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反弹!A股“牛”回来了?踏空资金被迫追涨,行情还能走多远?投资背后不缺知识,而是勇气…

  投资小红书-第120期

  中国特色估值体系的提法成了A股行情的催化剂,本周超过1000只个股涨幅超过5%,深证成指周涨幅达到2.89%,上证指数大涨1.76%。

  暴力反弹的背后恰是前期踏空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被迫追涨。这两年大幅震荡的A股市场,部分高股息率低估值的价值股遭到市场抛弃,能判断股票价值的投资者或许众多,但有勇气抵挡住大震荡冲击的投资者却不常见。

  很多聪明的投资者在股市低点动摇了自己的判断,在股市最底部放弃了自己的筹码。这类投资者虽然有知识可以判断当前股票已经很便宜了,但却害怕股市面临着悲观的前景,害怕价值投资的标准难以发挥作用而不敢持仓,他们在本该重仓的时候却筹码少得可怜。

  这类投资者缺少的不是知识,而是勇气,也就是知行合一所需要的“坚韧不拔的性格”。股市里从来没有“躺赚”,股市所谓的“躺赚”,都是对投资人智慧和勇气的补偿。

  正如《股票作手回忆录》中所说,“我的想法从来没有替我赚过大钱,倒是我持仓观望,却赚了大钱。你在多头市场中总是能找到许多一开始就做多的人,在空头市场也能找到一开始就做空的人。既能做出正确判断又能持仓观望的人不太常见。”

  低点高仓位才能收益不菲

  无论是沪指2008年的1664点底部区域,还是2019年初的2440点底部区域,能够有正确判断并坚持自己判断的投资者此后两年都收益不菲。但在1664点时,大量投资者在悲观预期带领下担忧市场将“再破千点”;在2440点时,也有大量投资者担忧大盘再破2000点。

  趋势并不能碾压常识,股票不会无底下跌。当股价足够低时,股市基本面吸引力就会显现。但很多投资者在恐惧之下,就会担心自己的本金消失殆尽,匆忙卖出就像当年匆忙买入一样,错误的进出时点导致了巨大的亏损。

  分析人士认为,投资者普遍感觉赚钱难,大多是因为错误的时点进出、追风口买入或者频繁交易所造成的。上市公司代表着一个经济体中最优秀的群体,如果投资者忽略股市波动,用低成本的方式进行组合投资,所得的投资收益也较为可靠(尽管不壮观)。

  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2021年部分宽基指数如上证50涨幅为102.4%,年化收益为7.5%;深证100涨幅为146.8%,年化收益为9.7%;沪深300涨幅为110.6%,年化收益为8%;创业板指涨幅为355.5%,年化收益为16.9%;中证500涨幅为125.3%,年化收益为8.7%;中证1000涨幅为131.8%,年化收益为9%。

  正如“价值投资之父”格雷厄姆所说,投资具有一种并不广为人知的性质,普通投资者只需要付出很小的努力和具备很小的能力,就可以取得一种可靠(即便并不壮观)的成果;但是要想提高这一可轻易获得的成果,却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和非同小可的智慧。

  “如果你只想为你的投资计划付出一点额外的知识和智慧,却想取得大大超出一般的投资成果,你很可能会发现自己陷入一种更糟糕的境地。”格雷厄姆说。

  企业的基本面是投资最坚实的依靠。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2021年,中证500成份股营业总收入增加了1.99倍,年化增长11.8%;归母净利润增加了2.64倍,年化增长13.8%。而过去十年,中证500涨幅为125.3%,年化收益为8.7%。

  勇气是优秀投资人重要的品质

  在股市底部,很多投资者并不是因为股市缺少价值而卖出筹码,而是因为担忧抛压严重趋势下行,才盲从市场。

  正如1973年~1974年的美股熊市中,股票像瓜熟蒂落一样,掉在地上却鲜有投资者愿意弯腰捡起。这些投资者尽管承认股市已经很便宜了,但担忧通货膨胀、经济衰退、总统遭到弹劾等因素会带来股市下行,他们在本该重仓的时候却筹码少得可怜,天上下金子的时候不敢去接。

  而巴菲特却在这一时期敞开仓位用大桶接股票。在1974年净值回撤了48.7%之后,巴菲特在此后的五年时间中,收获了两个单年度净值涨幅超过100%的年份,分别是1976年净值涨幅为129.3%和1979年净值涨幅超过102.5%。也正是在1973年熊市末端的勇于重仓,巴菲特充分享受了美股80年代和90年代的大牛市。

  勇气是杰出投资者的品质,熊市末端的回撤也是知行合一的标志。可以观察的是,在A股的机构投资者中,也有不少的反例。不少私募大咖虽然在熊市末端奔私,但因为太在乎某个季度回撤,不是着眼于长期投资,反复择时,从而错过了整个熊市建仓期,在长达十年的奔私生涯中,表现为收益平平。

  知行合一需要勇气。正如格雷厄姆在《聪明投资者》一书中所说:“要有勇气相信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如果你根据事实得出结论,而且你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可靠的,那么就照此行事,即使其他人会迟疑或反对。”

  格雷厄姆说,众人不同意你的看法,并不能说明你是对还是错,如果你的数据和推理是正确的,你的行为就是正确的,同样在证券领域,一旦获得了足够的知识并得出经过验证的判断后,勇气就成为最重要的品德。

  在磨人的股市底部,人们丧失的不是判断力,能判断此时具备价值的投资者众多,但投资者往往缺少持仓的勇气。

  就像2022年上半年的A股,疫情、地缘战争、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等使得股市看起来困难重重,但理性的投资者不会用宏观经济来指导自己的投资,而是在价值和价格之间做出判断,找出那些价格明显低于价值的股票,并百折不挠地坚持住。正如1974年10月,在股票平均价格相比1968年高点跌去了70%后,巴菲特生平第一次对公开市场做出了预测,“现在正是投资的绝佳时机”。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