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现“集中式”暴雷!突然巨亏超33亿,两董事还表示年报不保真,更有审计机构“无法表示意见”!

  4月30日晚间,一夜35份公告,跨境通上演了“集中式”暴雷。

  此前4月29日,跨境通未能如期披露财报,并且大幅下修业绩。在此之前,公司相继披露董事席志民和张波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年报披露前董事离职,跨境通还为此收到监管关注函。

  二级市场上,4月30日,跨境通股价一字跌停,现价3.51元/股,总市值约55亿元。公司股票将自5月7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

  由预盈逾1亿元到亏损超33亿元

  最新年报显示,2020年,跨境通实现营业收入170.21亿元,同比下降4.77%;净利润为-33.74亿元,上年同期为-27.08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36.55亿元;基本每股亏损2.17元。

  此前,跨境通预计,2020年盈利区间为1亿元~1.5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跨境通在业绩修正公告中给出解释,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公司全资子公司环球易购人员缩减约3/4,人员缩减及部分业务关停导致该公司管理效率低下,业务大幅下滑,经营层面业务团队与财务团队衔接不顺畅,进而致使2020年末环球易购财务系统未能及时获取业务单据,出现预测偏差。

  另一方面,人员缩减带来的短期高额遣散费用及其他管理业务损失、呆滞产品库存清理、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等导致环球易购亏损约25亿元,冲回减值准备递延所得税资产4.6亿元。同时根据减值测试结果环球易购商誉计提减值约7亿元。

  此外,跨境通同步披露2021年一季报,公司一季度营业收入为31.11亿元,同比减少30.81%;净利润为4774.72万元,同比减少63.63%。

  年报不保真

  跨境通同时公告,公司董事林义伟、独立董事李忠轩无法保证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以及《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真实、准确、完整。并且,两名董事均在年报中发表了异议声明。

  其中,董事林义伟表示:

  1.本人通过函件及沟通会等方式多次要求公司管理层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公司财务状况,配合会计师事务所成完成 2020 年财务报告审计工作并及时准确完整提供财务相关资料,但未能得到管理层的 有效配合。

  2. 公司内控存在重大缺陷,无专职财务负责人,财务管理混乱。本人多次要求管理层聘任相关人员,加强管理,但直到年报披露前公司仍未按本人建议聘用。

  3 .公司于 2020 年处置了海外仓大量库存商品,但本人于 2020 年并未知晓公司相关存货的处置方案,目前公司管理层亦未能提供处置库存商品的原始资料及其有效的授权审批文件。

  独立董事李忠轩表示:

  1,根据《跨境通宝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议事规则》,召开董事会定期会议,应提前十日将书面会议通知提交全体董事;书面会议通知应当至少包括拟审议的事项(会议提案)及董事表决所必需的会议材料。由于本人系在开会前极短时间才收到公司 2020 年年度报告及摘要等会议材料,在客观上确无充足合理时间阅读并审议三四百页的会议材料,故对第四届董事会第四十三次会议相关议案投弃权票。

  2,自2021年2月中旬以来,本人已通过多次参加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审计机构及公司相关人员的沟通会、提议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讨论审计中发现的子公司向管理层发放奖金的合规性)、通知延期召开董事会会议(以迫使相关利益方解决子公司向管理层发放奖金合规性问题)、约谈相关人员及就相关事宜向相关人士提供对应法律法规条文等方 式,积极督促公司管理层配合审计机构的工作进程,但因相关部门及人士的不配合,直接致使审计机构未能及时出具审计报告且最终出具了无法发表意见类型的审计报告。

  被出具无法表示审计意见

  此外,中喜会计师事务所为跨境通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以及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报告。由此,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其他风险警示,5月6日停牌一天,并于5月7日开市起复牌,股票简称由“跨境通”变更为“*ST跨境”。

  根据公告,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主要是基于:1,审计范围受限;2,未决诉讼;3,商誉减值准备计提的合理性;4,内部控制失效可能的影响。

  其中,审计范围受限主要包括环球易购因人员流失严重,未能及时提供审计所需资料,导致重要基础程序无法实施;无法就孙公司香港环球补记采购商品6.3亿元的适当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因此无法确定库存商品及应付款项的真实准确性;无法就香港环球处置17.79亿元其他海外仓库存商品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对上述库存商品可变现净值估值实施替代审计程序,因此无法确定库存商品和主营业务成本是否真实准确,等等。

  就内部控制失效可能的影响,审计意见则指出,报告期内,跨境通对海外仓管理失控,未按公司管理制度要求执行,对 17.79亿元滞销存货处置无有效审批;公司未能按《子公司管理制度》 对子公司实行有效的薪酬管理,出现以费用报销奖金激励的现象;因人员流失严 重,出具财务报告依据之原始数据缺失导致财务报告编制过程中存在重大缺陷。因此无法判断因内部控制失效可能对财务报表产生的其他影响。

  一周4名董事离职

  值得一提的是,跨境通暴雷前后已有4名董事辞职。记者注意到,这4名离职董事中有3名有控股股东广州国资方的背景。

  跨境通4月29日晚公告,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董事梁烨、方坚辉的辞职报告。其中,

  公司董事梁烨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战略委员会职务,公司董事方坚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两人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而在年报暴雷前,跨境通已有2名董事接连辞职。

  4月27日晚间公告,公司董事席志民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席志民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保任何职务。

  4月28日晚间公告,公司董事张波因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张波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上述4名离职董事中,梁烨、方坚辉和张波3人均有控股股东——广州开发区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的背景。

  2019年9月,跨境通原实控人杨建新与广州开发区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将其合计持有的1.02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55%)转让给新兴基金,并将其合计控制的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15.4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新兴基金。广州国资由此入主跨境通。

  不过,伴随年报暴雷,跨境通最新公告称已解除此前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广州国资方面的可支配表决权比例下降至8.47%,协议签署后,公司变更为无实控人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