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资本市场供给体系 业界看多中国股市中长期走势

  证券时报记者 沈宁 詹晨

  4月23日,由证券时报主办、长江证券协办的“第六届中国金长江私募基金发展高峰论坛”在武汉举行。在资本市场加速改革发展的背景下,长期看好中国市场已成为业内共识。

  资本市场发展任重道远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在会上表示,近年来,境内资本市场在优化供给体系和提升供给能力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围绕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资本市场的供给体系优化和能力提升依然任重道远。

  屠光绍认为,资本市场供给体系建设应当围绕以下八个方面的工作进行:

  第一,重视市场制度供给。市场化的制度建设是当前和今后境内资本市场建设的核心任务,基本制度需要稳定性,同时有其系统特征,对市场制度的效果评价要全面,不能急功近利。

  第二,扩大市场资金供给。不断扩大的市场规模需要有效的资金供给来对接,要把各类资金有序引导到资本市场,实现资金的转换功能和资金的匹配。

  第三,健全市场结构供给。要提供多层次、多类型的市场结构,满足不同融资者和投资者的需求。

  第四,丰富市场工具供给。包括市场交易工具、资产配置工具和风险管理工具。

  第五,加大市场服务供给。市场各类中介服务体系和能力是影响资本市场功能发挥的瓶颈,信息服务、信用服务、管理服务有待进一步加强。

  第六,推进市场效率供给。市场效率在资本市场开放加快下更体现其重要性,要提高信息流动和市场弹性,降低交易成本。

  第七,改善市场监管供给。要提高市场监管的有效性,在监管工作上不干预、零容忍。

  第八,强化市场生态供给。生态取决于市场参与者的不同定位、营商环境、硬件和软件。

  引人关注的是,今年3月发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要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这为中国资本市场下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

  中国股市中长期向好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在会上重点分析了宏观经济和大类资产配置方向。

  “在发达国家经济迅速修复的情况下,全球货币宽松的退潮可能将摆在议事日程之上。历史上看,欧美央行退出QE是分步骤的,首先是不断挑逗市场、和市场沟通、释放退出信号,然后再实施具体操作。当前很快面临的是各大央行挑逗市场和释放退出信号,加拿大、日本已经开始讨论,而美联储作为最重要的中央银行,目前还没有任何行动,但如果今年夏初实现全民免疫,可能是美联储着重讨论退出QE的时间点。”伍戈表示。

  具体到投资,伍戈认为,站在目前时点,债券有边际上的配置价值,但并没有到明确拐点。权益投资则是行稳致远,去年是大年,今年更多是在稳固前提下,寻找更多结构性机会。就全球的经济作用而言,在当前时点,欧美的全民免疫可能是影响资本市场最重要变量,它与很多政策的退出及金融市场的波动是息息相关的。

  伍戈认为,中国经济由去年上半年的快速修复转为现在的平稳修复,货币市场表现出供应趋势性下降及利率相对震荡,在这样的宏观经济周期下,今年资产配置以及大家关注的权益市场,下半年的情绪会比上半年相对更好。从股市投资看应当更加务实,今年可以在稳固前提下寻找更多结构性机会。

  中国股市长期向好,这已经成为多数专业人士的共识。泓澄投资创始合伙人、投资总监张弢对于长期中国经济和股市非常乐观,在他看来,中国是全球最大单一市场、中国教育和人才方面具备优势、东方文化对改善生活和财富的追求、集体主义和大政府具有正的外部性,这四大优势长期存在。

  “中期来看,过去和未来几年是中期经济的小繁荣,伴随而来的还有中期股市的小繁荣,这个起点是从2018年开始的。从2018年起,可以看到国内各方面有很多激发经济活力的政策调整,房价调控更为得力,金融市场深化改革和开放的力度前所未有。”张弢指出。

  张弢还表示,中国居民财富的再配置有利于股市表现,而投资人结构的变化、海外投资人的进入让中国股市处在不断增强的过程中。中国有很多有机会的行业和优秀公司,其中消费和科技领域是最被看好的两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