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上海租房中介“好商量”:线上看房,解封后起租,“二房东”花式求租客

  “合同可以线上签,起租日等解封后,肯定是小区能搬进去了才开始算。”在得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想要租房后,浦东新区张江板块“二房东”何山一边热情地向记者介绍房源,一边表示可以等解封后再算起租。 

  3月份,上海房产租赁交易受疫情影响逐渐陷入停滞。近期,随着形势好转,一些租赁中介已经开始“忙活”。尤其是手握空置房源的“二房东”,为了尽早把房子租出去,使出了浑身解数。

  中介:线上看房,解封后起租 

  上海房屋租赁市场一直十分活跃。受疫情影响,3月以来,上海房屋租赁活动基本停滞。此后,一些中介在小区当上了志愿者,有的做起了社区团购。为了尽可能减少房源空置,也有不少中介继续活跃在租房市场上。 

  “××路×号朝南主卧独卫,可接受提前预订,解封后起租。”4月中旬以来,浦东新区张江“二房东”何山仍然坚持每天在朋友圈里更新房源信息。 

  “作为二房东”,何山从原房东手中整租下房子,装修改造后分租给其他人,从中赚取差价。何山手中有十多套改造后的房源,3月底封控前,他有4套房子处于空置状态。 

  习惯每天都在朋友圈更新房源信息的何山,原以为疫情控制后,很快就能重新将房子租出去,但一直等到4月中旬也没动静。 

  4月17日,何山实在按捺不住,在朋友圈重新打起了广告。由于不能出小区,何山表示可以提供线上看房服务。就连一向“寸步不让”的起租日期,也可以商量了,“下去能搬进去了开始算。” 

  说是线上看房,但何山只是给租客发一段疫情前就拍好的视频。吆喝了一个多月,何山告诉记者,有意向租客,但还没有敲定的租客。“以前多数房源都没什么空置期,经常是提前定好下一个租客,刚搬走就有人入住。” 

  “拿房子成本就很高,一个一居室拿下来成本就要4000块。改造成两个房间,租出去也就5000来块钱。加上改造装修的成本,空置两个月利润基本上全搭进去了。”何山无奈地表示。 

  封控期间,与何山一样活跃的“二房东”和中介还有不少。目前,安居客、贝壳等平台在上海的服务均正常运行。中介人员的收入基本与成交挂钩,贝壳平台中介小万疫情以来一直保持工作状态。 

  小万告诉记者,他们目前也采用线上看房模式,许多房源已经制作了VR视频,可以直接点开看。由于他只是中介,因此起租日期需要和业主沟通,一般是协商从能够搬进去开始算。“疫情期间,这些都好商量。”

  租客:看是一回事,租是另一回事 

  疫情期间,有租房、转租需求的人并不少。在豆瓣“上海租房”小组,每天都有大量转租、求租的帖子发布。 

  有人疫情期间房租到期了,又不想续期,只能现在找房;有人3月下旬租好了房子,但因为疫情一天也没有住,房租却要照付。还有人3月份到上海来找工作,却在酒店一直住到现在,想找个房子解封后尽快搬进去。 

  租房的复杂性虽然远低于购房,但一个简简单单的视频,显然难以完全解答租客心中的疑问。因而,封控期间线上看房的成交率并不高。 

  浦东新区租客小李告诉记者,他的房子6月初到期,现在正在准备找房。“原来认识的中介给我介绍了一些房源,但不能去现场看。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解封后再找。疫情期间房租到期了,跟房东协商延长也不难。” 

  普陀区租客小汪也告诉记者,他原本打算4月份搬家,因为疫情一直推迟到现在,最近已经在网上看了几套房子。“中介一直介绍房子有很多优点,我感觉不一定客观,视频里也只能看个大概,还是解封后现场看看再决定。” 

  “有些租客要求比较具体,周边的配套,小区的环境,还有邻居情况都希望了解清楚。当然这是很正常的要求,但疫情期间没法了解这些,我也没法给他们上门拍视频。”何山无奈地说。 

  中介小万也告诉记者,“最近咨询租房的人多了,但除了那些比较急着租房的人,成交比平时难度还是要高多了。”他所负责的一套租赁房源,最近7天里有17人咨询过,但并未租出。而在3月上旬封控前,小区里一周能成交多单。 

  价格也是导致租客观望的重要因素。2021年以来,上海部分区域房租持续上涨。有租客认为,疫情后,部分人离开上海,可能导致房源供大于求,租房价格下降。 

  但小万认为,虽然房租继续大涨的可能性不大,但下降的空间也比较小。“6月份出来的房源多,但租房、换房的人也多了,到时候要低价基本上不可能。因为正常情况下,6月、7月、8月的租金比其他月份也要高一些。” 

  疫情之下,小区居委、物业的工作至关重要。以往租户与物业和居委的联系并不多,但如今,优秀的物业和居委,也成了租房的加分项。 

  “小区还是很可以的,物业是真的很能处啊,疫情期间让大家安心不少。”“小区是防范区,住的都是高素质的年轻人,疫情期间有各种神仙团长组织团购,并科学分发领取,从未因团购新增阳性病例。”“小区疫情期间发了10次物资。”有人在转租房屋时如此介绍。

  疫情下租赁市场不景气 

  受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多家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住房租赁市场景气度持续回落。 

  贝壳研究院的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重点40城租赁市场活跃度呈现降温趋势,成交量环比减少20.4%,仅6个城市租赁成交量环比增加,34个城市租赁市场环比降温。 

  4月全国重点40城租金水平为36.3元/平米,租金指数环比微跌0.7%,同比微跌1.5%;其中29个城市租金水平环比微跌,27个城市同比微跌。

  贝壳研究院表示,按照传统规律,4月租赁市场成交量会呈现季节性回落,今年叠加了疫情因素,多地租赁市场因防控疫情好转而升温,或因为疫情防控形势相对严峻而大幅降温。 

  诸葛找房数据显示,4月全国大中城市租金挂牌均价为35.63元/平方米/月,环比下跌0.06%,跌幅收窄0.35个百分点;同比上涨2.88%,涨幅收窄0.43个百分点。 

  4月份,虽然部分城市疫情于中上旬呈现好转迹象,但仍有个别城市反复受挫或深陷其中,租赁市场状态仍较偏弱,租金水平持续下滑。重点城市中,28城租金下跌,仅11城上涨。 

  安居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由于全国多地受到疫情影响,4月租赁市场热度回落,全国65城平均挂牌租金环比小幅下跌1.4%,达到30.2元/㎡/月。4月,全国65个城市中有50个挂牌租金下跌。 

  上海市场的表现尤其引人关注。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长春、上海、哈尔滨、苏州和南通等城市租赁市场降温幅度较大。其中长春、上海降温幅度超过90%。 

  安居客研究数据显示,从需求端来看,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区域,租赁需求热度下降幅度较大。同时,上海周边城市昆山、苏州、南通及嘉兴也受到一定影响,热度环比下滑显著。 

  对于接下来的市场行情,贝壳研究院认为,在疫情不大规模反弹的背景下,随着高校毕业生陆续进入租赁市场,5月租赁市场将呈升温趋势。

 

附件: