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十年来最大IPO暴跌真相:英国版“饿了么”为何吓跑机构投资者?

  当地时间3月31日,英国网上点餐外卖公司Deliveroo(股票代号:ROO)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开始有条件交易,这是伦敦十年来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因此备受欧美投资者关注。未料该股在开市几分钟股价便暴跌三成,盘中最低跌到271便士,收盘286.7便士,比招股价下跌26%,相当于市值被抹去20亿英镑。

  Deliveroo以市场动荡为由在3 月30日将其IPO发行价确定为390便士,照此计算市值为75.9亿英镑。这已是其IPO目标股价区间的最底端,远低于其一周前的市值目标88亿英镑。

  4月1日,该股继续下跌,至14:00股价为277.60便士,下跌9.8%。散户可以参与的无条件交易将从4月7日开始。这起IPO被一些市场分析师描述为“绝对的车祸”,认为错在定价偏高,但是也有人指责是卖空者押注该股下跌才引发抛售。高盛和摩根大通是Deliveroo伦敦IPO的联合全球协调人,均拒绝对此置评。

  一位以伦敦为基地的投资基金合伙人匿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导致Deliveroo惨跌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机构投资者担心该公司对外卖骑手的劳工权益保障不足引起法律纠纷,进而影响公司前景;二是该公司的“双层股权结构”导致投资者对公司未来发展缺乏控制。欧洲投资者对所谓双层股权结构通常持有比美国投资者更谨慎的态度。

  BMO投资组合经理韦伯斯特(Phil Webster)指出,Deliveroo快递员的待遇所引发的劳资问题将是该公司的一枚不定时炸弹,令其在该基金眼里“不可投资”。

  英国在野党工党领袖史塔默爵士(Sir Keir Starmer)也加入批评行列,他当天公开声称自己不会购买这家送餐公司的股票,呼吁在目前的“零工经济”商业模式中改善对从业者的待遇。

  尽管Deliveroo表示,其送货车手可以在需要时灵活地工作,最繁忙时平均每小时可赚13英镑,但一些车手并不同意,声称他们每小时收入仅2英镑。代表零工经济工人的英国工会组织IWGB表示,将在4月7日组织一次Deliveroo骑手罢工,抗议恶劣的工作条件和低薪待遇。

  尴尬的IPO开局

  对于一家新上市公司来说,这无疑是个糟糕的开端。

  互动投资者市场主管理亨特(Richard Hunter)认为,该股股价的不稳定态势会持续几天后才有望趋于稳定。“最初的价格显然太高了。”他说。一些伦敦分析师坚持认为,Deliveroo的上市顾问“错误”定价。

  英国财相苏纳克(Rishi Sunak)此前将Deliveroo上市誉为“真正的英国成功故事”,希望能吸引更多科技公司来伦敦而不是去美国上市。他在4月1日被问到是否会为此感到尴尬时回答称,Facebook当年首次公开募股时股价在几个月里也曾跌去一半。“我们都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他说。

  随着这家中文名叫“户户送”的送餐公司上市,41岁的公司创始人美籍华人许子祥(Will Shu)成功跻身亿万富翁行列。他在公司数次融资后持有6.3%股本,首日暴跌使得他所持股份价值从4.49亿英镑跌至约3.34亿英镑。

  许子祥1979年在美国出生,从西北大学毕业后进入摩根士丹利,先在纽约工作,后来被派到位于伦敦新金融城金丝雀码头的办公室。这位单身投行分析师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受够了订外卖的选择太少,只能以乏善可陈的三明治和沙拉充饥,观察到送餐市场缺口的他选择辞职创业,为了熟悉伦敦的物流网络和路线,他还一度做起了披萨送餐员。

  2013年,许子祥和他的童年好友、软件工程师奥洛斯基(Greg Orlowski)创办了Deliveroo,后者设计了应用程序,并在5年前离开公司。

  许子祥是Deliveroo的第一位外卖骑手,迄今他仍然坚持每周至少骑自行车送货一次。而公司业务也从伦敦拓展至荷兰、法国、比利时、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澳大利亚、新加坡、阿联酋、中国香港等地。Deliveroo宣称其拥有600万客户、与11.5万餐厅签约,签约骑手有10万人。

  Deliveroo计划通过IPO出售3亿8461万5384股股票,发行规模约15亿英镑。其中10亿英镑将用于公司拓展业务,5亿英镑由现有股东套现,该公司最大外部股东是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

  亚马逊为首的机构投资者先后在2019年和2021年向Deliveroo分别注资约5.75亿美元和1.8亿美元。

  市场此前推测Deliveroo上市估值或将达100亿美元。就市值而言,这是自十年前嘉能可在伦敦上市以来在伦交所的最大规模首次公开募股,也是英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科技公司上市。

  电子商务公司The Hut Group去年9月在伦敦上市时成功筹集了18.8亿英镑。业界一度认为Deliveroo的上市筹资规模将超过前者。

  Deliveroo在此前一份声明中说:“鉴于IPO的全球市场状况动荡,Deliveroo选择在初始范围内以负责任的价格定价,并在一个切入点为新的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投资者实现长期价值最大化。”

  Deliveroo还为其服务的用户提供了购买公司股份的机会,预留5000万英镑股份供客户购买,但直到下周无条件交易开始时,散户才能加入交易。

  Deliveroo称,作为上市公司的下一阶段,将继续投资于创新技术,帮助餐馆和杂货店发展业务,为客户带来比以往更多的选择,并为骑手提供更多工作。

  “我们的目标是建立权威的在线食品公司,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声明中写道。

  投资平台AJ Bell投资总监Russ Mould指出,这家由亚马逊支持的公司最初大张旗鼓地向公众宣传其公开募股受欢迎的能力。Deliveroo曾说它已收到“来自全球机构的非常大量的需求”,被超额认购了好几倍。

  不幸的是,当上周多名基金经理出来澄清时,情况就变糟了。英国一些最大的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包括阿伯丁标准银行、英杰华投资、BMO Global、慈善基金管理公司CCLA、M&G等都纷纷表示,他们不会参与Deliveroo的IPO。

  是什么吓跑机构投资者?

  类似中国的饿了么和美团,Deliveroo提供网上订餐购物平台服务,以自行车骑行送货上门,通过向餐厅及杂货合作伙伴收取每笔订单佣金赚钱,佣金最高可达35%。

  过去一年新冠大流行期间,食品送货上门需求激增使Deliveroo受益匪浅,但该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

  受最近一次全国性封锁影响,仅今年1月份其平台处理的交易总价值在英国和爱尔兰市场就同比增长130%,在其他市场同比增长112%。

  根据该公司在3月8日公布的文件,2020年全年净收入增长54%,达到12亿英镑;其中在英国和爱尔兰地区净收入增长65%,达到约6亿英镑;税前亏损2.255亿英镑,比2019年亏损3.177亿英镑,亏损减少29%。

  过去四年该公司累计亏损了8.75亿英镑。

  对于一些机构投资者而言,主要的担忧是Deliveroo的雇用方式。Deliveroo将快递员视为独立的自雇承包商,因此无权享受公司提供假期和病假工资等福利,并确保满足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

  与零工经济中其他一些运营商一样,Deliveroo的商业模式现在也面临着这些灵活雇员寻求基本权利保障的法律挑战。

  本月初,英国最高法院裁定网约车公司优步(Uber)应将驾驶员视为雇员,优步被迫保证对所有英国驾驶员提供最低工资、假期工资和退休金等福利。这预计将给优步带来可能高达5亿美元的新增成本。

  投资者担心Deliveroo可能面临同样问题。Deliveroo灵活的员工模式是该公司成功发展的支柱,如果被迫提供更多的传统员工福利,Deliveroo本已微薄的利润将很难攀升,获利之路更为艰难。

  该公司已拨出1.12亿英镑,用于支付与送货人权益有关的潜在法律纠纷费用。

  英国TUC工会主席奥格雷迪(Frances O'Grady)3月31日表示,投资者不愿接受Deliveroo的眼光,应该迫使该公司重新考虑如何对待工人。

  “这是对公司剥削性商业模式的严厉指控,以至于许多主要基金公开回避,”他说,“Deliveroo不应拨出数亿英镑来进行关于工人权利的法律斗争,而应公正地对待骑手并向他们支付适当费用。如果公司认为可以在不改善工作条件的情况下仅通过此次上市获利,则应被重新对待。作为一家上市公司,Deliveroo将面临更严格审查,并对利益相关者承担责任。它需要开始体面地对待工人。”

  导致一些机构投资者对这次IPO敬而远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该公司以双重股权结构在伦敦上市,这赋予了创始人许子祥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

  许子祥以类似在美国上市的模式保留了对该公司的控制权。通常双层股权结构中,高投票权股票每股具有2-10票的投票权。在Deliveroo的股权结构里,创始人许子祥拥有的投票权是其他投资者的20倍。双层股权结构在美国很普遍,可以使公司创始人及其他大股东在公司上市后仍能保留足够表决权控制公司,但欧洲公开市场投资者更为传统,对这种做法接受度更低。

  随着新冠疫情逐步被控制和各国结束封锁,Deliveroo的业务盈利前景也受到挑战。

  Hargreaves Lansdown股票分析师耶茨(Sophie Lund-Yates)认为,大流行提供了结构性增长机会,但值得一问的是,一旦Covid-19封锁期结束,外卖需求是否会持续?该公司的长期前景取决于大流行后市场需求如何保持,以及通往盈利的道路是否看起来更加清晰。

  “Deliveroo尚未实现盈利,这使得传统上很难对其进行估值。”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