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供应链上的上海,现状究竟如何?

  上海,是全球供应链的重要枢纽。在这场疫情中,上海的国际物流一度遭遇多重考验,他们受到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如今的恢复情况如何?多位国际物流行业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讲述了他们的在疫情冲击中获得的经验和启示……

  1978年9月,上海开出了第一条集装箱国际运输航线,自那以后,上海对于世界有了愈加深刻的意义。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港口工作者处获悉,自3月疫情开始以来,洋山港、上海港连续24小时作业。4月,上海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308.5万标箱,相当于去年同期的82.4%。

  另据上海边检披露,5月以来,上海边检总站累计查验出入境(港)船舶1220余艘次,查验出入境航班1980余架次,较上月同期增长49.6%,全力保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

  多位上海的国际物流、快递行业人士向记者反映,在3月末疫情暴发后,他们的业务一度中断或放缓,但通过多方努力,如今已经有序复苏。

  曾遭遇困境

  记者了解到,在沪国际物流公司大多需要借助上海内外公路及本地仓库、拖车、铁路、港口等资源进行统筹安排。在最近两个月,他们面临着诸多挑战:一度曾出现港口堵塞、部分船司跳港、上海本地仓库作业停滞的情况。

  3月底,公路进港十分困难,部分业务需临时更改方案转去宁波。时至4月,上海周边的宁波、义乌等地也陆续加强管控,进出货受到到影响,供应链持续阻塞,国际物流公司运行成本大幅提升。

  此外,对口银行的封控也导致部分资金流转受到限制,业务运营安全性受到考验。

  万航国际董事长周宗元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公司专注于围绕中欧班列组织运行的国际多式联运,以美加航线为主的国际海空运、跨境电商,以及各类整车、工程项目的供应链管理等“端到端”业务,网络遍及美加、欧洲、俄罗斯、东南亚、中亚、非洲、澳大利亚等地。随着疫情逐步消退,上述困难情况目前已有所好转。

  周宗元坦言,疫情只是国际物流行业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之一,除此之外,全球供应链危机升级叠加俄乌争端及相关制裁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打击。“虽然‘中欧班列’稳定开行,但多国与俄罗斯双向关闭领空,许多原本涉及俄罗斯与中国的各方贸易商出于货物安全、制裁影响等考虑,采取收紧或观望态度。加上长三角地区诸多工厂、仓库仍未完全解封,市场货源与运力资源匹配度处于较低水平,组织运行成本提高,部分环节出现内卷情况”。

  本轮疫情也给国际物流行业带来了新的启示,在“黑天鹅”“灰犀牛”层出不穷当下,多元信息的高效整合是打破束缚的关键,数字化转型是一大可行的解决方案。无论是全息数据透视,还是更为提前的问题预警系统,都能帮助企业全面提升应对突发情况及抵抗各类风险的能力。

  “国际物流链路长、环节多,供应链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当疫情好转、市场企稳后,网络能力、渠道资源、规模水平,以及产品差异化定位将是决定企业能否更好生存与发展的四大重要标准。”周宗元说。

  正逐步复苏

  据上海市邮政局在5月8日发布的《上海市邮政快递业第一批复工复产“白名单”》,上海市主要品牌快递企业分拣中心已经陆续运转,该名单包括21家快递企业,涵盖外资、民资。两周时间过去,快递业情况好转迹象明显,也进一步支持医疗、汽车、工业自动化等重点行业复工复产。

  浦东机场是全国重要的国际快件口岸。在“白名单”上的DHL快递向记者表示,随着上海海关出台一系列保供稳链举措,公司位于浦东机场的北亚枢纽货量已恢复到正常时期的六成左右。

  DHL快递表示,自上海实施分区分控以来,公司符合防疫要求的员工入驻其北亚枢纽,进行封闭作业,全天候处理进出口货件。其间,DHL快递与机场海关积极沟通,推动建立绿色通道,为重点行业企业进出口货物进行优先清关。

  同在名单上的UPS向记者表示,在最近一段期间,该公司采取了增添临时性仓储设施的措施,在各地营运操作中心和郑州、上海和深圳等转运中心增设临时性仓储设备,进一步释放库容,保证客户货物的流通与供应链的运转。

  “随着上海进一步推进复工复产,UPS也将持续为上海后疫情时代供应链和经济复苏提供动能。”UPS中国区总裁蒋骞说。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