金所被认为会打头阵。因为在市场人士看来,无论是从成立时间,还是盈利模式来看,陆金所显然更被投资者所认可。
  昨日市场传出的消息显示,战略投资者对陆金所的估值是100亿美元。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平安内部对陆金所的估值大概在500亿人民币左右。“截至今年上半年,陆金所还没实现盈利,但预计到今年年底时,有望打平。”
  相比其他互联网金融子公司还在“烧钱”打知名度的初级阶段,陆金所的盈利模式显然更清晰。“轻资产、做中介”,这是不少业内人士对陆金所的既有印象。
  知情人士称,陆金所目前具体的利润来源有两块:线上P2P赚服务费,线下非标资产赚利差。至于陆金所高管今年提及过的“通过交易掌握大量客户数据,通过分析精确定位客户需求,向客户及时推送相关金融及非金融产品信息,并获取一定的信息广告收入”这种盈利模式,目前尚未明显见效。
  在陆金所打头阵之后,平安好车等其他兄弟互联网金融子公司也或将紧跟其单独上市的步伐。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平安好车内部曾预计,三年之后将在海外实现上市,其盈利模式目前是佣金返点,未来还将在汽车后市场发力。“今年年中时,曾有风投主动找上门,表达过想要投资平安好车的意愿,但平安管理层认为,平安好车目前还不到引资的时候。”
  除此之外,中国平安旗下还有平安好房、万里通、平安付等互联网金融子公司。但这些公司目前仍在发展初期,预计即使未来单独上市,时间上也不会那么快。
  暗埋伏笔:神秘股东背后的平安“元老”
  虽然在分拆上市一事上,中国平安从上到下三缄其口,但从这些互联网金融子公司的股权架构来看,中国平安或许早已暗埋伏笔。
  一直以来,市场人士认为,中国平安集团百分百控股着这些互联网金融子公司。
  但有知情人士昨日爆料称,目前包括陆金所在内的“平安系”互联网金融企业,一方面有中国平安通过平安信托控股的平安创新资本、平安金融科技两家公司参股其中,另一方面还有一批“神秘”的有限合伙企业“如影随形”。
  来自相关渠道的消息显示,这些“神秘”的股东包括新疆同君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林芝金生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新疆合君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新疆国年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等。成立时间集中在201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
  而这些有限合伙企业背后的出资人,绝大部分是自然人股东,包括谢虹、史良洵、王利平等十数人。
  出现在这一长串自然人股东名单上的,多是与马明哲“征战”至今的中国平安元老级高管,是“平安执委会”的成员,主要来自中国平安旗下各个传统金融及互联网金融子公司的领导班子成员。
  这被视为中国平安一次隐形的高管股权激励。一来,相当于设立了一个为中国平安服务多年的忠诚回报基金。二来,将这些高管利益与公司利益捆绑,有助于中国平安更快速地搭建完成互联网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