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上半年周期超级繁荣 景气强弱分化静悄悄

  本期《硬核投研》将以钢铁、煤炭、化工和有色等大类行业为基础,对二季度行业盈利趋势展现的同时,还通过行业供需关系、产品价格预判,对部分行业的中短期景气度走势作出方向预判。

  金晶科技的业绩变动,很有典型意义。

  该公司收入主要来自玻璃、纯碱两项。按照6月29日业绩预告,其上半年扣非后净利润将增加5.76亿元至6.06亿元,同比增加840%至884%。核心推动力,就是玻璃价格上涨所带来的利润率提升。

  对此,公司亦表示“若玻璃价格出现回调,公司预计业绩将会受到影响”。

  尽管如此,在短期业绩暴增的推动下,该公司股价已经连续两日涨停。

  这不是一个单例,其他周期股业绩变化也在充分演绎着上述逻辑。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半年报预告及披露阶段,将会有大量的周期类上市公司盈利创出“历史最佳”成绩,迎来全面繁荣。

  大背景是,二季度全球经济加速恢复,上游原材料需求增加,整体价格在一季度高位的基础上进一步上调,带动周期行业公司销量、价格同步提升。

  只是,受到各自产品定价机制、价格涨幅和利润率变化等因素的扰动,周期行业内部的细分行业各自业绩弹性存在一些差异。

  此外,就大宗整体市场运行来看,细分品种所处的景气周期位置、运行节奏,以及未来行业走势也会有所不同。

  为此本期《硬核投研》以钢铁、煤炭、化工和有色等大类行业为基础,对二季度行业盈利趋势展现的同时,还通过行业供需关系、产品价格预判,对部分行业的中短期景气度走势作出了方向预判。

  煤焦钢产业链盈利创“历史最佳”

  就国内的钢铁、煤炭行业来看,上半年就受到了很明显的价格上涨带动,其中钢铁行业整体盈利总额、增速,均创历史新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5月,钢铁行业整体利润为2282.3亿元,占2020年全年总体利润2464.6亿元的比例高达92.6%。

  其背后,是钢材价格的快速上涨,今年二季度文华钢铁板块指数已经突破“四万亿”时期的高点。

  虽然同期成本端的铁矿石、焦炭价格也出现大幅上涨,但是从吨钢利润走势上看,今年一、二季度钢企利润率不断抬升。

  兰格钢铁测算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包括方坯、螺纹和热轧卷板等在内的7大钢材品种吨钢利润平均值为165元/吨,而截至6月18日当周,这一数据已经升至729元/吨。

  毛利率提升是第一推动力,产销数据则起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仅以钢材为例,今年1-5月,国内累计产量达57657万吨,同比增长16.8%。

  所以,上市钢企半年报继续保持环比增长趋势。若只统计6月以来“更新”业绩预告的8家钢企,其半年报预告净利润下限平均增速达399%,鞍钢股份、首钢股份、本钢板材等4家公司增幅超过500%。

  煤炭行业的情况类似,钢铁行业产量的增长带动了焦炭消费的增加,美锦能源上半年便预计盈利至少出现16倍增长,13亿元(预告净利中位数)也超过了供给侧改革阶段,创下历史同期最佳水平。

  宏观经济的不断恢复增长,又间接刺激了电煤和煤化工行业的需求,叠加上半年环保压力带来的供给端收缩影响,煤炭价格、需求不断走高,对此广汇能源的半年报预告公告中解释得十分清楚。

  量的提升,在顺利完成5月8日-6月12日清洁炼化公司年度检修36天的基础上,整体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产品销量仍实现大幅增长,1-5月公司已实现外销量725.75万吨,预计上半年可实现销量867万吨,同比增长约60%。

  价的增长,主营业务产品2021年上半年度销售均价明显高于上年同期,特别是二季度以来,国内LNG、甲醇、煤炭、煤基油品价格跟随市场行情大幅提升,公司销售价格均有不同程度持续上调,其中煤炭疆外销售均价同比增长约10%。

  量、价双增,带动广汇能源中报净利增长109.22%到116.97%,超过2020年全年利润规模。

  综上,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在量、价齐升和部分公司过往低基数影响下,类似鞍钢股份、美锦能源这类上半年创历史新高的案例,接下来在钢铁、煤炭两个行业仍然会不断出现。

  只是,由于上述产品“自主定价”特点明显,价格运行易受国内政策影响,而当前又处于调控范围不断扩大阶段,如近期国家发改委还表态“随着夏季水电、太阳能发电增长,以及煤炭产量和进口量增加,煤炭的供需矛盾将趋于缓解,预计7月份煤价将进入下降通道……”

  调控压力下,即便行业基本面能够提供支撑,后续价格上涨空间也已无法与上半年相比,后期景气度面临一度下滑风险。

  纯碱、钛白粉景气周期延续

  化工行业细分产业链众多,大致分为石油化工、化学原料、化学制品和化学纤维几大类。

  其中,石油化工、化学纤维与原油价格挂钩较为密切,二季度在国际油价持续上涨的背景下,行业盈利提升确定性较强,只是部分产业链环节内部因供需因素,业绩弹性存在一定差异。

  而就6月下旬以来的业绩预告情况来看,化学原料和制品领域的纯碱、钛白粉两个子行业出现集体报喜的情况。

  核心驱动力,仍然是产品价格。

  据光大期货数据,截至6月22日,华北地区重质碱市场价2100元/吨,较2021年年初的1500元/吨上涨幅度达到40%。

  该机构通过比较纯碱企业利润和现货价格走势发现,二者走势的相关性在90%以上。换言之,纯碱生产企业盈利能力的高低,受到成本波动影响很小,更多取决于纯碱价格,纯碱涨,企业盈利升,反之亦然。

  2006年至今,重质碱现货市场价在1100—2500元/吨区间波动,当前国内2000元至2100元/吨的价格处于历史次高位。

  理论上,企业盈利亦应处于历史较高水平。如远兴能源便预计半年报扭亏,当期净利润至少增长1585%至11.5亿元,只是该公司属于煤化工、天然气化工企业,收入结构较为庞杂,纯碱收入占比仅有21%左右。

  相比之下,钛白粉行业上市公司的收入集中度更高,在行业景气度上行阶段,业绩弹性也会更强一些。

  截至6月29日,已经披露业绩预告的钛白粉企业包括安纳达、惠云钛业、中核钛白和龙蟒佰利,利润增速多在100%左右。

  对此6月17日的“21硬核投研”栏目已经作出预判,在出口数据大幅增加,以及钛精矿、硫酸等原料成本涨至十年高位的支撑下,国内金红石型钛白粉价格已经升至2005年以来的绝对高价区,“行业景气度系统性提升的背景下,钛白粉行业公司2021年利润弹性也会表现极为突出。”

  更为重要的是,石油化工、天然气化工和煤化工等行业,本身处于基础原料的下游,所以原料涨价的成本存在一定滞后性,反映到价格层面,其上涨周期也可能会稍长于原油等基础原材料。

  而就上述两个产品来看,下半年价格仍然不排除进一步上涨的可能。

  其中,钛白粉行业景气度演变,参照《景气度持续走高钛白粉价格跳涨60% 龙蟒佰利盈利将创历史新高“预期差”显著》一文。

  纯碱方面,光大期货则认为,2021年,纯碱行业正处于新一轮的周期启动过程中。受国家“十四五”规划中“碳达峰”“碳中和”等政策引导,我国新能源产业、光伏行业的发展将进入井喷式的增长模式,而光伏玻璃对于重质碱的需求释放也将带动纯碱价格开启新的上行通道,未来2-3年行业都将处于景气周期中。

  工业金属、稀有金属齐升景气变动差异大

  有色行业,当前更新半年报预告的上市公司不多,只有天山铝业一家,预估净利润19.6亿元,同比增长200%。

  但是,在通胀推涨有色金属价格的带动下,二季度工业金属、部分稀有金属行业公司盈利增长确定性较强。

  先说工业金属铜、铝、锌、铅,今年二季度均呈现继续上涨或高位运行走势,对应到企业经营层面,其产品销售均价势必进一步提升。

  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2021年二季度(截至6月29日),LME铜均价为9753美元/吨(同比上涨79.8%),LME铝均价为2423美元/吨(同比上涨58.1%),LME锌均价为2937美元/吨(同比上涨48.6%),LME铅均价为2147美元/吨(同比上涨26.3%)。

  二季度工业金属的集体走高,将继续带动相关行业利润绝对值的扩张。

  不过,如紫金矿业、江西铜业等行业龙头,2020年二季度盈利已经出现好转,当期利润基数明显好于同年一季度。

  上述数据变化对应到2021年二季度,其利润增速或将小于一季报。相比之下,规模较小、业务集中度高的有色行业公司,业绩弹性可能更高。

  稀有金属方面,以锂、钴为代表的上市公司,二季度盈利预计将较一季度保持环比提升趋势,其中锂行业盈利增速有望高于钴行业公司。

  Wind数据显示,二季度以来,国内电池级碳酸锂始终维持8.55万元/吨价格附近,而氢氧化锂则从3月末的每吨7.4万元涨至9.4万元。

  落实到企业定价层面,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的长期订单按季度调整,短期订单“随行就市”,其二季度销售均价将环比提升,进而带动利润率进一步走高。

  而按照赣锋锂业一季报的预期值来看,公司二季度净利润中位数为5.24亿元,仅高出一季度0.48亿元。所以,接下来该公司正式发布的半年报,仍然不排除超出市场预期的可能。

  与其产品结构类似,毛利率更高的天齐锂业,则有望在二季度正式迎来利润拐点,公司财报净利润可能就此转正。

  与锂产品不同的是,钴价今年2月大幅冲高后二季度处于高位震荡走势,均价较一季度仍然有望提升,但是增幅弱于碳酸锂、氢氧化锂等产品,对应到上市公司财报上,也即企业利润增速弱于锂产品生产企业。

  需要指出的是,中短期工业金属和稀有金属行业公司盈利趋势可能会出明显分化。原因在于,本轮价格上涨的核心驱动力不同。

  工业金属,价格上涨为全球流动性异常充裕带来的通胀式涨价,加之铜、铝等品种为国际定价、美元计价,美元走弱推升工业金属走强,甚至LME铜在二季度突破1万美元大关,创出历史新高。

  未来,美联储退出货币宽松是大概率事件,只是何时执行尚未确定,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的是今年底和明年初,一旦美联储动手,本轮工业金属的核心推动力将随之消失。

  锂、钴等稀有金属则不同,价格上涨虽然有流动性充裕的因素,但是更多是受到自身产能周期和终端需求爆发带动所致,而就中短期来看,供给、需求两侧难以出现过于明显的变化,行业景气度大概率得以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