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制加速定价市场化 年内逾六成新股募资打折

  证券时报记者 孙翔峰

  注册制下,IPO生态正在发生改变。

  截至6月9日,年内创业板和科创板累计有151家公司披露了网下询价结果,其中有98家上市公司募资总额不及预期,多家公司募资总额甚至不足预期的50%。

  多位市场人士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注册制的逐步推行,上市公司供给数量大大增加且优质企业更加稀缺,在上半年市场震荡的背景下,新股性价比大幅降低。同时,当前注册制之下的新股询价有剔除10%最高报价等要求,客观上降低了发行价的上限。

  分析人士认为,长远来看,“超募”和募资不足预期都是市场化询价的一个结果,市场各方应以平常心看待。在注册制之下,资金只会向更加优质的企业聚集,从而实现优胜劣汰的效果,对资本市场长远发展也比较有利。

  逾六成募资不及预期

  6月9日,科创板新股铁建重工网上申购。这家主营业务为掘进机装备、轨道交通设备和特种专业装备的公司,上市计划募资77.87亿元。

  不过,最终的发行公告显示,公司的发行价为每股2.87元,对应募资金额为42.42亿元,计划募资额与实际募资额相差达到36.26亿元。

  无独有偶,稍早之前上市的和辉光电,计划募资101.7亿元,实际募资81.72亿元,二者差额接近20亿元。

  事实上,年内上市公司IPO募资额不及预期已是常态。截至6月9日,已经发布网下询价结果的151家上市公司中,有98家募资总额不及预期,占比约为65%。

  从相对指标来看更令人印象深刻,很多公司实际募资额不及预期目标的50%。比如,昀冢科技计划募资10.26亿元,但是实际募资2.89亿元,实际募集金额仅有预期目标的28%;睿昂基因预计募资8.78亿元,最终也仅有2.56亿元入账,扣除掉6119.23万元的发行费用,预计募集资金净额为1.95亿元。

  整体数据上来看,截至6月9日,累计有21家公司实际募集金额仅有预期目标的50%。

  与之相对,超募的数据则相对有限。上述统计的151家公司中,仅有28家公司超募,其中超募金额最多的为中望软件,该公司计划募资16.61亿元,最终募得23.31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中望软件是国内领先的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供应商,主要从事CAD/CAM/CAE等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的研发、推广与销售业务。上市之后,公司股价持续上涨,截至6月9日收盘,已经达到545.06元/股,较150.50元的发行价上涨262.13%。

  询价机构日趋谨慎

  有投行人士表示,大量企业募资不及预期,背后归因,可以探究到当前注册制之下的询价机制。

  “科创板、创业板新股询价采取了强制剔除10%最高报价等制度,背后是防止‘三高’发行,但是也增加了机构压价的预期。”一位投行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打新”过程中,中签是第一位,大家都会规避被作为无效报价而被剔除的风险,从而使得报价中枢下移。

  联储证券投行负责人尹中余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现有询价制度下,机构压低报价的冲动更加明显。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认为,机构报价偏低只是表象,背后则是新股大规模上市之后供求关系的变化。

  “募资不足是大家觉得不值那个价格。”一位主要负责打新策略的私募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年内上市新股质量整体不高,所以机构报价都比较谨慎,价格越低,未来收益可能就更加有保障。

  二级市场对一些新上市的中小企业也不“感冒”,客观上也推动了机构在报价上的谨慎。比如,创业板的尤安设计,其新股发行价为120.80元/股,上市次日便破发,随后股价一路走低。截至6月9日,尤安设计报于93.06元/股,较发行价下跌22.96%。

  “事实上,很多个股打新的性价比已经不是很高,如果询价阶段不能获得合适的价格,那收益率就很难保证。”前述私募人士坦言。

  另有私募人士认为,事实上,即便一些以打新为核心策略的产品,对于目前上市的一些新股也并不“感冒”,由“逢新必打”逐步转变成选择性打新。

  值得关注的是,即便募集资金不及预期,部分新股的发行市盈率并不低。前述纳入统计的151家公司,平均发行市盈率为32.03倍。比如,睿昂基因虽然募资仅有预期的30%左右,但是最终发行价对应的发行市盈率也达到29.89倍;欧林生物募资仅有计划的50%,但是发行市盈率达146.45倍。

  机构呼吁充分尊重市场

  “随着注册制带来的新股供给增加,市场慢慢变得更加理性,不会对新股进行盲目追求,这是一个好现象。”尹中余对记者表示。

  尹中余认为,目前的发行阶段,新股估值下行远没有到位,对新股发行的调节作用也没有充分体现,市场各方要理性看到募资不足的情况,对发行市盈率逐步走低要有充分预期,未来即便低市盈率发行,但是上市后仍然破发的情况也会出现。

  “如果一些企业低市盈率发行,上市首日就出现破发,对于市场的影响力就会更大,市场就不会只盯着上市套利。”尹中余表示,新股挂牌首日出现破发且持续发生,则说明中国资本市场已经具备较好的市场定价功能,价格调节机制开始发挥作用,市场资源将更多向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优势公司集中。

  一位投行人士则表示,发行市盈率下行,会给券商带来巨大压力,为了保证发行的成功率,会努力管理好发行人预期。

  “一些发行人对企业价值过于自信,会对标已经上市的行业龙头,但是实际上目前上市的企业大多数都是行业二、三梯队,虽然业绩还不错,但是企业经营质量等方面确实不够‘性感’。”该投行人士表示,如果类似公司出现发行失败,对于市场优胜劣汰、去芜存菁会起到更加充分的促进作用。

  该投行人士表示,随着众多小公司“贴地”发行,保荐人压力越来越大,与发行人之间的博弈也进一步加大。很多公司经营质量一般,发行总额较小的项目都是以保证发行成功率为主,这类企业在上市过程中的话语权开始变小,上市就“暴富”的预期也开始降低。

  不过,即便大量公司募资不及预期,但是上市之后,一些业绩或者概念受到市场认可的公司仍然获得了丰厚回报。比如,有着疫苗概念的欧林生物,其首发价格为9.88元/股,6月8日上市首日暴涨300%。截至6月9日收盘,公司股价为37.70元/股,较发行价上涨约281.57%,总市值达到了152.7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